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6-15

西藏人民議會議員介紹「藏人行政中央」結構及各部門職能(第二部分)


  

【西藏之聲2015年6月13日報導】「西藏流亡政府」現在叫做「藏人行政中央」,它在中共宣傳中,是「從事分裂中國、妄圖恢復封建農奴制」的「達賴集團總部」;對境內外藏人來說,它是能夠代表自己利益的合法民主政府。「藏人行政中央」的結構組成與宗旨到底是什麼?它因何在成立五十多年後,去掉了「西藏流亡政府」的名稱?本台在這期訪談節目中,特別邀請了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參來為大家進行詳細闡釋,幫助華人朋友們認識真正的「藏人行政中央」。以下是第二部分的訪談內容:

西藏之聲:您也知道,對於一個政府,尤其對於像我們這樣的流亡政府來說的話,外交方面的工作極其重要。您能否介紹一下我們的外交與新聞部在這方面的具體工作及職能。我們都有哪些駐外機構?
格桑堅參:其實外交與宣傳兩個機構合併為一體形成了一個機構,在很多國家,外交與宣傳部是分開的,外交部就是外交部,宣傳部就是宣傳部,我們就把這部門稱為外交與新聞部,新聞部主要是搞宣傳工作,最先我們是宣傳部,因為我們的工作主要靠對外的宣傳,對內的宣傳來進行,以前在宣傳部在當時的形勢下,它成立了一些雜誌,比如知識雜誌,西藏自由報等,通過雜誌書報來進行對內外作宣傳。

但是現在已經進入先進媒體時代,所以宣傳部下屬除了以前的那些雜誌書報,它的網絡速度非常發達,網絡裡面它包括了中文網絡,藏文網絡,英文網絡,以前還有印度,法文,西班牙文等多種文字的網絡。近年來還成立了介紹「中間道」的藏、中、英等文字的網站。宣傳部下面還有一個電視台,藏人行政中央各部門每天的工作新聞,它都會以電視新聞的方式來播放,當然還有網絡新聞,這些宣傳都是面向全世界。但可惜的是,我們都知道在大陸都是被屏蔽的,看不到。

我們現在在美國、歐洲、日本、台灣等地總共有11個駐外機構,這些駐外機構也等於是藏人行政中央的駐外大使工作。這些工作的範圍也都包括了世界其它洲。現在外交部部長兼任外交與新聞兩個職能的總負責人,下面安排有兩個秘書長職務,一個負責外交方面的工作,另一個則負責新聞方面的工作。除此以外,外交與新聞部下屬還成立有印刷中心、電腦中心。

西藏之聲:司法是否獨立是衡量一個國家或政府是否民主化的最重要標準,那麼請你介紹一下藏人行政中央最高法院及地方法院的職能及運轉情況?
格桑堅參:我們在特殊的情況之下,成立了一個三權分力的這麼一個機構。現在我們有了立法及行政,如果行政與立法間出現問題的話,那又由誰去裁決呢?必須得由司法機構去裁決!我們依據印度的憲法,包括流亡藏人憲章,規劃了一個建立最高法院的這樣一個機制。我們也都知道,我們在印度,所以我們的最高法院它只能裁定一些藏人內部的一些民事糾紛,刑事方面的事它就不能裁定,因為這個涉及到印度的法律,因該由印度來管。

除了成立最高法院,我們那麼多藏人定居點,以前流亡藏人憲章裡規劃了一個「巡迴法庭」的機制,但是一直沒能建成,現在它就成立了南部的法庭,北部法庭,東部法庭及拉達克法庭等,這些就包含了所有的藏人定居點地方事務的一些裁定工作。所有流亡藏人裡面一旦發生什麼民事糾紛的話,就可以向這些法院起訴,我們的這些法院是獨立的,不屬於任何比如議會及行政的管轄內,它的權利是最高的,因此就可以公正的裁定藏人間發生的任何民事糾紛。

我們司法機構的法官地位,高於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與議會議長,那些地方法官的地位也是高於藏人定居點地方主管。

西藏之聲:您是西藏人民議會議員,也請介紹一下議會議員的組成、選拔方式,以及議會的權力和監督對象,議員們的具體工作等等。
格桑堅參:我們都知道,議會是立法機構,它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立法,當然我們處於一個流亡的階段,我們也沒有很多法律可立,它在擔當一個監督政府的責任。

我們的民主機制其實是一個並沒有政黨政治的機制,沒有了政黨政治的話,也當然不存在執政黨與在野黨之分。議會就擔負著一個執行工作的責任,因此議會它每年開兩次會議,一個在三月份,一個在九月份。在三月份的會議,主要是對藏人行政中央各部門的預算配準方面的問題,九月份主要是它要審批各個部門的工作報告,進行審查及再次審批。

議會現在總共是44個議席,將來會成為45個議席,這個組成分配方式是,我們都知道,我們西藏是由三大區域組成,其中包括西藏三區(衛藏、康和安多)各10名議員,其中女議員不得少於兩名、五個教派每派2名宗教議員。

目前我們在國外的藏人越來越多,北美有2個議席,歐洲有2個議席,今年又在澳大利亞及包括日本,台灣,蒙古等地的藏人社區分配了一個議席,所以以後西藏人民議會的議員就會變成45個。

議員的選舉都是直選產生,每個區域每個教派都是直選產生。在國外的話就不分區域跟教派,我們議會為了日常的工作,就成立了一個常設委員會,它是以各區2個議席,每個教派1個議席,總共11個議席來組成。常設委員會下屬有三個委員會,包括政治工作委員會、行政工作委員會以及獨立募捐委員會,這三個委員會進行日常的議會工作。除此以外,我們都知道,三月份的預算裡面會出現一些不可預估的預算方案,或者說在原來的預算裡面找到了一些援助資金,它需要一些增撥方案要由議會來配準,議會三月份沒開會以前,議會常委會負責審批政府各部門需要增撥的預算方案,在三月會議裡把所有增撥的預算方案直接報告給議會,形成一個議會的總配準的工作。

除此以外,各藏人定居點的「自由募捐運動會」地方議會的工作、駐外的藏人福利機制,直接由議會來承當。還有議會開會之前,如果最高法官或者三個獨立機構的負責人需要增補,還有選舉委員會的負責人退休,需要增補等等,都由議會常委會來通過投票進行選舉。

我們都知道,80年代以來從境內西藏來的藏人越來越多,現在整個議會裡面,50%的議員是從境內來的,剩餘50%的議員是在印度出生,女議員的比率也達到了25%以上,議員裡面的文化結構也是很高的,這裡面包括各教派的博士畢業人士,從不同大學畢業出的研究生,博士生,這裡面包括懂傳統的、懂現代的,議員們也越來越年輕化了,所以議會形成了一個人才的集中點。

西藏之聲:其實「藏人行政中央」這個名稱,是從2011年才開始使用的,之前我們都直接稱為「西藏流亡政府」,也被認為是歷史上西藏甘丹頗章政權的延續,是代表六百萬藏人的合法政府。當初突然更名的背景和原因是什麼?更名後,它代表甘丹頗章及全體藏人的合法性,是否也有了改變?
格桑堅參:剛才我們一直談到了藏人行政中央的三權分立的結構,作為一個民主的政府,除了有行政、立法及司法機構,它還需要一些獨立的部門,我先想介紹一下我們的獨立部門,因為我們有三個獨立部門,最主要的一個是「審計署」,議會的配準,行政的用錢,那麼這個錢真正的用了沒有,必須要有一個獨立的部門來審計,審計署審計後,有關部門它沒有按照以當時的預算來使用,它會把這些審計出的做成報告,議會就會成立一個「民眾監督預算委員會」,所以噶廈就不能亂用這些錢。

我們還有個「公務員選拔委員會」一個政府它需要很多公務員,一個政府如果沒有個這樣的委員會的話,那就會像中共一樣,利用手中的職權,任意給自己的親戚朋友安排工作。政府只能決定一個機構需要多少個公務員,但選拔是由「公務員選拔委員會」來負責,「審計署」與「民眾監督預算委員會」的負責人都是由議會來選舉。

對於一個民主化的政府,它的民主就體現在選舉權,需要成立一個獨立的「選舉委員會」下屬還有各個地方選舉委員會,這三個獨立部門的資金運算都是由議會來配準,它們根本不是在行政的管轄,它們可以獨立地工作,因此我們政府的選舉,資金使用,公務員選拔等方面的工作非常有效。

這樣的一個流亡政府,我們為什麼要把它從「藏人流亡政府」改成「藏人行政中央」的原因是,我們都知道,我們的「流亡政府」是西藏合法政府的延續,由於中共的入侵,「甘丹頗章」被迫流亡到印度,在印度就成立了流亡政府。

2011年開始,達賴喇嘛尊者開始把他的所有政治權力移交給由民眾直接選出的政治領袖以來,我們對「甘丹頗章」這個名稱也進行了修改,做出修改有多種因素,第一個就是,達賴喇嘛尊者經常都在講,我們要保持樂觀的希望,但是要做最壞的打算,最壞的打算就是,我們的西藏問題不能在短期內得到解決,那麼我們的這個流亡政府不管它的名稱怎麼改,這個組織的繼續延續及存在是很重要的。

通過很多年我們合法註冊機構的方式,比如宗教、文化、教育等方式,所以得到延續。我們考慮到一個政府,尤其「流亡政府」這一名稱,由於中共的壓力以及滲透,我們在文字上給它留下一些把柄,那麼這個對流亡政府繼續存在會導致危機。名字怎樣改,但其實它裡面的本質是沒有改變,議會同樣存在,噶廈也存在,司法機構也存在,所以不管名稱怎樣改,但它的本質是存在的。

第二點我們要知道,我們處在印度這樣特殊政治的環境之下,文字下留下的一些把柄,以後成為對「藏人行政中央」延續的危害的話,那就不好了,其實藏人行政中央的真正含義因該是「藏人組織」,藏人行政中央的名稱改變了,它還是代表著整個藏人在歷史上合法政府的延續性,合法領導的政治職務移交給了一位民眾直接選出的政府領導人,因此在歷史上的合法性,國際法上的合法性,以及民眾對它的承認都是,不管名字怎麼改,它都是能夠代表六百萬藏人的一個合法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