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6-18

達賴喇嘛尊者在柏斯談『施與受的智慧』


  

2015年6月14日,今天是個美麗、晴朗的日子,達賴喇嘛尊者從烏魯汝搭機飛往柏斯。歷經三小時的航程,安抵澳洲西部大城柏斯。直接從機場驅車前往位在天鵝河畔、預備下榻的飯店。

午休後,尊者前往柏斯競技場,準備向整場4000多名觀眾發表談話。第七頻道新聞主播瑞克阿頓,邀請瓦德居克(Whadjuk)部落成員演出歡迎舞。接着由柏斯女子和女演員蘇西馬瑟介紹尊者上台。在場的觀眾們大聲、溫暖的歡迎尊者的到來。

尊者一開始便表示說,「兄弟姐妹們,有這個機會能夠跟大家分享一些經驗,讓我備感榮幸。在公開發言時,我一直認為自己只是和你們一樣的人。因此,我的話語可能對你們是具有意義的。今天存活在地球上的70億人類,不論在精神上、身體上和情感上都是相同的。我也面臨著潛在擾亂心神的情況,但是,當干擾即將出現時,我可以運用心靈的另一部分去安撫它。我們每個人都有類似的大腦,我們都具有這樣的潛力。我們都想要快樂,不要痛苦,我們也都有追求快樂的權利。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們都是一樣的。」

尊者解釋了當被要求承擔起西藏的責任,於是在16歲時、他失去了自由;之後在24歲時,他失去了他的國家。因此,成為難民已經56年了。然而,他和他的藏人同胞受到印度政府巨大的幫助,相對於其它一些難民社會,西藏難民社會算是比較成功的。儘管如此,西藏局勢依然艱困。

「我們奇妙人類大腦的一個面向,」尊者說,「就是我們可以從廣泛角度去看待事物的能力。表面上看來似乎是悲劇,但實際上、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似乎是有幫助的。保有自己內在力量的人們,當他們渡過難關之後,更趨於務實。我注意到,從存活第二次世界大戰存活下來,當時歐洲那代的人們具有強韌的生命力,是年輕一代所沒有的。顯然,我們大腦和善良的結合,可以幫助我們活得更幸福平靜。如果我們擁有內心的平靜,那麼可以克服痛苦和苦難的經歷。」

由於氣候變化和全球經濟的影響,現在,我們所有人,必須發展人類的一體感。 「首先,我們需要平和的心靈。當醫生建議我們放鬆時,意思是要我們保持冷靜,安撫內心的激動,釋放壓力。柏斯這裡也有超市,但超市是否販售平靜的心靈?如果我走進去,大喊我想要買平靜的心靈,有些人可能會認為我瘋了。一把可以開啟平靜心靈的鑰匙存在於我們的內在,但我們總是向外尋找快樂和滿足。為了創造快樂人類,不管是否擁有宗教信仰,我們必須更加重視我們的內在價值。然而,現有的教育體制朝向唯物主義發展,所以必須想辦法在我們的教育體制內導入更多人性化的價值觀,以及對於他人更大的關注。內在價值的基礎是良善的心和常識。想想看,如果這是有用的,那麼請即時跟進。」

在回答與會者的提問時,尊者談到倫理和宗教傳統之間的區別,並說明道德倫理,本質上是愛的共同訊息,不論擁有信仰與否,都可以教導人們道德倫理教育。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基於盛行數世紀、印度多元教社會尊重所有宗教的世俗倫理。這並不是將來要投生到天堂、還是凈土,而是這一生,這裡與現在。

關於「自我」的問題,尊者澄清說,自我中心是問題的根源,如果要發展無私的利他,那麼需要強烈的自我意識;需要發展關心他人的力量。請記住,對於一個藉由宗教之名、行殺戮之實的世界何其重要的。 「如果20世紀是巨大的暴力時代,我們更應該努力使21世紀成為和平的世紀,透過對話解決衝突的時代。我們具有本質上的自私,但我們需要有智慧的自私,去關心他人,而不是愚蠢的自私,只關心自己。」

關於如何原諒恐怖分子;尊者回答說:「從長遠來看,寬恕是唯一的答案。但是,並不意味着接受了他們的錯誤行為;寬恕意味着不向憤怒屈服。必須分辨造作者和行為之間,反對行為,但不能放棄對造作者的慈悲。」

最後,被問及如果想要生活在一個真正和平的世界,人們應該怎麼做。尊者回答說:「內心的平靜。和平來自內在。和平可以透過訓練取得,但必須從個人開始做起。和平不會來自政府或機構,如聯合國。當你們沉浸在溫暖的陽光裡,很放鬆,不要閑聊八卦,彼此可以交談關於內心的平靜。維護世界和平取決於和平的個人,我們每個人都要試着找到它。

「這是此次訪問的最後一次公開談話。明天我將要離開,但是你們的問題將繼續留在這裡。徵求大腦的意見、以及聆聽內心的聲音,試着去解決這些問題。我就是這樣辦到的。」

尊者此次訪澳行程的主辦單位「達賴喇嘛在澳洲」董事會主席羅布.克多里斯先生進行簡報。說明,這次尊者講授法教,不收取任何費用的原因。

「達賴喇嘛在澳洲」負責人林恩貝恩,提前為尊者祝福生日快樂。她贈送尊者一本由2000名澳洲人民的留言本。蘇西馬瑟和傑馬里克斯,兩人也出現在柏斯,淘氣地帶領觀眾為尊者唱生日快樂歌,並在結束時唱了另一首歌:「從我知道你以來…我一直變好……」全場爆發熱烈的掌聲。(資料來源:達賴喇嘛官方英文網/翻譯:黃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