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6-09

達賴喇嘛尊者在澳洲接見各界信徒


達賴喇嘛尊者在澳洲接見各界信徒

  

2015年6月7日,達賴喇嘛尊者趁著耀眼陽光為冬季帶來些許暖意的時分,驅車穿過樹林與蜿蜒的山丘,前往蘿拉小鎮附近的卡通巴小鎮 (Katoomba)。約1400人聚集一堂,其中包括來自澳洲和紐西蘭1000多名藏人、200名越南人,以及將近60名不丹人、10名蒙古人和其他地方的信眾,準備向尊者敬奉一場長夀法會。在法會圓滿結束之前,尊者向信眾們開示。

「你們之中、許多人從印度來到這裡,成為二度難民。由於大家致力於為西藏事業奉獻,所以為我辦了場長壽法會。此外,在這裡也有來自越南、蒙古和我們的鄰居不丹的佛教兄弟姐妹。在此,我想謝謝大家。

西藏社會已經在澳洲深耕,也承諾將盡最大的努力支持西藏事業,以及維護西藏精神不朽。你們也大力支持藏人行政中央,為孩子們創造了教育的機會,並在印度政府的協助之下,捍衛我們的文化。

我們曾向聯合國訴願,但是,正如尼赫魯總理勸告我的,美國不準備為了西藏向中國宣戰。所以,我們得到的結論是,最終我們將不得不與中國政府面對面。到現在為止,中國政府的政策一再地詆毀西藏人民和西藏文化,但我們仍然希望能夠在中國的框架內保護我們的文化和價值觀。「中間道路」一直廣受中國知識份子的歡迎。我們需要與中國人民保持聯繫。

大家也承諾了不護持兇天。在近400年來,兇天一直具有爭議性;我也開始進行禁止供奉兇天的勸解,在供奉兇天的歷史裡,到處遍佈著可疑的爭議,顯示了兇天修法的偏激作為。但在格魯及薩迦派中,仍有少數兇天供奉者,然而經由歷史的查證,依止兇天,有弊於藏傳佛教各宗派與各西藏社區之間的和睦相處。甘丹講哲(Jangtse)寺在經歷了一連串的變故後,向赤江仁波切提出請示。赤江仁波切告訴他們,他們的主要護法吉祥天母很不高興。然後,他們來問我,他們能做些什麼。根據我的觀察顯示不悅來自於護持兇天之故,並建議他們放棄供奉神祇。

我曾建議禁止護持兇天,但推動護持兇天者竟形成了自己的組織。五世達賴喇嘛,於17世紀時,擔任著西藏當時的政教領袖;他曾譴責兇天為邪靈,並意圖誤導眾生,尤其是破壞達賴喇嘛所領導的西藏政府,不利於社會百姓的福利。當我發現這一點時,立即停止了修持,但我也覺得我有責任把事情的真相告知大家。於是也開始出現了反對我的人們。他們說我是穆斯林,並展示出我戴著穆斯林帽的照片。他們說我是假達賴喇嘛,並用漫畫大肆醜化。

作為佛教徒,我們不皈依神祇。我們皈依的是三寶。當宗喀巴大師出生地、青海主要地神瑪千彭拉 (Machen Pomra) 護法,被傳喚到衛藏的神龕,但神龕是不允許設立在甘丹寺內外周邊。無論要不要供奉兇天,都由你們自己決定,但供奉它所帶來的、絕對只有過患。」

尊者接著說,約20萬流亡藏人應致力於為在西藏境內無聲的藏人謀取福祉;並談到即使是境內的兒童和青少年,境內藏人驚人的精神和勇氣。他們依然勇悍,中國政府不能假裝沒有西藏問題。西藏境內的藏人沒有快樂。尊者也強調了團結一致的重要性。

尊者提到一位美國教授提及敦煌文獻所描述的、在7-9世紀三個偉大的亞洲強權:關心政治的中國,被捲入戰爭的蒙古人和側重於宗教的藏人。之後,西藏瓦解,從而產生了問題。這就是為什麼團結一致,之於現在是非常重要的。尊者說:「我們不能放棄西藏的事業,所以我們更應該要討論如何繼續前進。」

回應來自原西藏代表丹增阿底峽的請求,尊者口傳四臂觀音 (Chenresig) ,並建議與會信眾結合「三主要道」與「修心八頌」一起持誦。尊者再次強調修習佛法的重要性。

在卡通巴的卡林頓飯店,尊者會見約100名中國知識份子、作家和民運人士。尊者表示說:「我很高興見到大家。無論我走到哪裡,我認為自己只是另一個人類。作為人類的一份子,我們都是一樣的,可想而知人類的一體性是很重要的;它會自然地減少我們彼此之間的敵意。看看中東地區發生了讓人遺憾的、以宗教之名所進行的殺戮。很多我們今天所面臨的問題,再再都是我們自己製造出來的。我們都希望過上幸福的生活,但我們卻為自己製造了更多的問題。我們以『我們』和『他們』的分別來看待彼此。使用武力不可能解決衝突,反而會製造更多的衝突;我們必須藉由對話來解決衝突。

我也是佛教徒,並承諾促進宗教和諧。儘管各宗教之間擁有不同的哲理差異,但所有主要宗教傳統的共同信息是愛、寬恕、包容和自律。因此,我們必須尊重所有的宗教。

我是藏人。西藏文化,深受佛教的影響,是一個值得保存、和平與非暴力的慈悲文化。同樣,西藏的自然環境也應善加保護。一位中國生態學家判斷青藏高原對於全球氣候的影響等同於地球的南北兩極,所以他把西藏稱為『第三極』。十億人口賴以維生的亞洲主要河流的源頭在西藏,所以保護西藏的環境也很重要。

在過去的30 – 40年間,我一再推動西藏與中國之間的友誼。雖然,過去的60年來、我們歷經了苦難,但應該不會減損害我們之間2000年的老關係。非常感謝,你們努力地促成了這次的會談。」

尊者邀請與會的華人學者提問。一些與會者也趁機祝福他的80歲生日,並贈送尊者一幅頌揚智慧和勇氣的字畫。

當被問及羅辛亞穆斯林在緬甸遭受的壓迫,尊者回答說,他一再呼籲緬甸佛教徒,當他們朝羅辛亞斯林生起憤怒時,請記住佛陀的容顏。尊者說,他相信,如果佛陀在場,勢必保護那些遭受攻擊的人們。尊者並證實了已和翁山蘇姬談過這件事。

關於達賴喇嘛提出維護藏傳佛教重要性的建議,尊者回答說,佛陀在2600年前湼槃,但他的追隨者繼續傳承了佛陀的教言。對於中國的情況,尊者說,現在中國境內有3億佛教人口。他憶起和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見面時,他說他的母親是佛教徒。目前習近平忙於消弭貪腐。尊者重申自1954年以來的願望,希望可以到五台山朝聖。也提及了兩年前在紐約一次與華人學者座談時,被告知現在是中國5000年歷史以來、道德淪喪的最嚴重時刻;而許多人都表示,佛教是唯一的希望。

至於何時事情會有所轉變,尊者表示,未來尚不清楚。最近一名中共官員表示,有望可以到五臺山朝聖,只是不久之後這個希望就破滅了。他說,中共最近發佈的西藏白皮書非常強硬。

當被問及如何才能解決道德問題,尊者回答說,21世紀的每一塊土地都屬於住在上面的人,而不是他們的統治者或領導者的。尊者也重申在別處說過的話,13億中國人民也應享有知情權;重要的是,他們可以基於知道事情真相而辨別是非,因此,審查制度應該被淘汰了。並回憶說,在1954-1955年之間,中國社會主義者真正為了人民的福祉而奉獻他們的熱情。然而從那時開始,卻製造了共產黨員與人民之間巨大的貧富差距。

尊者再次強調法治的重要性,中國司法體系應提高至國際標準。「我遇到了一名中國學生,他告訴我,在中國、人民難以表達自己的真實感受。但請不要灰心。說實話、以及做任何你們可以做的。」

當天下午,達賴喇嘛尊者回到講法大廳繼續為信眾講授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