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4-14

達賴喇嘛尊者在曹洞宗東京總持寺發表公開演講


達賴喇嘛尊者在曹洞宗東京總持寺發表公開演講

  

日本東京:2015年4月11日,在金澤博休凱難民援助基金會 (Busshokai group) 渡過二天寧靜的行程之後,達賴喇嘛尊者一早動身返回東京。搭乘北陸新幹線金澤光輝號 (Kagayaki Shinkansen) 前往東京,這是日本在今年二月最新開通的一條路線,使用最先進、最新的子彈列車服務。途經長野、約500公里的旅程,歷時兩個半小時後抵達目的地。(圖:達賴喇嘛尊者抵訪位於日本東京的曹洞宗總持寺 2015年4月11日 照片/OHHDL)

抵達總持寺時,受到住持長老的歡迎;長老引領尊者先到大殿禮佛。隨後在會議上,寺方說明了今年是紀念創始人年。尊者為該寺題寫贈言,作為到訪的紀念。該寺建築群由木造的長廊相互連接,廊外有著風景如畫的花園。尊者在迎請下走過長廊,當步入大殿時,受到在場等候聆聽開示的1800名與會者熱烈的掌聲歡迎。

尊者以藏語發言,再由譯者進行日語翻譯。尊者提醒與會眾,身為人類,我們都是一樣的,都渴望著擁有幸福,並且不要苦難相隨。雖然我們對於可以坐在大殿裡聆聽講話而感到高興,但不要忘了世界其他地方還有不少人們正承受著苦難。

尊者接著說,「今天地球上所有的70億人類,沒有一個人不想要擁有幸福,而且加上憤怒和怨恨,讓我們往往以『我們』和『他們』的分別來觀待人們;這種態度將會激發衝突,甚至是殺人。令人特別感到悲痛的是,這種以宗教之名的衝突在各地持續的上演。」

尊者解釋說,所有的宗教傳統皆教導人們愛與慈悲,所以當他們的追隨者對憤怒和仇恨讓步了,是因為他們沒有認真的遵循教導。據悉,今天有10億人口聲稱沒有信仰任何宗教,但身為人類,他們也分享了我們需要愛和情感的共同意識。我們每個人都從母而生,母親以愛和親情滋養我們,甚至我們長大了,也需要仰賴朋友和感情而生存。如果我們一再地陷入憤怒和猜疑的情緒之中,不僅沒有了朋友,也會破壞我們的身心健康。無論我們信仰宗教與否,對情感的需求是人性的一部分。

「歷史上,日本一直是一個佛教國家。佛教包括了依循經文為主的巴利傳統,以及依於緣起的梵文傳統。依循著梵文傳統的日本僧侶和信眾,常常持誦心經。我們也可以區分宗教傳統為;相信造物主存在的,以及不承許造物主存在的。在這些無神論的傳統裡,佛教是唯一斷言,沒有一個獨立自主的我存在。尊者說,如同其他的印度傳統,佛教的目標是對治煩惱、解脫輪迴。如果我們的心靈未能斷除煩惱的干擾,那麼我們也會持續地陷入輪迴之中。

「因此,如果我們想成就真正的快樂,即使住在像日本一樣繁忙的地方,也必須發展我們的心靈。在許多先進國家,即便展現出物質上的巨大發展,但人們不一定快樂。我見過不少億萬富翁,但他們明顯是不快樂的。另外,在西班牙的蒙特塞拉特,我曾遇見一位曾在深山隱居了五年時間的天主教修士,依賴著一點麵包和水過活。當我問他在當時觀修的是什麼,他回答『愛』,同時他的眼睛裡也閃爍著幸福的光芒。」

尊者解釋說,如果我們心理承受著困擾,只有身體得到舒適,那麼並不會讓我們感到安心,但是,我們在身體上的痛苦,卻可以藉由內心的平和得到平撫。雖然所有的宗教傳統幫助我們找到快樂,但重要的是,發展平和的內心。持戒、穩定的專注力與了知真相的智慧,可以引領我們朝向解脫之道。

尊者補充說,藏人深受印度大師陳那和法稱關於因明和辯證等論著的影響;並且聽說了,日本也同時遵循了這種實修的方法。如果這個說法是真實的,尊者極力敦促復興這種傳統。笑著向與會大眾說,雖然他們之中,有些人也回饋了笑容,但很多人依然面容嚴肅。尊者告訴他們,他的一位老朋友、日本科學家,有一次告訴他關於大笑的積極力量,可以帶給我們健康的身體和良好的精神。

在與會者提問時,第一個站出來的男子提及不論尊者走到哪裡、都是身披著僧袍,令人印象非常深刻。他問及應如何克服所面對的任何困難。

尊者回答說,應以更寬廣的角度,去看待所有的事物,如此會有幫助的。尊者再度鼓勵日本年輕人應努力學習英語,以及投入海外志願服務工作。

在回答一位男子提出如何幫助罹患白血病的母親時;尊者微笑說,他會給他有幫助的藏藥,也會為她祈禱。

一名每天練習坐禪的女子提問說,是否努力地傳播佛教;尊者說,傳播佛教不是他的本意。他更感興趣的是,讓人們認知基於我們共同經驗、科學研究發現與常識的世俗倫理。

一名專門幫助人們建立和恢復信心的與會者問及利他和自尊之間的關聯性。尊者說,如果你只執著在自己的問題上,那麼會影響你的情緒,所以必須思惟的更寬廣些。尊者指出,從事海外志願服務的日本人,更有立場去感恩日本的美好發展。

當被問及世界上最重要、急需處理的問題,尊者提到去年12月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羅馬宣言,列出應設置並追求終結核武的時間表。尊者回顧說,日本作為兩次核爆的受害者,一直扮演終結核武的先驅,並敦促他們繼續努力堅持下去。

一個婦女問及如何幫助她被宣告只剩下一年生命的癌末友人。尊者說,如果她是佛教徒,她的朋友們應鼓勵她發展具有菩提的愛與慈悲心。尊者同時引述寂天菩薩的《入行論》的偈頌:「若事尚可救,云何不歡喜?若已不濟事,不樂有何益?」

另一名女子表示,對於今日過多的建議而沒有讓人們了解心靈運作的信息感到煩躁。身為藝術家的她詢問可以在日常感受快樂的意見。尊者建議說,如果《入菩薩行論》有日文版的話,她應該要讀一讀,然後特別注意第六品安忍和第八品靜慮。尊者接著也建議說,儘管很艱難,勸勉她研讀第九品智慧。

尊者說,「妳還年輕;可以把握住可以學習的時間。穩定地的進行下去,將會帶來效果。至於妳的繪畫創作,我記得有一名日本男子從西藏回來後,前來看我;告訴我他覺得心中充滿了可怕激烈的影像。那麼請嘗試去創作可以帶來和平的圖像與人物吧!」

尊者在離開總持寺時,走在與會眾中間,不少人擠到面前來要和他握手。當尊者到達下榻的飯店時,受到幾個團體的代表熱情的迎接;包括將出席明後二天《般若心經》、《菩提心釋論》、《三要所緣次第趨入兜率妙梯》、《修次中篇》教授及觀音灌頂、遠自俄羅斯、中國和蒙古而來的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