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4-07

西藏人民議會「預算會議」議程介紹


  

【西藏之聲2015年4月5日報導】十五屆西藏人民議會第9次會議,從3月16日至3月28間舉行,此次會議為「預算會議」,其間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們針對藏人行政中央及下屬機構2015年至2016年間的財政預算報告進行了審核,同時也制訂了多項重要議案。在這期的時政評論節目中,本台特約評論員格桑堅參針對這次會議的相關議程進行了解析。

西藏之聲:為期近兩週的十五屆西藏人民議會第9 次會議於日前閉幕,這次的會議被稱作「預算會議」,首先請格桑堅參給聽眾朋友們介紹一下,什麼是「預算會議」?

格桑堅參:首先非常感謝《西藏之聲》給我這個平台,讓我詳細介紹西藏議會的議事規則,以及藏人行政中央的預算情況。西藏人民議會每年都會召開兩次會議,每年的3月份召開的是預算會議,9月份是政府工作報告會議。今年的預算會議主要是要審核批准2015年至2016年度,整個藏人行政中央共151個部門及單位的年度預算報告。這個預算報告裡面包括財政方面的,包括政治、文化、政治、教育、衛生。藏人行政中央各行政機關單位的每一分錢都要通過議會的批准才能使用,如果行政中央有關單位沒有經過議會的批准而使用資金,這就是行政中央裡有關財會人員,或者說有關工作人員違規最嚴重的事,會得到嚴厲的懲治。因此,這次3月份的會議主要是審核批准整個藏人行政中央2015年至2016年度的預算。

西藏之聲:在這次會議中,藏人行政中央各部門提出的2015年至2016年度財政預算,較往年有所增加,您覺得應該怎麼看待預算金額的增加,這種改變是不是正面的,我們怎麼解讀這麼龐大的資金來源?

格桑堅參: 2015年至2016年度的財政預算比起2014年至2015年度增長了6.8% 。我們的整個財政預算都屬於援助性的財政預算,這麼龐大的財政預算每年都大幅度增加,當然有很多人要解讀這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從藏人行政中央的角度來講,在整個國際經濟下滑的趨勢之下,行政中央的預算每年都能按照7%至8%左右增長,這說明現在的藏人行政中央在整個財政的運儲能力方面,比以前有了更大的能力,這是第一點;第二點,財政預算的增加說明了國際社會對西藏問題的支持和關注度的增加。那麼另外一種增加是,我們都知道從2011年至2012年,這期間行政中央的整個財政預算應該都在11億到12億左右。那麼2015年至2016年度增加的數額為8億,預算總合為20多億,相當於3000多萬美元,這麼龐大的資金增長,這裡面的70%多,主要靠國際援助機構的援助資金,因此,我在前面講的藏人行政中央作為一個流亡的政體,能夠籌集到這麼龐大的資金,能夠用科學的方法使用這麼龐大資金,我認為這應該都理解為正面的,好的一種方向。

西藏之聲:我們也注意到這次會議在通過2015年至2016年度預算法案的同時,也通過了一項2014年至2015年度的「臨時增撥」預算法案,什麼是「臨時增撥」預算法案?

格桑堅參:我們都知道所謂的預算,預算的是一個年頭的所有工作方案,在預算的同時,由於資金主要屬於援助資金,這種資金會突然增加,或者說又會找到許多新的援助機構、援助單位。由於我們的預算是3月份通過,議會又是3月和9月份才召開,這種時候,議會有個常設委員會,它是日常的工作機制。政府機關在原來預算裡面沒有預估到的,找到新的資金來源,必須要經過議會的批准,這期間必須由議會的常設委員會來批准,被批准的金額每年3月份會將總合加起後,通過一項臨時增撥預算法案,通過法案的形式承認,常設委員會批撥的所有增撥法案。比如:我們在2014年至2015年度的預算法案,最先預算的是18億多,增加了全部臨時增撥的資金後就超過了20億。而2015年至2016年度所有預算資金是20億1千8百多萬,經過這一年的這種臨時增撥的資金,我預計到年終的時候,基本上總的預算資金會超過22億,或者達到23億,這就是臨時增撥預算法案。

西藏之聲:請簡單介紹一下2015年至2016年度預算資金的分配方案和使用方法。

格桑堅參:藏人行政中央的整個預算方案,它分幾種:一種叫做預算資金,所謂的預算資金是真正屬於藏人行政中央國庫裡面的資金。另一種叫援助基本基金,就是說國外援助的機構它要搞項目的時候呢,需要一些日常開支的項目,這個叫做援助基本基金;還有一種叫做援助項目基金,項目就是行政中央需要搞很多項目建設,那麼這些資金來源都是援助的項目。因此,我們今年所報的20億1千8百多萬這個資金裡,行政中央的行政工作人員的工資、開支大概都是3億5千多萬,各單位的行政開支應該是2億3千1百多萬。那麼其餘的將近15億多都屬於各援助單位資金裡面,主要是由援助項目基金裡面出。當然了,這些援助項目裡面又包括了教育、衛生、政治各方面的投資。那麼這裡面我簡單介紹一下,它分幾大類:比如政治方面主要是為解決西藏問題搞國際公關、中間道路的宣傳、藏漢中間和談的會議,這些開支總共達到4億5百多萬;教育投資是7億6千多萬,衛生投資是1億4千多萬。這裡面還包括提高婦女的工作能力、藏人就業能力、無息貸款等等,這些項目都是幾千萬的資金。包括西藏來的前政治犯、索嘎成人學校有些成人的就業、謀生,同時還有11個駐外機構,這些開支是非常大的。因此,從2015年至2016年度整個財政分配方面,教育、衛生及政治 方面的投資比以前有著大幅度的提高。

西藏之聲:這次雖然是預算會議,不過也制定了幾項政治與人權的議案,其中一項是感謝達賴喇嘛恩德的決議,其實藏人流亡至今所取得的各項成績,都是與尊者恩德有關的,藏人感恩尊者是理所當然的,這次會議特別制定一項感恩決議的意義與背景是什麼?

格桑堅參:前面我們也談到藏人行政中央的預算法案,有那麼龐大的援助資金,那麼這些援助資金的最大來源也就是國際社會基於對達賴喇嘛尊者的威望,以及達賴喇嘛秉持的這種正信的支持,有這麼多的國際及民間的贊助單位支援西藏議題,這是第一點;我們也知道今年是尊者80大壽,按照傳統的藏曆算法應該是81歲,那麼尊者從16歲擔當整個西藏政教責任到80多歲,奔波於全世界,現在如此高齡仍在為西藏議題、為整個人類的福祉奔波於全世界;另外一個方面,也有一些人像供奉所謂的「兇天」的這些人,在尊者達賴喇嘛出訪的時候會做一些有損於整個西藏議題的活動,因此在整個境內外藏人,將尊者80大壽視為感恩達賴喇嘛年而進行著各種活動。作為西藏人民議會,作為藏人行政中央的最高機構,通過這樣一個法案來感恩達賴喇嘛,其實這就是現在後達賴喇嘛時代,整個西藏的議題還沒有得到解決,西藏境內的局勢依然嚴峻,以及國際局勢這樣一種情況下,大家以感恩達賴喇嘛的這樣一個形式,為解決西藏問題,為西藏早日獲得自由,每個人要再接再厲,發奮圖強的政治宣示。我認為向達賴喇嘛80大壽這樣一個關鍵時刻,西藏人民議會通過這麼一個決議案,讓每個人都來認清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和所應該擔當的歷史責任,大家更進一步的去進行抗爭,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議案。

西藏之聲:每次議會開會,都有一種叫做「標星」的提問程序,能否介紹一下什麼是「標星」提問?其作用是什麼?

格桑堅參:議會開會,藏人行政中央由於沒有這種政黨組織,議會即是立法機構,也在擔當一種監督政府的責任。議會在監督政府施政工作時,可以採用許多方法,有一種提問它可以通過書面答覆,行政中央各部們的部長通過書面答覆給你,是一種形式;那麼什麼是「標星」提問?其實議會會議就是質詢政府工作最佳的方案,比如:你在提問的時候不僅僅要書面答覆,還需要口頭答覆,在這個提問上標上幾顆星,叫「標星」提問。這個裡面針對藏人行政中央現在的有關工作,行政方面的工作、或者說政治方面的藏中和談、或者說國際公關,任何一個議題,向行政中央的司政,或者說各部門的部長提出問題。在提問後,你可以繼續提問,這過程中不僅僅是提問者,其他議員也可以參與,現場答辯,被問者如司政,也需要通過口頭的方式對議員們所提出的質詢一一進行答詢,這對提高政府的工作效率有很大的作用,也能讓民眾詳細了解問題所在。每天會議的早上九點半剛開始都有「標星」提問,這種提問是對行政工作的最佳質詢方式。

西藏之聲:這次會議中,通過了新增奧大拉西亞和亞洲議員席位的修法案,在這兩個地區新增議員席位有哪些重要性?

格桑堅參:西藏人民議會代表的是境內外全體藏人的權利,西藏人民議會以前按照西藏三個區域的方式選出了每個區域10個議席,每個教派2個議席,北美2個議席,歐洲2個議席,這樣議會的總人數是44個議席。那麼這樣分配以後,在澳大利亞、日本,還有除印度、尼泊爾、不丹以外的亞洲地區的藏人們,沒有得到投票的資格,因此這次特別向澳大利亞、亞洲這塊地區居住的藏人新增設一位議席。

西藏之聲:另一項有關新增藏傳佛教覺囊派議員席位的修法案沒有被通過,原因是什麼?您個人覺得覺囊派是否應該在議會中,同其他教派一樣享有議員席位?

格桑堅參:佛教傳入西藏後,藏傳佛教分為四大教派:寧瑪派、薩迦派、噶舉派、格魯派,這是公認的四大教派,還有我們西藏自己原始宗教「苯教」。以前在《流亡藏人憲章》裡面規定,五大教派均享有2個議席,那麼在各大教派裡面也有很多分支,這些有很多的爭論焦點,比如在噶舉派裡面有大的4支和小的8支,其他教派也是同樣的情況,而覺囊派被認為有自己獨特的觀點,那麼它是不是獨立的一個大的教派,仍存有很大爭議,這是第一點;第二點,需不需要設立各教派的議員或者說取消各教派的議員,在藏人社會裡面也有很大爭議,如果現在這個時候給覺囊派2個議席,那麼以後其他教派分支也會仿效,西藏人民議會將會變成完全是教派議員的這種形式。因此基於這麼多的考慮,這項修法案沒有被通過,這也是通過成熟的民主形式而產生的結果。

西藏之聲:在這次會議制定的幾項決議中,對尊者感恩,還有對境內局勢表達關注議案的討論,獲得了最多議員的參與,您在參與討論時,提到了應該謹慎應對中共任命的班禪,在兩會就放寬僧人人數限制方面的言論,您可不可以進一步闡釋一下中共班禪在這個時候,發表這種言論的背景?

格桑堅參:我們也關注到中共任命的班禪,針對西藏各寺院僧人人數的遞減、被管控情況發言,但是我想說的是,這是中共任命而不是認定,因為中共作為無神論者不能認定轉世靈童,只能通過官方形式任命,而這種時刻中共安排其任命的班禪發言,是希望博取藏人民眾的信任。我們也知道目前中共班禪沒有對達賴喇嘛尊者發表不敬的語言,中共知道這樣的舉動,將失去藏人僅存的敬意。而中共這次讓其任命的班禪發言是試圖讓藏人產生錯覺,懷疑中共班禪就是真正的轉世,可假的永遠變不了真的,我們都知道真正的班禪喇嘛靈童在中共監禁中。

西藏之聲:中共官員白瑪赤林與朱維群等,近期先後在達賴喇嘛尊者的轉世問題上,發表了非常強硬的言論,您怎麼看待他們的強硬態度?

格桑堅參:在三月份的中共兩會中,白瑪赤林、朱維群,針對達賴喇嘛尊者的轉世問題發言,朱維群已經是退居二線,沒有實質性的權利,而白瑪赤林作為所謂西藏自治區主席,我認為這只是中共無神論者對尊者的轉世問題說三道四,曝露出他們對轉世儀軌的無知,僅此而已,沒有政策作用。

西藏之聲:朱維群作為曾直接與藏人代表接觸過的中共官員,在講話中稱不會考慮「大西藏」和「高度自治」等等,有人認為這是「中間道路」已經失敗的跡象,您對此持什麼觀點?

格桑堅參:朱維群的講話,其實這邊沒有人多少去理會,因為他在政協裡面已經沒有實質的權利,不代表中共現在對西藏的政策。那麼我們要看到,不管是習近平還是俞正聲,他們所講的有關「中間道路」,以及對西藏問題的討論,這些都是關注中共新的領導對西藏政策趨向的最大指標。那麼在這樣一個時刻,朱維群出來講話,其目的就是造成藏人內部的矛盾,因為藏人內部裡面一些爭取西藏獨立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他們想讓藏人內部的獨立與中間道路間產生爭議。朱維群的發言不代表中共現在的西藏政策,都是自己找媒體亂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