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6-18

達賴喇嘛尊者圓滿結束訪問澳洲行程


達賴喇嘛尊者圓滿結束訪問澳洲行程

  

2015年6月15日,達賴喇嘛尊者從在柏斯接受七集團西部傳媒(Seven West Media)莫妮卡.科斯的訪談,展開最後一天訪澳行程。

被問及關於互聯網對兒童的負面影響。尊者告訴她,只要孩子對於內在價值是快樂的最佳來源,具有一定程度的認識,他們將能夠訓練自己的判斷力。尊者提到,他經常鼓勵媒體成員,應就更廣闊的層面、努力地完成應盡的責任。他們往往只報導負面的消息,把關懷案例視為理所當然的正面報導。尊者表示,媒體可以做得更多,去顯揚人類積極正向的本質。

尊者也告訴她:「今日人類面臨的許多煩惱,再再都是以『我們』和『他們』的分別看待彼此之間,這種分別心內在包藏着可能導致武力衝突的種子。基於人類一體性,仔細思索、我們能為和平付出的貢獻。」

接見了約50名藏人,尊者問候大家、並鼓勵他們。 「佛教所說的是轉化心靈,不能只是持咒念誦,而是需要精進學習。大家應該知道,藏語言是用來精確地解釋佛教思想的最好語種;這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所以,一定要記住你們是藏人,請不要忘記讓我們年輕人可以說藏語是非常重要的事。如果他們無法使用藏語,那麼他們與我們的社會距離將會越來越遠。同時,請讓我們也記住生活在西藏境內、遭受迫害60年的藏人同胞,迄今他們的精神依然強勁的令人驚訝。」

應西澳大學的邀請,尊者就教育與服務,向來自該大學與當地高中的700名學生發表談話。 「大家早安。通常我都會以『兄弟姐妹們』的稱呼開始我的談話,現今地球上的70億人類都是我們人類大家庭裡的兄弟姐妹。不論我們之間的次級差異,如國籍、膚色、種族、社會背景等,應該牢記所有人類的一體性。我總是在與他人見面時,特別是領導者,都把大家視為人類的同胞。我們面臨的許多問題,包括簡單的羞怯,都是來自於我們過度重視彼此之間的差異所導致的。事實上,不論在心理、生理和情感層面上,我們都是一樣的;我們出生與死亡的方式都相同,並且我們都希望過上幸福的生活。作為社會性的動物,當我們得到他人的感情時,總是感到高興。」

尊者指出,「我很高興見到屬於21世紀的你們。和我一樣年紀大的人屬於20世紀,已經走了人生的一大段路了。我們製造了很多的問題,然而,卻成為你們必須去處理的。所以,今天、大家必須找到方法來減少一些地方所發生的貪腐和殺戮。這不是電腦能為你們處理的事,必須運用自己的頭腦。請記住,我們最深切的感情是愛和慈悲,而從愛與慈悲就會自然衍生出寬恕和包容。我覺得和學生們談話,對我來說是無比的榮幸。當我遇到同齡的人,我會想,『誰會先走,我還是你?』,但是當我看到像你們一樣的年輕面孔,這會讓我覺得自己年輕了。我想告訴大家的是,溫暖良善的心是成就良好精神和身體健康的基礎。基於這個基礎,人們可以變得更加平衡,創造健康的個人、家庭和社區。越來越多的人對於如何促進善心有興趣,如果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可以確保人類更加的快樂、更加的和平。」

一名澳洲原民學生說,他接受了一個現代教育,同時也努力保護自己民族的價值觀。尊者告訴他,前一天已經到過烏魯汝,並重申,他尊重世界各地的原民文化。

關於受到伊拉克和敘利亞戰爭吸引的年輕人;尊者提及,有些人很容易被操縱。他們發展出「我們」和「他們」強烈的分別感,認為打敗敵人、就是自己的勝利。然而,這種思維模式已經過時了。尊者指出,在多元宗教、多元種族的背景下成長的印度和馬來西亞穆斯林,往往不會有這樣的分歧態度。

受邀出席澳洲以色列商會午宴時,蘇克拉夫稱許尊者是世界和平與快樂的源泉。她祈願,尊者有朝終將能夠返回自己的祖國雪域西藏。

出席午宴的另名神秘嘉賓,是蘇格蘭和澳洲慈善家斯科特.尼森,曾在競爭激烈的荷里活電影圈,坐上最主要荷里活電影製作公司之一20世紀福斯(20th Century Fox)主席的位置。然後,10年前的一次柬埔寨之旅,令他決定在如日方中的事業退下來,賣光在荷里活的名車大屋遊艇,放棄聲色犬馬的華麗生活,來到柬埔寨的垃圾山。他希望把自己的時間用來幫助垃圾山的貧童,並成立了柬埔寨兒童基金會。現在,他獻身於拯救柬埔寨孤兒、恢復其受教權。

被問及鼓舞數千數百萬人的尊者,受到了誰的啟發時;尊者回答說,古代的那爛陀成就者,如龍樹菩薩和寂天菩薩。現代的話,尊者則提到了聖雄甘地和他的非暴力運動。

這場午宴,在一支拍攝了柬埔寨孩童和一、二位較年長婦女唱「生日快樂」歌,祝福尊者即將到來的八十歲大壽、令人動容的影片中圓滿結束。

最後,也是第一次,尊者與一群約700名不丹人,以及幾名蒙古人見面。 「我們都是佛法的追隨者,」尊者告訴他們,「佛教在那爛陀時期蓬勃發展。在21世紀,我們便應成為21世紀的佛教徒,透過研讀經論,對於佛陀教言深入的認識。單單向菩薩或蓮師祈求都是落伍的方法,這是不夠的。一旦對於佛法有了更好的了解,那麼信念才會堅定。你們有學習中心,也請為在家眾開放中心的門。」尊者並在前往機場前,回答了一些問題。

日落之前,尊者的航班起飛;五個多小時後,降落新加坡。明天(6月16日)早上,尊者將飛返印度,並且直接返回達蘭薩拉。(資料來源:達賴喇嘛官方英文網/翻譯:黃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