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4-17

中國發佈2015年《西藏白皮書》批「中間道路」分裂中國


  

中國國務院發佈西藏白皮書,其中大部分篇幅都在批評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政策,實質是分裂中國。此外,白皮書還提及達賴喇嘛鼓吹藏區僧侶自焚,不過,有評論認為,過度行政化管理是導致僧侶自焚的主要原因。

中國國務院週三發佈2015年西藏白皮書:《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白皮書批評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的實質是分裂中國,其中的核心內容「高度自治」是圖謀製造「國中之國」,完全違背中國憲法和國家制度。告誡達賴喇嘛「丟掉幻想,正視現實,改正錯誤,選擇客觀理性道路,為流亡海外的藏族同胞做些有益的事」。

與兩年前的白皮書相比,此次的內容大部分都涉及了達賴喇嘛。對西藏問題頗有瞭解的暨南大學教授吳非週三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近年來,達賴喇嘛與北京政府之間有過多次談判,而這份白皮書表明了北京方面的底線。

「第一個是流亡政府的問題、第二個是中間道路的問題、第三個是達賴喇嘛的問題,過去是含糊在一起的。這次的白皮書,最大一個變化就是開始有側重點。比如說他認為‘中間道路’對於北京來講是不能接受的,那麼就進行了否認。如果雙方再進行談,那麼中間道路是不是會再被提及?或者改變一些內容變成雙方可以接受的?我覺得需要再去協商,不過近期看不到任何緩和的跡象。這份白皮書我覺得更有針對性,對於(達賴喇嘛)個人的攻擊力度在減弱狀態,但是對於(中間道路)政策的矛盾性一直在上升,不能接受這個政策。」

上週三,四川甘孜州爐霍縣尼姑益西康卓自焚身亡,這也是2015年的第二位自焚者。對於白皮書斥責達賴喇嘛將自焚視為「最高形式的非暴力行動」,誘騙藏區信眾走上不歸路,導致自焚事件徒增。吳非認為北京當局對於西藏僧侶的過度行政化管理是更主要的原因。

「自焚的問題首先是在宗教上的問題。宗教上雙方產生了不理解,藏人的僧侶對於宗教政策不能理解,對於措施覺得有問題,那麼採取了自焚(方式)。他(北京當局)對自焚一定要找到一個解釋的方法,只能是歸咎于達賴喇嘛這邊。其實他對於宗教政策也是在慢慢改變,但是改變的效果還要看,因為他整個管理體制都是政治化,行政化導致穆斯林在新疆的一些問題,過度行政化也在西藏產生問題。行政化代表著管理的僵硬,管理的僵硬就導致了喇嘛的自焚行為,有一就有二,就像傳染病一樣開始傳染,大家採取這種行為抵制你的管理。」

白皮書還說,西藏真正步入現代文明始於1949年之後,西藏實現了經濟社會發展的歷史性跨越,走上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西藏今天的發展道路符合中國國情和發展實際,符合西藏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西藏發展進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充分說明西藏走上的發展道路是正確的。

對此,安徽異議作家沈良慶週三接受本台採訪時批評有關說法是「強盜邏輯」。沈良慶認為,任何國家和民族都不能以文明、進步為藉口,侵略改造另一個國家和民族。

「(白皮書)講以前是農奴制,大體上意思是我給你帶來社會進步了。我的看法很簡單,所謂的舊西藏到底是不是農奴制,還是有爭議的,未必像中共所說的那樣。即便是這樣,49年共產黨到西藏是一路打過去的,一個民族對另一個民族就可以用這種手段去推動他的進步,歷史上的殖民主義就是這個邏輯。按這個邏輯的話,歷史上西方列強對中國的侵略,包括後來日本侵華,是為了實現全球經濟一體化,是為了建設大東亞共榮圈,我們能不能因此就說他不是侵略,是在幫助中國文明進步呢?」

沈良慶又表示,百餘位僧侶為了追求自由、迎接達賴喇嘛回歸而自焚,本身就能說明中共對西藏究竟是解放還是奴役。(特約記者:揚帆/ 責編:胡漢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