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6-16

達賴喇嘛訪問澳洲北領地烏魯汝


達賴喇嘛訪問澳洲北領地烏魯汝

  

2015年6月13日,陽光照耀、溫暖了大地,尊者搭乘座車前往烏魯汝卡塔楚塔國家公園。抵達時,受到原住民委員會主委森美,以及園區工作人員的熱烈歡迎,並一起引領尊者參觀園區。

首先前往慕提朱魯水潭(Mutitjulu Waterhole)參觀,工作人員邊走邊回答尊者的提問。烏魯汝(意為「土地之母」),又被稱為愛麗絲岩,位於澳洲北領地的南部;宏偉的紅砂岩矗立在一片平坦的沙漠之中,是澳洲知名的地標。途中停下來休息時,尊者與原住民婦女和孩童一起坐在長凳上。

森美趁這個機會說了關於當地傳統的故事。原住民朋友們表示,他們彼此討論了如何好好地歡迎尊者的到來,並且決定這裡就是個「對」的地方。尊者簡要地回答:「只要有機會和原住民朋友見面,我總是表達我對大家的尊敬。對於大家保持文化和語言的方式,感到非常的佩服。

當我們藏人不得不打破與世隔絕的孤立之後,反倒給了我們機會,可以看看這個寬廣的世界,並向其他人學習。現在,我們試圖保存未受到保護的傳統。在更早的時候,我曾遇過一名澳洲原住民朋友;記得我告訴他說,我認為原住民使用並保有自己原來的名字是很重要的。在你介紹自己的時候,名字就代表了你的身份。

我也想告訴大家,18世紀和19世紀殖民統治的特色已經結束了。現在,這個世界都支持大家維護自己的文化、身份認同,以及所應享有的權利。 」在接受記者們採訪時,尊者說,作為僧人,對事物總是感到好奇,並且會去探求對事情的觀點,所以也很想聽聽科學家對於烏魯汝的說法。

尊者提及,在世界各地遇到被各地環境的條件形塑出不同價值觀和傳統的原住民朋友。有些喜歡保持自己與世隔絕;其他像拉普蘭的薩米人,在擁抱現代教育和部份科技的同時,保有了自己的傳統。參訪約300人的慕提朱魯社區,森美向大家介紹尊者,他說:「尊者週遊世界,也曾從空中看到我們的地方。所以,他想要親自看看這個地方,於是他就到這裡來了。」

尊者坐在他們中間,也接受了幾份禮物的饋贈。尊者說:「多年來,我一直對各大洲的原住民朋友、澳洲原住民和這座知名神聖的岩石有興趣。今天,能夠有機會親眼看到,甚至觸摸它;並且聽你們說了關於它的故事,這一切都讓我很開心。

我見過不同的地方很多的原住民朋友,他們都試着去保持自己的語言和傳統。要取得成功,我認為大家必須要務實。有些像在南美的原住民寧可保持與世隔絕的狀態。其他像是拉普蘭的薩米人,你們鄰居紐西蘭的毛利人和加拿大第一民族,都試着在維護他們的傳統與現代知識並存方面努力。

我認為,教育是重要的,需要接納一些現代設施,以及學習英語。 」 尊者也想知道,種植更多的樹木和榖物試驗種植提供幫助的可能性。如果養殖成功,或許之後可以推動一些小規模的企業。尊者並感謝他們熱情的款待。午休後,接受SBS電台主持人卡拉.格蘭特的專訪。尊者告訴她,他非常快樂能夠來到這裡參觀,與當地住民見面。並告訴他們保持傳統的重要性。

也提到在1960年抵達印度不久後,即開始着手創辦學校,讓孩子能夠在接受現代教育的同時,仍然可以學習自己的傳統和價值觀。尊者說:「當今世界上,我們所面臨的很多問題,往往是我們自己製造的。並不是缺乏金錢或教育的問題,而是缺乏價值觀。現代教育並不採用這些價值,但我認為我們需要找到能夠結合我所說的世俗倫理,以及尊重宗教和原住民傳統的方法。」

格蘭特女士表示,澳洲原住民文化被視為是最古老的文化之一。尊者同意,並表示心靈與哲學的觀點,大約在5000年前才出現。在此之前,世界許多地方都有各自的精神信仰。佛教在公元七世紀傳入西藏之前,藏人們相信每一座高山的山頂,都是神祇的住所。當被問及政府政策可能影響原住民改變的看法,尊者表示,這是專家們的事,他沒有資格發表意見。關於西藏問題,尊者基於最近的中文檔案報告,證實中國、西藏和蒙古帝國的歷史存在超過一千多年。

儘管如此,由於西藏是一個內陸國家,實質上是落後的,所以保持位在中國境內有助於藏人的福祉。但是,不應限制藏人保存自己的文化、語言和佛教豐富傳統的權利。格蘭特女士想知道他是如何應對在他訪問期間連接發生的抗議活動。尊者告訴她:「現在已經是司空見慣了,無論我走到哪裡,他們就會出現。之前訪問挪威時,約1000名挪威人歡迎我到訪奧斯陸,除了向他們表示感謝外,同時也對其他能夠行使言論自由權的人們表示讚賞。

然而,關於這個將近四個世紀『老』神祇的歷史,我想我應該比他們更了解。我也曾供奉它直到上個世紀的70年代,但是,當我發現了五世達賴喇嘛和十三世達賴喇嘛的評論,甚至五世達賴喇嘛稱其是有害的、邪惡的神祇,於是我停止護持。提醒人們真相,這是我的責任。 」 在前往尤拉拉途中,尊者短暫訪問了國家原民培訓學院,在3000多人熱烈的掌聲之中,步上了舞台發表談話。

開始發言時,尊者再次表達能夠來到這個神聖的地方,與當地人民見面的興奮。不過,他承認上午給他兩個木蠹蛾幼蟲或蛾幼蟲時,着實讓他有不舒服的感覺。尊者解釋說,他並不像其他人那般的害怕如蠍子之類的昆蟲,但是從孩提時代,蠕動的毛毛蟲和蛆這些生物都讓他很不安。驚呼他的導遊森美生吃了一個時,眾人大聲的笑了出來。尊者談到關於原住民維護自己的文化和傳統的權利。

「原住民朋友往往與大自然非常的親近,這是現代人可以學習之處。人們似乎認為可以掌控自然,但自然是我們的母親,值得我們保護。畢竟,這個地球是我們唯一的家園。我們都是一樣的人類,我們以同樣的方式出生,也以同樣的方式死亡。

但是我們很多人都生活在物慾橫流的現代世界,甚至滲透了我們的教育系統。往往在尋求自己的幸福之外,從不觀看自己的內心。然而,我們從年幼時期,便沉浸在我們母親的慈愛裡。慈愛,讓我們的內心踏實,甚至為我們帶來身體健康。

這種溫暖良善的心是幸福的真正來源,可以為我們彼此之間帶來信任,同時信任也是友誼的基礎。 」 在這次的發言期間,尊者數次呼籲大眾應更注重內在價值,如善良等等的人文價值。事實上,當被問及最想要的80歲生日禮物,尊者回答說:「沒有。但是如果你們從我的談話裡,可以得到有用的思惟或找到對大家有用的東西,那麼對我來說,這就最好的禮物。謝謝。」

結束烏魯汝的美好時光之後,尊者明早將前往柏斯履行幾項約定,並在柏斯圓滿結束今年的澳洲智慧之海訪問行程。(資料來源:達賴喇嘛官方英文網/翻譯:黃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