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6-29

海外華人可助中國社會認識西藏問題真相


  

【西藏之聲2015年6月27日報導】達賴喇嘛尊者提出以「中間道路」來解決西藏問題的倡導之後,海外華人與藏人間慢慢開始接觸交流,藏人行政中央也特別在駐外辦事處中,增設了華人聯絡官一職,加大向華人們介紹西藏問題真相。而華人方面,近年來也有越來越多的民運人士同流亡藏人接觸互動,共同對抗中共的壓迫。那麼當今藏漢民間交流的狀況如何?以此如何推動西藏問題的解決?本台邀請了藏人行政中央前任駐北美辦事處華人聯絡官貢噶扎西先生,來為大家進行介紹。

西藏之聲:貢嘎扎西先生,您擔任華人事務聯絡官,有六、七年之久,剛剛才回到印度達蘭薩拉接任新職。首先請您介紹一下,藏人行政中央是從什麼時候設立這一職務的?還有華人聯絡官的工作性質是什麼?
貢嘎扎西:謝謝給我這個接受採訪的機會,在漢藏之間的交流開始於1989年,在北京天安門事件發生之後,有很多漢人流亡者在法國巴黎,當時達賴喇嘛尊者與從大陸逃到國外的那些流亡漢人接觸,我認為這是漢藏交流的一個開始。

隨著時間的發展,正式任命華人事務聯絡官是在2008年全西藏境內發生3月事件之後,在三個駐外單位,也就是說北美尊者代表處(即藏人行政中央駐北美辦事處)、還有澳洲和歐洲,先後成立、任命華人事務聯絡官,正式負責與華人直接接觸的這麼一個工作。那華人事務聯絡官的主要工作性質是,接觸在海外的所有華人。

我們談華人的時候,沒有分說跟這個人聯繫,跟這個人不能聯繫,沒有這個區別。比如說海外的民運朋友、作家、留學生、佛教徒、或者做生意的人,凡是華人的我們都有接觸。那它的性質是在接觸的過程中,每個華人的興趣不同,他對西藏問題的認識程度也不同,所以我們在接觸的過程當中,看他們的興趣,主要是介紹西藏的真實情況,也就是說在西藏境內正在發生一些什麼樣的情況,從1959年到現在正在西藏發生什麼樣的政策,那中國政府通常在宣傳上所說,以及實際在西藏實施的有什麼不同,我們主要向華人朋友介紹這些。當然也主要介紹「中間道路」的政策立場,以及中間道路的來龍去脈,這些是華人事務聯絡官的主要工作性質。

西藏之聲:您在這些年同海外華人的交流互動中,感觸最深的是什麼?遇到的主要困難都有哪些?
貢嘎扎西:我在六年多的工作經驗裡面,我感觸最深的是,與華人朋友建立密切的關係,然後在互相之間建立友誼的基礎上解釋西藏問題。這樣的話如果我們能夠繼續推動這件事情,很多對西藏問題不是很了解的華人,我們可以改變他們,這是我感觸最深的。

當然任何工作都會遇到困難,在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們必須要克服,所以在六年的工作中最大的困難是,一些年輕的華人朋友,剛開始時候對西藏問題不是那麼的了解,因為不少華人,尤其是剛從中國大陸來,對西藏問題不是那麼的了解,因為受到中國政府長期宣傳的影響,對西藏問題很難接受我們的解釋。但是我剛剛說過以建立友誼的基礎上,連續不斷地互動,以及解釋西藏問題會有所結果,所以最困難的是當他們不了解西藏真相的時候,我們不用很長時間的話,他們一時沒有辦法了解,這是我所遇到的最大的一個困難。

西藏之聲:公民力量創建人楊建利先生,前段時間接受我們的採訪時,提出了藏漢交流活動中的一些不足之處,其中包括雙方進行聯誼或者舉行會議散場後,往往就沒有了下文。其實這個問題,流亡藏人也在關注,今年三月份的會議中,不少議員就質詢,行政中央所接觸的華人大概都包括哪些領域的人?接觸交流後,作出了什麼行動等等。那麼您怎麼看待藏漢交流的「成果」一說?
貢嘎扎西:在這六年我的主要工作範圍是北美地區,美國跟加拿大,那我相信一個人的工作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們這樣看,在某一個地方有一個華人事務負責人,或者說沒有華人事務負責人,那到底哪一個比較好,當然這個總比沒有好。所以我的六年多的工作經驗裡面,我相信有很多地方要改進的方面,因為我們的成果是無止盡的,所以在工作方面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必須要改進它、增強它,這是毫無疑慮的。

我相信在議會裡面的議員,或者在外面的漢藏朋友,對華人事務工作一定會有所意見,因為意見是能夠改善工作的最大好處。我認為這六年北美漢藏交流成果還是蠻大,但是我一再強調那個成果不是說因為我一個人,或者我們幾個人所做的努力,每一個華人事務負責人都是在各地方的達賴喇嘛尊者代表處(藏人行政中央駐北美辦事處)下面的一個工作人員,所以如果有成果的話,那麼成果歸於兩個,一個是尊者達賴喇嘛,尤其在北美地區一年尊者幾乎有兩次的訪問,這個對於我的工作作用非常大,所以有成果的話,要歸於達賴喇嘛尊者與藏人行政中央的具體政策,因為跟華人打交道就是一個具體的政策,整個政策是正確的。

加上達賴喇嘛在國外主要推動三個使命,其中主要是前兩項:推動人類普世價值和推動各宗教間的和諧,華人朋友對此給予很大肯定。以前我們剛到北美的時候,沒有那麼多的漢人朋友,那現在漢人朋友非常多,現在在北美地區歸納起來,已經建立了漢人面向漢人評論西藏問題的這麼一個團體,我認為這是一個成果,那加上在北美地區的話,這六年來我們每一次安排參訪團,包括作家、學者、知識分子、民運朋友、他們到達蘭薩拉來採訪,包括覲見達賴喇嘛尊者,以及藏人行政中央的官員、參訪流亡社會,那他們回去之後寫了各種各樣的書,光是李江琳目前為止一共寫了三本書。

華人到流亡藏人社區參訪,然後以他們的所見所聞、他們的感觸,來寫這些書,這些書都是中文版,在漢人社會裡面一定有很大的影響,所以在北美地區我記得大概一共出版了8本或9本中文書,那無可否認,漢人寫的東西,一定會有漢人的觀點,但是一個漢人針對西藏問題,寫關於西藏的書,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成果。包括自由亞洲電台著名記者北明也寫了一本《藏土出中國》,這本主要介紹,達蘭薩拉的流亡社會,以及尊者達賴喇嘛所提倡的中間道路,當時噶廈的一些政策,所以我認為這些都是成果,如果要講細節的話太多了,現在北美已經建立了一個華人面向華人,評論西藏問題的形式,這是一個很大的成果。

西藏之聲:我們上次問了楊建利博士一個問題,現在也想請教您,西藏問題的解決能力,在中共政府這一方,境外的行政中央與中共的和談長期處於停滯的狀態,那麼境外藏漢民間交流的成果,怎樣才能影響到境內的民眾,從而促成西藏問題的解決?
貢嘎扎西:是,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很多人也問這個問題。比如漢藏交流的時候,大部分漢人還是中國大陸境內的,我們講的是13億人口。那在海外的那些,在自由世界裡面,那我們從目前的現實情況跟條件來看,我們沒有辦法及時進到大陸境內。因為你知道大陸境內,尤其是近幾年來的封鎖太多,沒有辦法將我們的影響及時帶到大陸境內。但是我們透過海外的那些漢人朋友,然後不斷向他們解釋、舉辦會議、採訪、互動、見面,來跟他們解釋西藏問題。然後,他們透過各種渠道尤其現在是網進網絡時代,那他們透過推特、Google、臉書、微博等各種各樣的東西,將他們所認識的西藏,在社交網絡上寫文章。這個在大陸境內會不會有影響呢?影響非常大。

因為這是我個人親身經歷過的一些問題。我有幾個來自北京和上海的朋友,當然我不方便點名。他們到北美的時候,他們對西藏問題的認識,他們透過一些網站跟社交網絡裡面, 看到了一些漢人朋友或者別人貼的一些關於西藏問題的文章。比如說關於達賴喇嘛尊者的轉世問題,有部分的人他們不了解達賴喇嘛尊者轉世問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藏人方面的看法如何?達賴喇嘛個人對轉世問題究竟怎麼看?他們在網站上看到了達賴喇嘛在幾年前,關於轉世的一個聲明。看到以後他們對於達賴喇嘛的轉世問題、達賴喇嘛的真正想法是什麼便有了些了解。這就是他們透過海外的網站和社交媒體所看到的。

所以我認為,在海外、在自由社會裡面的那些漢人朋友,可以影響到大陸境內的。漢藏交流非常重要,但是這個難度也非常大。我們要一步一步的來,如果我們一步一步的從現在開始,繼續不斷的做漢藏交流,然後現在中國大陸社會從30年前跟現在比較起來有很大的變化。那大陸社會呢?我個人認為總有一天會發生變化的。到那個時候,我們在漢藏交流的成果,現在大部分大陸境內的人雖然不敢開口他們來參加達賴喇嘛的法會,來聽達賴喇嘛的演講,他們的感觸非常的深刻。但是除了自己的家人跟那些朋友之外,他們的感觸沒有辦法在公開的場合表達。但是有一天大陸社會比較透明化、社會比較自由的時候,環境一變,那個影響就非常的大。

西藏之聲:在關注西藏的華人中,奉達賴喇嘛尊者為根本上師、純粹前來聽法學法的,要多過從道義角度上來關注西藏問題的華人。您認為信仰藏傳佛教的華人信眾,對解決西藏問題,有沒有可能起到推動的作用?
貢嘎扎西:是的,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大陸境內信徒,尤其是根據我的觀察,來自大城市跟沿海地區的人,比如說上海、北京、廣州、珠海、深圳,這一地區的很多信眾、佛教徒對於達賴喇嘛的講經法會越來越重視。

你知道,幾年前在菩提迦耶、去年的7月份在拉達克、最近的上密院有多少個來自中國大陸的信眾,他們是不管政治的,純粹是來聆聽達賴喇嘛尊者的演講法會。那這一點我認為對西藏問題有很大的影響。雖然這些法會跟演講不是為了政治而舉辦的,但是現在我們所堅持的政策是「中間道路」。那「中間道路」的主要目的是,如何能保護西藏獨特的宗教跟文化。那西藏的文化是一個慈悲的文化、是一個非暴力的文化,它的核心是藏傳佛教。那些大陸境內的人來聆聽達賴喇嘛尊者的法會跟演講,那尊者從頭到尾講的都是在佛經裡面主要所強調的一些。尤其是尊者在強調除了佛教的教義之外,在佛經裡面所談到的現今21世紀裡面,整個全人類所需要的關於佛教哲學跟佛教科學方面的東西。那在大陸境內的信徒都與這些問題產生興趣,並有越來越多的人來進行關注的話,換句話來說,就是等於他們知識了西藏問題的重要性。那如果對西藏文化的重要性,他們產生情趣,並認為西藏文化不只是宗教跟非宗教的問題,而是全人類所需要的一個東西。如果所有人的內心裡面都產生這樣一種觀念的話,那我們所提的「中間道路」就是為了保護西藏的宗教跟文化。那這對於整個漢人社會裡面,我認為會產生一定的影響。

西藏之聲:這麼多年跟海外的華人接觸當中,您是以藏人行政中央駐外機構的華人事物聯絡官的身份同他們進行接觸的。那您除了向對方介紹「中間道路」的宗旨以外,會不會討論一些跟「西藏獨立」有關的問題,比如說,因為我們今天談的藏漢交流,很大程度上是藏人行政中央和海外華人之間的交流,您怎麼看待那些同海外華人接觸的,我們流亡社區中的非官方機構,他們之間的交流?
貢嘎扎西:我們任命華人聯絡官的時候,我是最早的,在2009年。當時任命的時候,當時的噶廈有一個指導文件,大概有22條或23條,我們就是根據這個指導文件來跟華人進行交流。那跟華人打交道的時候,就是你剛剛提到的問題,我們主要是根據那個指導文件,主要是闡述「中間道路」的來龍去脈,西藏境內發生什麼事情等等,以這些重要問題來跟他們交流。

在交流的過程當中,我剛開始的時候也談過,每個人的興趣不同,他所長大的環境不同,所接受的教育不同,所以對西藏問題他提出質疑的時候提出的問題也就不同。比如說,多半年輕一代,包括海外留學生,跟他們一談到西藏問題的時候,他們內心主要有兩個考量,他會認為我是西藏人, 他會認為我們都是自己人,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央為西藏投資多少多少億的人民幣,西藏為什麼還在鬧,這就是中共政府在將近30多年,近40年當中宣傳的一個結果。因為,他們除了官方的宣傳之外,他們沒有其他任何管道去了解外面的世界,所以他們內心就有這個想法,這就是我們的工作,我們不能說他對西藏問題有看法,所以我不跟他接觸,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跟他們解釋說現在我們的政策是「中間道路」,但是西藏歷史上的地位是如何如何,西藏歷史上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事實。但是現在呢?我們整個藏人行政中央,以及境內外藏人近64.8%的人,就是主張「中間道路」。只要這個政策沒有改變,我們會繼續維持「中間道路」政策。

「中間道路」的基本思想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框架之下,西藏人民必須要獲得真正的自治,但是這並不表示西藏在歷史上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我們達賴喇嘛尊者的代表到北京的時候,他們一再強調,首先必須要解決原則的問題,如果原則問題能夠解決,其他小問題就能解決,那所謂的原則問題是,他們要求達賴喇嘛尊者必須要承認西藏自古以來,或在歷史上就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達賴喇嘛尊者的代表一再強調,因為達賴喇嘛尊者生為一個比丘,他不能捏造歷史,不能欺騙老百姓,所以我們的代表一再強調這是我們永遠不變的原則。歷史就是歷史,誰都無權改變,所以我們在漢藏交流的過程當中,會談到獨立問題,但是談到獨立問題的時候,我們不是在跟他們吵架,我們在跟他們解釋西藏在歷史上是如何。但是現在我們的意願跟我們的政策是什麼,這樣的互動很有幫助。

我有幾個幾年前來自中國大陸的朋友,當初來的時候,對西藏問題幾乎不知道,他在中國國內的時候「中間道路」這個詞彙連聽都沒聽過,所以當時他說我現在心裡覺得很納悶,我在大陸所聽到有關達賴喇嘛尊者的事都是負面的,我到美國自由國家,所聽到有關達賴喇嘛尊者的事都是正面的,所以在這兩個中,我到底怎樣做才好,所以他見了達賴喇嘛尊者,見了達賴喇嘛尊者之後,尊者把一些情況及他所提的問題解釋了之後,他對西藏問題有了改變,他說以前我都是蒙在鼓裡,現在我對西藏問題已經有了新的認識,現在通常為西藏問題寫文章,評論西藏的一名很優秀的年輕人,所以漢藏交流的重要性就在這裡。

中共的洗腦比較成功,這是事實,但是,我們不能說他們洗腦成功了,就不做任何事,因為越對西藏不了解,我們越接近他,越接觸他,讓他了解西藏問題。他發脾氣,我不能發脾氣啊!因為,我是一個漢藏交流的聯絡官,那麼他發脾氣,我發脾氣,那怎麼進行交流,所以必須在耐心與長期的努力下,進行漢藏交流,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現在我們流亡社會裡面,部分的年輕人,他對民主意識非常強,這我能理解,但是一名漢人,他有漢人自己的觀點的時候,他立刻發脾氣,這個不能解決問題,所以對漢藏交流必須要有耐心。

西藏之聲:您所接觸的華人當中,有沒有對中間道路持異議,認為藏人應該爭取獨立的人?
貢噶扎西:有,有些說西藏獨立是西藏人民的權力,你們應該要堅持西藏獨立,這時我們也很高興,因為,一名漢人說獨立是西藏人民的權力,這也是事實,但是這種人是極少數,不是很多。

西藏之聲:絕大多數關注西藏議題的華人,都是受達賴喇嘛尊者的寬容與慈悲影響,認同尊者提出的「中間道路」,那麼是不是可以說「中間道路」這一立場不變,雙方的關係也會不變?請您展望一下藏漢交流的未來前景。
貢噶扎西:漢藏民間交流,只要是藏人行政中央的既定政策不變,我相信漢藏交流會不斷的發展。而且我認為,雖然藏人行政中央各部門的工作非常重要,但是,漢藏交流工作極其重要。為什麼呢?因為西藏問題的解決,必須面向中國政府、漢人才能夠解決,誰也幫不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大陸境內中國老百姓,不了解西藏真相,只要他們有一天有權力去了解西藏真相,有發言權的話,我相信西藏問題,一定會得到解決,他們一定會支持西藏,所以今後的漢藏交流,我認為是非常樂觀的,只要我們既定的政策不變,我認為是很樂觀的。


標題全文:貢噶扎西談藏漢民間交流:海外華人可幫助中國社會認識西藏問題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