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6-12

幸福及幸福的成因


幸福及幸福的成因

  

2015年6月10日– 上午,達賴喇嘛尊者準備離開蘿拉小鎮時,民眾在飯店門口列隊送行。尊者和當地警察合影留念後,揮手向朋友和民眾道別,隨即搭車離開。儘管早晨是交通顛峰時段,在三個星期以來的第一場雨裡,一行人驅車快速地前往雪梨。

在雨天裡,抵達雪梨海港大橋底下的月神公園,準備出席一場幸福及幸福成因的座談會。此前,花了幾分鐘與印度駐澳洲總領事桑傑蘇迪(Sunjay Sudhir)和他的家人說說話;將出席與談的英國喜劇演員和心理衛生促進人士茹比.韋克絲(Ruby Wax),以及《幸福計畫》一書作者葛瑞琴.魯賓(Gretchen Rubin),也與尊者交流互動。

在會議廳的講台上,澳洲知名電台主持人理查.菲德勒(Richard Fidler)向1700名現場觀眾介紹尊者;他說,他想在其他與談者加入之前,向尊者提問一些問題。首先,他問尊者該如何保有平靜的內心。

「運用我的智慧和常識,」尊者回答說,「雖然,身為難民有其悲傷的時刻,但也提供了和人們見面的機會,並從他們不同的經驗中得到學習。」

菲德勒問及能否接受他無法改變的事情;尊者提到一位八世紀的印度哲學大師的話:「如果你面臨一個問題,那麼先研究看看。如果能夠解決的話,那麼沒必要擔心,如果無法解決,擔心也是沒有用的。」

「非常務實的,不是嗎?」尊者說,「這是很好的建議,我試着照着這樣做。例如,當我心愛的親教師圓寂時,我感到非常的震驚和悲傷,雖然他是我的依靠,但是這樣一點幫助也沒有。後來,我意識到更重要的是,應該努力地去完成他的心願。」

當被問及愛與慈悲;尊者談到了愛的基本覺受,混合了執着,也憑藉著對方的回應,是局限的,無法擴及到其他人。然而,在這個基礎上,愛就像一粒種子,透過思惟和訓練可以發展成為慈悲心,也可以擴及到每個人身上。

菲德勒想知道,尊者是否曾經動怒,而尊者也承認自己會生氣。尊者提及一位知名的紐約專欄作家在採訪的過程中,提問怎麼看待他的傳承問題。他告訴她,作為僧人,是他沒想過的事。她又問了一些其他問題,然後再回到關於傳承的主題上,於是他重複了剛才的回答。繼續進一步的提問之後,她第三次問起傳承一事,於是他發了脾氣。尊者透露說,當他一年後再度遇到了這位記者,他們看着對方,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

尊者也講述了另外一次在印度的經歷,他應邀為一群印度佛教徒講授法教。主辦這場會議的友人告訴他,在以前的場合,有些人認為他講話的內容很難理解。尊者問說,那麼這一次,是比較容易理解的意思。尊者表示,他再次的發了脾氣,因為他認為如果他只教授他們已經知道的東西,根本沒有多大的意義。轉向菲德勒,尊者笑笑的說:「所以,如果不介意我這麼說的話,要是你問了我愚蠢的問題,也許我也會對你發脾氣!」

尊者指出,年輕的時候,他處於一個封閉的狀態,直到後來開始旅行時,才接觸了更為寬廣的世界。菲德勒問說,什麼可以讓他感到驚訝。尊者回答:「不多,我閱看了前世達賴喇嘛留下來的圖畫書和雜誌。所以,一頁一頁的讓我熟悉了紐約、倫敦、柏林和巴黎。而且,大戰時期,我們接納被拘留在英屬印度、逃到西藏來的兩名奧地利人。其中一人,奧夫施奈特(Aufschnaiter)為西藏政府執行水電和灌溉計畫;另一方面,較年輕的那位,海因里希.哈勒(Heinrich Harrer)維護我住處的各種機器。他曾經跟我說到西方文化和歐洲的生活方式,所以,當我去到西方國家的時候,並不感到驚訝。

不過,有一件比較特別的事。 1979年,第一次去美國,結識了幾位朋友,並且也見到了他們的妻子和孩子。之後,我再去拜訪的時候,我驚訝的發現其中一些友人有了新妻子;甚至再碰到他們時,有些人都換了三任太太了。對於和位居要職的重要人物見面,他們的壓力、擔憂和不快樂也再再地讓我感到驚訝。讓我了解物質的回饋、良好的信譽和較高的薪資,並不能保障我們內心的平靜和幸福。

而另一方面,在巴塞隆納附近的蒙特塞拉特,我遇到一位天主教修士,他曾住到山上成為隱士五年的時間,五年期間依賴着少少的茶水和麵包過日。我問他,什麼是他一直在修習的,他告訴我他一直在冥想愛。當他說愛的時候,眼睛閃耀着光芒,臉上儘是喜悅的神情。幾乎沒有身體上的舒適感,但他完全是快樂滿足的。印度也有在高山上裸體冥想的修行人。每12年舉行一次,印度教大壼節(Maha Khumba Mela)的宗教聚會;之前,我曾希望可以去見見他們之中的一些修行人,並聽取他們的經驗。然而,由於惡劣的天氣,無法成行。

現代教育導向物質主義發展。我們應該問自己,物質是否真的是一個幸福社會的基礎。然而,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已在其境內所有學校導入有關良善重要性的課程。 」

擔任座談會的主持人,理查.菲德勒邀請另四名與談者加入他和尊者的談話。第一位發言者,芭芭拉.費德瑞克森(Barbara Fredrickson),說明她的團隊致力於研究不同種類快樂的物理效應。說明享樂幸福感,是從喜歡吃的美味食物,得到滿意又膚淺的快感,認為幸福是一種快樂的體驗。現實幸福感,擁有生命的目的,正在為社會服務奉獻,認為幸福不僅僅是快樂,更是人類潛能的實現,是人類本質的實現與顯現。他們發現,享樂幸福感與人類情感所表達的正向與負面情緒增減相關;而現實幸福感則是相反的,幸福並不只是情感上的體驗,而更應該關注個人潛能的實現。結論是,做得很好、具有意義和目的,與得到更好的健康息息相關。

尊者說,他也聽過有研究發現,處於持續的恐懼、憤怒和仇恨情緒之中,會侵蝕與削弱我們的免疫系統。並建議,進行有效的檢測,找出感官意識和精神意識的區別。尊者指出,愉悅的感官體驗對心理動蕩的影響不大;但是,如果我們擁有平靜的內心,可以緩解身體的疼痛和不適。

率先研究「愛心聚焦療法(Compassion Focused Therapy)」的保羅.吉爾伯特教授表示,我們知道如果一個人向其他人表現了自己的同情心,有時能夠很有效的幫助其面對眼前壓力,應付心理上的負面情緒。同樣,自己對自己的同情也能夠達到相同的效果。尊者同意,並建議現代教育應更注重對心靈和情感的理解。

蘇奈特( Sue Knight )博士,在新南威爾斯省小學導入道德倫理課程的負責人。她認為,透過良好合理、以及全面道德思維發展的教育,可實現個人和社會的目標。小學道德教育計劃,其宗旨是關注教育孩子們如何思考,而不是想什麼。

尊者表示贊同,並指出,我們所存在的這個地球,現今我們面對許多的問題和苦難,本質上,是我們自己製造的;甚至也製造出以宗教之名所發動的戰爭。尊者說,這是非常矛盾的,我們都希望過上幸福的生活,但我們卻持續地為自己製造出更多的麻煩。尊者同意與談者關於有必要在教育導入更多的道德倫理的建議;世俗倫理並不是將宗教排除在外,而是尊重所有的宗教傳統。

具有遠見的教育家和吉隆文法學校副校長查理.史高達莫(Charlie Scudamore)表示,他代表每一位想要幫助孩子改變他們的生命,想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的老師。在面對越來越多的考核,鼓勵活躍發展是教育真正應該要做的。他引述現代正向心理學運動之父馬丁.賽里格曼(Marty Seligman)的話表示,「快樂是由三項要素構成:享樂(興高采烈的笑臉)、參與(對家庭、工作、愛情與嗜好的投入程度)、意義(發揮個人長處,達到比我們個人更大的目標)。」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座談到了尾聲,尊者表示,與談者所表達的意見,真的太棒了。 「在聽取了大家的建議之後,我覺得自己得到很大的鼓舞。我相信,透過教育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我不期待在有生之年可以看到,未來20年左右的結果,不過,真的非常不錯、非常精彩,謝謝大家。」

尊者從月神公園驅車前往雪梨機場,在那裡與澳洲議會支持西藏團體成員共進午餐,並與他的老朋友比爾.克魯斯牧師相聚一些時光。當天下午,尊者搭機飛往布里斯班,受到當地藏人社區成員和其他朋友和民眾的熱烈歡迎。明天,尊者將講授龍樹菩薩的《中觀寶鬘論》,並赴聖斯蒂芬大教堂出席跨宗教祈禱會。(資料來源:達賴喇嘛官方英文網/翻譯:黃凱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