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4-20

流亡藏人與中國政府間有巨大信任鴻溝


  

本週三,中國國務院發佈了《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白皮書,再次指責流亡藏人煽動分裂、指責達賴喇嘛挑動藏民自焚。就此話題,德國之聲專訪了達賴喇嘛駐歐特別代表格桑堅贊。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發佈了《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白皮書,其中再次指責達賴喇嘛及西藏流亡政府煽動分裂。中國政府還稱,如今的西藏較之從前有了巨大的飛躍與進步。您怎麼看待這部白皮書?這是否意味著中國的西藏政策又出現了新變化?

我儘管還沒有完整閱讀 《白皮書》,但僅從各媒體的報導來看,這並不意味著中國的西藏政策出現了新變化,他們依然堅持著老策略。比如,他們在《白皮書》中指責達賴喇嘛以及流亡藏人圖謀恢復西藏的舊制度。這當然是中共當局為了維護西藏統治而採取的宣傳策略。

就您的觀察:習近平全面執掌中國以來,中國政府對待西藏問題,是變得更為強硬、還是更為溫和呢?

總體上而言,從2008年起,中國當局對藏人的壓制以及監控就加劇了。藏人的行動自由也從那時起大受限制。所有關注西藏局勢的人都能注意到,西藏局勢惡化、壓制力度升級早在2008年就已經開始。

針對《白皮書》,流亡藏人對此將如何回應?

我們將努力和中國政府重新取得接觸、進行談判。我們的這一政策不會改變。我們將繼續全力爭取直接接洽中國領導層,從而開展一場理性的對話。

您一直說要爭取開展對話,但中國政府對達賴喇嘛以及流亡藏人的抨擊力度卻並未減弱。那流亡藏人難道就沒有考慮過也向中國政府施壓麼?

首先我們要注意到,2008年以來,中國當局急劇加大了對西藏民眾的壓制力度。另外一方面,藏人的非暴力抗議事件也在增多。2011年以來,藏區已經有136人自焚,以表達對中國當局壓制政策的抗議, 最新的一起自焚甚至就發生在一星期前。但是,這136名自焚藏人的目的,並不是去傷害漢人,而是要求中國當局改變其西藏政策。這在某種程度上就是非暴力抗議。我認為,自焚只是西藏問題的冰山一角。中國政府也對他們在西藏的統治越發感到不安,他們清楚地知道在藏人中有著強烈的反抗情緒,所以他們變本加厲地進行壓制,而不是和藏人展開真正對話、從而找到一個和平的解決方案。

您的意思是說,中國政府越是提高抨擊聲調、越是提高壓制力度,展開理智對話就越是必要?

的確如此!

您剛才也提到了近年來上百起自焚事件。這恰恰是西藏問題中極富爭議的一個點。不論是中國媒體、還是外國媒體,都有聲音認為,自焚絕非「非暴力行為」。而中國國務院的這本《白皮書》甚至直接指責達賴喇嘛暗中煽動了自焚。
在佛教教義中,一個行為是否暴力,取決於其動機。如果一個人的行為是處於憤怒、仇恨,那這就是暴力行為。但如果他的動機是拯救他人--比如旨在促使中國當局改變對藏政策、停止對西藏民族以及傳統文化的系統性壓制--這時就不能說他的自焚行為是暴力的。有一點非常明確:即便在極端艱難的情況下,藏人也非常克制,無意去殺害或傷害漢人。至於中國政府指責達賴喇嘛暗中煽動自焚,我們已經呼籲組建一個國際獨立觀察團前往西藏調查,查出那些藏民自焚的原因,查出是否有人暗中煽動。中國當局大可以繼續宣傳他們的觀點,但我們已經很明確地表示過,我們呼籲藏人不要採取自焚這種慘烈的抗議手段。每一個生命都是寶貴的,我們希望,藏人們能夠在西藏切實地保衛西藏的文化、宗教以及語言。

《白皮書》中,中國政府還指責達賴喇嘛以及流亡藏人的最終目標依然是獨立,而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不過是幌子。您對這一指責怎麼看待?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一方面,我們已經明確表示,我們不尋求西藏獨立,而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框架內實現西藏真正自治。另一方面,中國政府一再指責達賴喇嘛以及西藏流亡政府有一份「秘密計畫」,最終要謀求西藏獨立。很明顯,流亡藏人與中國政府間有著非常強烈的不信任。我們認為,中國領導層沒有展現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政治意願;而中國政府則認為我們最終依然要謀求獨立。要消弭這道鴻溝,只有依靠國際社會的協力廠商調停。

對於中國政府指責你們擁有一份「秘密計畫」,您既沒有確認也沒有否認……

我們當然對此予以否認!我們反復強調,也曾書面致函中國政府,告訴他們我們不要獨立、不搞分裂,而是要真正自治。我們明確表明了我們的立場。但是中國政府卻堅持他們對我們的這種指責。這種情況下,我們又能怎麼辦呢?要是國際社會對流亡藏人與中國政府間的互相指責、互不信任只是束手旁觀,那真是令人遺憾。我再次強調:唯一能夠消弭這種不信任的途徑,就是由國際社會進行協力廠商調停,從而確保流亡藏人與中國政府雙方都恪守曾經作出的承諾與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