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4-23

中國發表的西藏白皮書找錯了對象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4月22日達蘭薩拉報導』中國透過排斥「中間道路」,為今年所稱之為西藏自治區50週年紀念活動訂定了最詳盡與明確的基調。但必須注意的問題是,在中共版中間道路(MWA)裡面,找出了少許與為西藏人民真正自治備忘錄的調和。

上週,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佈了題為《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第13次西藏白皮書。在長達32頁的文件中,除了前言和結論外,區分為五大部份,其中一大半文字、致力於利用語言辱罵與惡意反駁不存在的論據,以及醜化達賴喇嘛尊者。

中共這份白皮書的整個架構看似簡單、但卻邪惡。中國透過描述西藏「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藏族是中國境內具有悠久歷史的民族之一;不僅重新編寫了歷史,甚至也刻意地逐點駁倒與編派了自己關於中間道路(MWA)的變態版本。中國共產黨堅持以拒絕反省的政策、拒絕與利益相關者對話,利用異想天開的數據和任意曲解故事的態度來面對現實。

中共白皮書陳述了一些毫無根據或是造假的,無法追踪到任何獨立來源的語句來支持其主張。例如,白皮書稱,2008年3月10日,「十四世達賴發表講話,鼓動中國境內的不法分子採取暴力行動」。無論如何、只要一提及尊者煽動暴力的言詞,都是那麼的難以想像和牽強;由於備檔的緣故,尊者在2008年3月10日的聲明,可以找到中文的記錄,提供給中國領導人參閱。

西藏人民是第一個承認舊西藏政治和社會制度急需變革的必要性。為了達到這個效果,尊者在1952年、以17歲的年紀,成立了一個改革委員會,減少稅收,並透過土地公平的重新分配,減輕貧困藏人和貧困農民的負擔。沒有任何藏人,僅有尊者移交所有政治責任給予民選的西藏政治領導人,並在許多場合表示,他不會在返回西藏後,接受任何政治職務,沒有「恢復」舊西藏制度的任何意圖。

整體上,流亡藏人領導層,特別是在哈佛教育博士洛桑森格帶領下的西藏噶廈,平均年齡小於55歲,不是在流亡地出生或是逃離西藏尚年幼,沒有中共在白皮書所提及的「對舊西藏政教合一的封建農奴制的眷戀」。

奉勸中共研究在達賴喇嘛尊者的領導下,流亡藏人在忠於自己獨特的文化遺產的同時,也在現代化及教育與民主的科學價值取得了長足進步。

中間道路(MWA)的精髓,旨在中國憲法的框架之內,確保全體西藏人民的真正自治,在《有關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符其實自治的建議》與《全體西藏民族實現名副其實自治的建議》闡釋,已提交給中共政府的兩份文件,並可以在 http://goo.gl/RDvB6H/ ; http://goo.gl/PlHb6M 查詢。

在中共白皮書中頻繁暗示的詞彙,例如藉由「大藏區」、「高度自治」、「國際和平區」,大肆地歪曲中間道路的真相,以及發洩自身的不滿。然而,中共卻找錯了對象叫囂,特別是這些條款,在一般情況下,不但符合中共民族自治法,甚至是他們對於中間道路的許多指控,並未記載在所提交的備忘錄或闡釋之中。藏人行政中央的官方立場,如備忘錄的概述,絕不挑戰或質疑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更無意驅逐西藏境內非藏人長久以來的住民。

中國透過其對中間道路歪曲的解釋,目的是在利用恐嚇戰術、創造西藏人民和中國人民之間不信任和敵意的氛圍,從而造成流亡藏人與西藏境內的疏離。

雖然,中共白皮書著重在指責達賴喇嘛尊者和某些流亡群體煽動了2008年的抗議活動,以及現在進行式的藏人自焚潮;但,中國領導人與所有國家安全機器的心血來潮,未能再次提供任何可信的證據支持這些指控。

中共推卸責任的詭計,不僅讓西藏人民的犧牲蒙羞,也轉移了對西藏高原持續動盪真正原因的注意力 - 中共自己六十多年的暴政。

中共與其強迫藏人成為他們自己造假謊言的一部份,中國必須接受一個事實,即流亡藏人是與他們完成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最佳盟友。

中共也必須意識到,渴望所有西藏人民在統一管理下的真正自治,並不只是一種「幻覺」。 2008年大規模抗暴、以及現在進行式的藏人自焚潮的地點,清晰地劃出了西藏的古老街區,西藏人民仍在歷史與命運的共同體下、團結一心。

【作者是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本報導所表達的觀點,並不代表反映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