發佈於:2015-07-02

藏人行政中央駐歐官員回應盧森堡學者之西藏問題論


  

藏人行政中央駐歐華人聯絡官洛桑尼瑪星期二回應中國官方媒體介紹盧森堡學者艾廷格涉及西藏問題的訪談文章,強調作為學者從未親身入藏搞調查研究,就無資格去談論藏民族整體的歷史脈絡。

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於6月26日發表長篇訪談文章,介紹盧森堡籍學者阿爾貝特•艾廷格撰寫的《自由西藏?─還原喇嘛教統治下的國家、社會和意識形態》和《圍繞西藏的鬥爭─國際衝突的歷史、背景和前景》兩部「研究性」著作,並指這兩本著作揭示了舊西藏的落後、十四世達賴喇嘛的真實面目、「藏獨」勢力的所作所為,並點破了西方有關西藏的種種謊言。

有關阿爾貝特•艾廷格對於西藏的認識,《環球時報》援引該名學者的話指出,他雖到過中國很多次,但最西部,只到過成都。他說,作為一名不會說藏語和漢語的旅遊者,洞察今天的西藏也有一定難度。而他對於西藏的認識,首先是通過研究一些曾在舊西藏長期生活的外國人的親身經歷和感受,來探究當時的文化和社會背景;其次是通過真正熟識的中國專家獲得,同時一些到過西藏的朋友也給很多積極資訊,如中國政府新建了許多鄉村學校,用大棚種植蔬菜等。

藏人行政中央駐歐洲辦事處華人聯絡官洛桑尼瑪星期二接受本台專訪時就此回應說:「我看到了關於阿爾貝特•艾廷格這個盧森堡學者就西藏問題方面寫的一些文章,他最起碼違背了作為一個學者中立的、辯證的、客觀的角度去研究西藏問題。而他寫的文章,據他自己說,都是靠以前的所謂一百年內,所謂的歐洲、東亞等的學者到西藏所看到的一些事物。歷史的過程是每個國家和民族都在不斷地發展,如果他是以這種角度來寫的話,那麼他為什麼不寫中國共產黨在它執政以後,『三反五反』、『三年大饑荒』、以及『文化大革命』,這些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都是近幾十年裡頭的事情。所以說,他為什麼不去研究這些問題?」

洛桑尼瑪表示,做任何學術性研究應站在公正的角度,而艾廷格從未親身入藏搞調查研究,就沒有資格去談論藏民族整體的歷史脈絡,他完全偏離了作為學者的素質。

「作為一個學者,對於一個民族的政治、歷史、宗教信仰,沒有親身去實地調查或展開盡責的實地學術研究,他就沒有資格去談論這個民族整體的歷史脈絡。首先,做任何學術研究應該要站在公正的角度;第二,他連西藏一趟都沒有去過,他根本不掌握西藏的語言,他跟藏族人沒有任何親密的接觸,沒有切切實實地到當地去瞭解西藏的政治現狀、宗教信仰狀況、人們到底心裡有什麼想法,他根本沒有去做實地的調查,他有什麼資格評價西藏的問題。他作為一個學者,我覺得他侮辱了西方社會『學者』的這個名稱。所以說,他以後應該注意,作為學者應該怎樣去切切實實、實事求是地研究問題的職業素質,而他寫西藏問題,作為學者,他完全偏離了學者的這種素質,而且是一個特別不負責任的做法。」

艾廷格還對《環球時報》稱,「西藏流亡政府」及其美國支持者的目標,並不是所謂「真正自治」,在他們的圈子裡,流傳著所謂的「大藏區」地圖,這意味著有人想讓中國像前南斯拉夫和前蘇聯一樣解體。

洛桑尼瑪就此回應說, 「大藏區」一詞是由中國官方及所謂的藏學家杜撰出來的,是在民族之間挑撥離間。他同時希望中國政府能夠務實地解決西藏問題。

「這個『大西藏』的問題、『大藏區』的問題,這些話題是中國共產黨自己杜撰出來的,是他們那些所謂的藏學家、所謂的研究西藏的一些智囊提出來的,這些名詞是他們提出來的,他們只是為了用『大西藏』或者『大藏區』這樣的名稱去挑撥藏族人民跟睦鄰而居或生活在一起的其他民族間的關係。『少數民族』其實就是一種歧視的稱謂,他們什麼時候尊重過其他的少數民族。他說我們是少數民族,所以說我們是微不足道的,它的意思就是這樣。因此,如果中共當局不真正地面對西藏問題、不細緻地解決西藏問題,並去作調查或研究,我想我要說的是,我們到現在為止,還比較期望習近平和王岐山先生,而我要提出的是,希望他們能夠務實地解決西藏的問題,如果他們要是再不務實地解決西藏問題,那麼我們已經是第三代或第四代西藏人了,尤其是西藏境內的藏族年輕一代,他們的精神就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他們是『前赴後繼』,他們是絕對不會屈服的。這是大家看到的問題。」(特約記者:丹珍 責編:吳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