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3-04

西藏境內藏人和漢人:究竟誰才是真正的恐怖份子?


  

『國際西藏郵報2015年3月3日達蘭薩拉報導』 中共當局日前在西藏安多熱貢公佈一份名為《涉藏獨二十條非法活動》通告,嚴明將同情自焚者或向達賴喇嘛祈願等視為非法,並聲稱將給予嚴懲。明確地揭示了針對境內所有藏人再一次有系統的剝奪如平等的生命權、法律、言論自由等的基本權利與自由;大張「分裂」或「非法」活動的旗幟,嚴打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以及集會或抗議的自由權利。

人們認為這是中共試圖利用法律將西藏從世界地圖抹除,以及將西藏漢人城鎮化的陰謀。最近,中共政權決定將早前制定的「反恐怖主義法草案」,刪除恐怖主義定義中的「思想」一詞,然而「言論」仍然被指有可能構成官方定義的「恐怖主義」。

中共當局在最新修訂定的反恐法草案中,將恐怖主義定義為「透過暴力、破壞、恐嚇等手段,製造社會恐慌、危害公共安全或者脅迫國家機關、國際組織的主張和行為」;該草案規定,「反恐怖主義工作應當依法進行,依法懲治恐怖活動,尊重和保障人權,維護公民的合法權利和自由」。然而,中共媒體則報導,反恐怖主義鬥爭形勢嚴峻複雜,暴力恐怖活動出現多發頻發、網上網下互動等新趨勢。制訂反恐怖主義法,有利於在國際反恐怖主義合作中把握主動。

根據官方媒體新華社在上個月的報導稱,根據西藏公安廳最新規定,納入獎勵的涉恐涉暴線索包括:境內外暴恐組織及成員,在境內組織、策劃、實施或煽動暴恐活動;境內外暴恐組織及成員的落腳處、關係人。西藏自治區公安廳近日決定,民眾提供暴力恐怖案件的有效線索,將可獲得獎金最高人民幣30萬元。西藏公安廳表示,獎勵措施是為了增加民眾參與反恐的積極性,主動舉報暴力恐怖犯罪線索。

可獲獎勵的涉恐涉暴線索還有:組織宣揚宗教極端思想,與製作、散佈暴恐影音、宣傳品;非法製造、買賣、攜帶槍枝、彈藥、易燃易爆物品,或傳授、傳播制槍制爆技術與方法;組織、策劃、協助暴恐組織或成員偷越邊境等活動。

中共的反恐法草案,並未接受國際公認、涵蓋極端主義或是恐怖主義的普遍定義。不同於中國,大多數國家界定恐怖主義涉及暴力行為,或危害人類生命、財產或基礎設施的行動。不幸的是,中國儼然是利用「恐怖主義」作為一種政治工具,試圖達成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尤其是中共政權往往在西藏運用粉碎性的壓制力量,格外引人關注。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叫西藏人民是恐怖份子或西藏政府是恐怖組織。相反的是,全球公認西藏人民是愛好和平、非暴力的人民;他們是以非暴力與和平運動爭取自由和正義的表率。因此,中國與國際社會之間出現了顯著的分歧。

「恐怖主義」早已是西藏境內藏人心中長期與現實的威脅;並且這樣的威脅已深入到藏人的日常生活各個層面之中,不論是在廟宇、寺院、宗教文化中心,甚至是在電腦的網站、電子郵件和社交媒體帳號。我們的家園,從小藏村到主要城市處處充斥著中國人。誰才是西藏真正的恐怖主義份子?

在60多年的被佔領期間,超過120萬藏人死亡;除了最近受到懲罰的藏人官員外,沒有任何一名在西藏嚴打「反恐或反腐鬥爭」下,犯行的前中共高層跨台。這些前領導人不僅是大量屠殺藏人的兇手,同時也是西藏人民心中真正的恐怖份子。

近期,大張嚴打所謂的「老農奴制」、「分裂」或「非法」活動的政治名號,中共當局授權武力鎮壓和平的西藏人民。在這個幌子之下,中共政權以惡劣的鎮壓政策持續的脅迫境內藏人,直到他們捨棄所有對基本自由和人權的渴望。

當大多數西藏人民展現出堅定支持達賴喇嘛尊者的鮮明立場;尊者並不是尋求獨立或分離,而是在中國憲法框架內,尋求西藏人民真正的自主權。中國從未透露過細節,只是一味地偏執、聲稱尊者仍在變相尋求西藏「獨立」。

相反的,違反了他們自己所推動的反恐與反貪的口號,中國在西藏的統治,藉由「政治壓迫、文化同化、社會歧視、經濟邊緣化和環境破壞」驅策種族滅絕。誰才是整個西藏最致命極端份子的主謀?根據在藏的失敗政策,中共政權任命這些擅長壓迫、抑制、恐嚇藏人,以及善於說謊的獨裁者來領導西藏。中共政權從毛澤東時代迄今,只為了政治目的,一再地恐嚇我們無辜的人民,包括僧侶、婦女,甚至綁架孩子。

人口轉移之於西藏人民,是在文化和語言最大的威脅之一。今天,600萬境內藏人已遠較於750萬中國移民,成為在自己土地上的次等公民。中國在近日也曾表示,超過2500萬中國人居住在西藏,包括在所謂的西藏自治區的750萬人。所以,現在到底是誰在威脅西藏?

中共當局試圖恫嚇和脅迫西藏寺院的人口,試圖透過脅迫和恐嚇對各個藏人文化生活層面造成影響,大張「中國最具特色的社會主義天堂」或「民族團結」的旗鼓,運用惡性的中國移民政策試圖淹沒整個西藏,而另一方面以「花言巧語」和「空頭支票」大聲宣稱,中國擁有56個具有不同語言、文化和種族背景的民族。

正如很多時事分析人士曾指出,如果中共政權一直恪守其對恐怖主義的定義,那麼終將顯現出和其客戶國一樣,中國將成為全球領先的恐怖主義國家;然而,中國並不滿足於支持恐怖主義,他們積極參與徵求對他們恐怖行動的支持,努力地自我欺騙,自以為是的凌越在自己本國的法律之上,運用政治「戰術」的權力,杜絕「非暴力與和平爭取自由運動」。

然而,中國已經錯失了成功幫助西藏人民在過渡到一個沒有階級的共產主義的良機。事實上,西藏各地正迅速形成中國上層階級與西藏下層階級的尖銳分歧。西藏境內藏人在有計畫的拒絕之下,不同於中國境內、香港和澳門,無法擁有他們自己的領導人。藏人被迫接受由北京一手創造、天堂般的社會主義;這個理由很簡單,只因為他們不是中國人。

在中國,特別是在西藏與東土耳其斯坦,正義和真理已經成為一個政黨權力精英所應背棄的。壓制性政策旨在摧毀精英,而非培育。真正的政府應基於偉大的慈悲,對人民的渴望安之若泰;如同盛行於世界大部份地區的宗教、文化、語言、道德、政治、經濟和社會革命一般。

然而,這些東西都可以使用不同的方式結合,但必須擁有可以贏得民心的卓越領導能力。一旦人們學會如何為自己著想,那麼便開始介意這樣的控制力度必須消除,也因此,他們就被當成了反革命者。中國為西藏境內藏人,包括藝術家、歌手和作家製造了巨大且非常醜惡的問題,中共當局完全相反的、沒頭沒腦地要求藏人必須效忠於中共的思想,永遠地剝奪了藏人為自己著想的機會,更糟糕的是,從來沒有賦予他們應享有的基本權利。

西藏人民,尤其是境內外年輕一代再再質疑他們的文化處在當前情況下,各方面的有效性和適用性。我們承受了喪失獨立的巨大影響,不過,藏人並沒有被接納進入中國人的廣大範圍圈之內。即使流亡海外,也承擔了成為難民的無奈。取而代之的是,他們以他們的哲學、非暴力與和平信仰的能量和信念影響了這個世界。

如今,中國是這個世界公認殘酷和不人道的政權,因為其長期的政策均未能贏得西藏人民的心。以鐵腕在被佔領的西藏強行實施失敗的政策,中國已然喪失了其國際聲譽和道德威望。 21世紀初,對西藏人民而言,仍是面對持續種族屠殺和暴力的時刻。再也不會意味著永遠不會 - 我們必須出聲問問這個世界誰才是恐嚇西藏的恐怖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