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6-16

圓滿《中觀寶鬘論》教授與發表公開講話


  

2015年6月12日- 在清晨時分,達賴喇嘛尊者即抵達布里斯班會議中心。所有的信眾尚未全部到達,因此,尊者建議大家透過提問進行互動。

首先,先針對一名女眾提問關於空性的問題,尊者建議找一下在量子物理學的解釋。也有信眾提問關於菩薩捨身餵虎的公案。

一名女眾告訴尊者,西藏境內很多人支持西藏自由,所以也想知道他們應如何給予支持。尊者說:「首先,我在16歲,承擔起西藏的責任。1954-1955年間,我去了中國北京,會見毛澤東,我們彼此之間關係良好。當時,這位革命家,實事求是。當他提出籌組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我們就同意了。 1956年,藏東部分地區超出了西藏政府的管轄範圍,有些官員不適應這樣的改革,於是展開抗議。大約在那個時候,我來到印度出席佛誕2500周年慶典活動。我與印度總理尼赫魯,以及和賀龍一起前來的周恩來一起討論。周恩來向我保證改革可以延遲六年或以上,但在1957年的百花齊放運動即進行改革了。

到了1959年,由於沒有選擇,只能逃離。 1950年,我們向聯合國提出三次訴願,但影響不大。尼赫魯總理告訴我,美國不會為了西藏向中國開戰。 60年代後期和70年代初期,我們的結論是,必須承認中國,不尋求獨立,並與對方進行對話。但是,中共強硬派仍熱衷於攻擊藏人的身份、語言和宗教傳統。如今,中國境內擁有4億佛教人口,日本、韓國和越南對於藏傳佛教的興趣正濃。習近平曾公開承認,佛教對中國文化的重要性。

自2011年以來,我已經卸下政治責任、完全退休,並杜絕未來『達賴喇嘛』參與任何的政治事務。所以,很抱歉給你們有點政治的答覆,但我想這可能是有用的。我想告訴大家,非常感激你們的支持。謝謝。 」接着,尊者開始講授法教。

午休後,回到同一座大廳,在尊者尚未開始發表談話前,喜劇演員勞瑞(Meshel Laurie),以及游泳運動員索普(Ian Thorpe)站上講台,向現場4000多名觀眾介紹尊者。
尊者表示,「兄弟姐妹們- 我總是這樣說的,因為我們是真正的人類兄弟姐妹。當孩子尚年幼時,他們不關心什麼宗教、種族或人們來自哪個國家,甚至不關心他們是窮、還是富,當我們長大了,卻失去了這種開放性。

許多今天所面臨的問題,都是我們自己製造的。我剛剛才吃了一頓美好的午餐,而現在,我們正聚集在這座大廳裡,但是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有難民,例如像是緬甸邊界、孟加拉和北非,他們沒有住房或食物。生命是寶貴的,所以當生命殞落時,總是令人悲傷。儘管所有的主要宗教傳達了愛的共同訊息,但無法想像的是,人們卻藉由宗教之名、相互殘殺。

這一切皆圍繞在強調我們之間的分歧。然而,在氣候變化和全球經濟問題同時發生的時候,意味着我們需要關注人類大家庭的一體性。我們需要記住,別人和我們一樣,也擁有幸福生活的權利。如果人們看待彼此是兄弟姐妹,那麼不會隨隨便便就去殺死對方。

如果我們從現在開始提倡更強烈的人類一體性意識,可能無法立即發揮作用。但經過一、二十年之後,如果能夠以這種方式好好的教育下一代,那麼他們可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尊者談到恐懼造作了喪失信任的因果。當人們更加的良善,便可激發他人的信任,而信任是友誼的基礎。從這麼多不同的角度,良善的心是幸福的真正基礎。尊者並提醒大家,感情之於是在我們的生命何其重要的。

可以看到當今大多數教育體制朝向物質發展的目標,我們大多數人生活在一個物質文化里。尊者說,我們缺乏對心靈運作的正確理解;應藉由建立情緒地圖和世俗倫理意識來解決這些缺點。尊者說明,他使用「世俗」這個詞,是多元宗教印度的方式,表達對所有宗教和非信徒的尊重。

尊者引述西藏諺語說,你覺得開心的地方就是家。在回答關於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日子是否過去了,尊者提到,較於20世紀,現在人們更不願意打仗。同樣的,當甘地堅持採用非暴力時,人們認為這是軟弱的表現。不過,南非總統曼德拉和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博士採用非暴力,卻獲得很好的效果。

在結束此次演講時尊者解釋說,他的下一站是前往澳洲北領地烏魯汝;許多人視烏魯汝是澳洲的精神中心。

在步下講台前,尊者請求現場大眾說:「每天早晨醒來後,麻煩大家花點時間思考所有人類都是你的兄弟姐妹。」 之後,尊者驅車前往布里斯班機場,搭上飛往橫越澳洲東半部的烏魯汝的航班。(資料來源:達賴喇嘛官方英文網/翻譯:黃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