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6-30

達賴喇嘛尊者安抵英國訪問


達賴喇嘛尊者安抵英國訪問

  

2015年6月27日- 達賴喇嘛尊者在昨天下午從達蘭薩拉搭機飛往德里。今天早上,在候機前往英國之前,接受了《今日印度》喬蒂.馬爾霍特拉女士的專訪。尊者在訪談期間表示,我們住在同一個社群,我們都是地球的公民。如果全球痛苦,我們也將痛苦。如果全球更和平、更和諧,我們同樣受惠,因此每個人都有責任。如果你認為這些事是重要的,身為地球的一分子,你必須開始行動,盡一點力。

飛抵倫敦之後,尊者在機艙口會見了印度駐英高層官員辛格,以及英國佛教團體中心(Buddhist Community Centre UK)主席加吉.夏爾巴。英國佛教團體中心的尼泊爾成員則在距離機場很短車程、尊者準備下榻的飯店前,以傳統儀式迎接達賴喇嘛尊者。在晚上休息時間之前,美聯社記者趁機向尊者提問了幾個問題。首先,記者想知道為什麼尊者會參加格拉斯頓伯里音樂節。

尊者回答說:「受到邀請,我就很高興的接受。我是70億人類其中一員,所以相信我們都必須關注、我們人類同胞的福祉。我們是社會性的動物,彼此之間相互依存。每當我有機會,便嘗試與人們分享,因為我們基本上是相同的,不論在身體、心理和情感上都是相同的;所以,我認為人們可能會發現我的經驗談對他們是有幫助的。」

當被問及是否會留下來觀賞音樂節的演出,尊者說,作為僧人,是不允許這樣做的;當然,他必須遵守。

被問及如何回應在訪問行程中,遭遇「國際凶天社區」(International Shugden Community) 的隨身抗議,以及中共當局的激烈批評。尊者回答說,中國的嚴詞批判早已成為家常便飯。即使表達不尋求西藏獨立的立場,反對他的中國強硬派,還是把他描繪成一個惡魔。然而,尊者語氣堅定地表示,必須爭取可以保護西藏獨特的宗教、文化和語言的權利。

凶天的問題已經持續了近400年的時間了。 「早期從1950年代至1970年代,本人出於無知,也供奉了這種神祇。但後來,我發現許多與之相關的問題,並進行了一些觀察研究。於是,發現了五世達賴喇嘛視其為邪惡的、有害的神祇。人們選擇去相信,那是個人的自由,但我的職責就是明確說明什麼是傷害的來源。雖然該組織的成員是對我生了氣,但他們也只是在行使他們的言論自由。」

也被問及關於昨天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尊者區分了像是尼泊爾強震的自然災害,而恐怖攻擊的人為悲劇,這是我們應該能夠去阻止的。不過,尊者也指出,人們的心靈一旦受到如憤怒和仇恨的嚴重干擾,很難再次地平靜下來。當人們發動以宗教之名的暴力事件,都是讓人難以想像的。尊者重申了他的觀點,更為重要的是,訓練當前的年輕世代如何透過對話解決衝突,而不是使用武力。

6月28日周日,尊者將前往英國西南部鄉村,出席格拉斯頓伯里音樂節發表講話。格拉斯頓伯里音樂節,一個在英格蘭西南部龐大農場上舉辦的流行音樂盛事。尊者將在可以俯瞰音樂節主舞台的綠色田地(Green Fields)發表講話,並在講話中分享他的「慈悲、非暴力及普世人性的觀念」。

6月29日,達賴喇嘛尊者將於英國奧爾德肖特(Aldershot) ESS體育場,發表公開演說,演講主題為「二十一世紀的佛教」。主辦單位是英國佛教團體中心(Buddhist Community Centre UK)。(資料來源:達賴喇嘛官方英文網/翻譯:黃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