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5-02-05

「中間道路」是加強藏漢民眾間溝通的一把「鑰匙」


  

為了促使更多的華人民眾加強了解和支持及關注西藏的真實處境,本月一日藏人行政中央駐澳洲辦事處與當地華人在悉尼科技大學裡召開了藏漢研討會。

藏人行政中央駐澳洲辦事處代表拉巴措果、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特別宣傳助理丹曲嘉措女士、悉尼科技大學馮崇義教授、澳洲第一位華裔州議員,前新南威爾士州上議院副議長沈慧霞女士,旅居悉尼的華人學者和作家、導遊、民運人士、澳洲西藏協會會長及當地數位藏人等約五十多人出席了研討會,藏人行政中央駐澳洲辦事處華人聯絡官達珍主持了會議。

主要嘉賓居住在美國華盛頓的丹曲嘉措女士向與會者簡要介紹了這次到澳洲是受到布里斯本西藏文化節的邀請,同時有幸出席在悉尼同華人朋友們的討論會。她指出:她在華盛頓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從事多年的工作,致力於促進西藏人權和民主自由,並且同旅居美國的華人有過多次互動。這次能和澳洲華人會晤相互探討感到很高興,希望與會者積極提問和發表感言!

藏人行政中央駐澳洲辦事處拉巴措果代表發言時強調:主辦這次的研討會主要是藏漢民眾之間的互動和探討,而非談論歷史,歷史就讓歷史學家們去探討和綜合結論,我們目前所需要重視的就是西藏處在嚴峻時刻,中共政府不斷的對外宣稱談判的大門始終敞開着。而我們藏人自1974年以來以「中間道路」政策尋求解決問題,雖然藏中間有過一些接觸和對話,然而所存在的問題始終沒有得到實質性的解決。然而我們將會繼續秉持「中間道路」來尋求解決西藏問題,繼續向華人民眾介紹藏人行政中央所秉持的中間道路政策。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研究中心馮崇義教授在研討會指出:如果宗教不直接威脅到政治權力的壟斷,中共是不會鎮壓的。中國境內很多家庭教會都不被政府承認,如果接受這些教派的話中共懼怕將會出現沒有控制的力量發生。他還期望佛教德道高僧等能發揮功力促使中共高層發揮真正的佛教慈悲心,能夠讓中國和西藏的人權有所改變和進步,創造一個真正的和諧社會。

資深民運人士秦晉發言時指出:自己最早知道西藏是通過1963年拍攝的一部叫「農奴」的電影,那是中國官方通過電影對我們進行西藏問題的洗腦,等自己有了獨立思考能力的時候就知道這部電影所描繪的西藏農奴制與文革期間風魔全中國的泥塑「收租院」是一樣捏造的,因此要知道西藏就必須跳開官方的預設立場去查看歷史並且勇於獨立思考。他還表示:客觀看待歷史就可以得出結論,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獨立於中國以外有着自己獨特風俗習慣宗教信仰語言文字的民族和國家。西藏問題的最終能否按照藏人訴求得以解決,有待於歷史機會的出現。這個機會不是北京的開恩網開一面,因為北京絕無可能這麼做。只有等到或者促成了北京專制全由與其他問題而導致終結,這是解決西藏問題的歷史機會。

前悉尼中國領事館外交官陳用林指出:尊者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政策對中國政府而言是一個比較棘手的問題,但是可以影響很多的漢人。他舉例說:他跟很多受中共中毒很深的漢人在西藏問題上講解中間道路的時候他們總是啞口無言,甚至對中共政府改變了以前的看法。因此,中間道路是一個非常正確的,加強藏漢兩個民族之間溝通的一把鑰匙。他還表示:中共的外交充滿着謊言和欺騙,所以西藏問題的解決和希望在於增進藏漢民間的交流及中國步入民主化。

前援藏幹部任雪冰指出:八十年代自己曾在西藏阿里和那曲地區以援藏幹部身份居住過兩年半的時間,當時下飛機的時候幻象着中國政府所宣傳的那樣,西藏人民當家做主,幸福的生活着。翻身的牧民騎着高頭大馬提着大刀短劍,哼着牧歌等等,可是到了那裡完全不同,首先我們援藏幹部下令到地方武裝部領槍,雖然說是打獵用的,事實上是防止藏人的人身攻擊。然後就是共產黨幹部到了西藏一定要促使藏人做「心民」,當時西藏老百姓的生活非常艱苦,在羌塘草原上藏人的生活來源主要是冬蟲夏草和貝母等,一年四季靠挖這些藥材生存着。後來中央政府指示所有藏區山地的藥材歸國家,雖然外商出比國家更好地價錢來購買這些藥材,但是政府下令禁止出售藥材給外商,否則面臨判刑,導致藏人的不滿和抗議。任雪冰指出:幾乎所有藏人心目中把「達賴喇嘛」視為非常神聖。當時陪同他做翻譯的是一位藏人共產黨員幹部身上也掛着「達賴喇嘛」的尊照。而這些之後陸續的被中共政府取締了,尊者的照片被禁止了,之前自己印象中的西藏到了藏地才發現原來不是那麼一回事,藏人生活的非常艱難痛苦。

悉尼支持中國民主化平台張小剛在有關近期媒體報道中共前高官肖武男與2012年拜訪尊者達賴喇嘛的訊息方面指出:由於近幾年來境內不斷的抗議政府,尤其是藏人自焚事件引起國際界所產生的影響,中共可能意識到了如果和藏人談判的話尊者達賴喇嘛是一位不可或缺的人選。十四世達賴喇嘛之後西藏問題還未解決的話藏人的抗議聲浪將會更加嚴峻,中共將難以收拾局面。因此,中共此舉或許是向外界發出一個訊號。但他表示:中共在統戰方面是絕對的老手,藏人在接觸渠道方面需要保持一種警惕的狀態。

資深民運人士鍾景江表示:近幾年來在尊者達賴喇嘛努力下越來越多的漢人開始關注西藏議題,今後還應該加強同年輕華人間的互動和藏漢民間交流,這是非常重要的。他表示每次聽到藏人自焚的訊息時心情非常沉重和悲憤,雖然這些都是中共政府的壓制政策造成的,可是作為一名漢人而感到歉疚。尤其是國際社會對百位藏人自焚事件起因似乎沒有向我們期望的那樣引起重視而感到悲哀,至今以來藏人都是以結束自己的生命,傷害自己的身軀來抗爭和表達訴求。他還表示:尊者達賴喇嘛提倡的「中間道路」是目前最能得到民心的路線,我也始終支持和擁護該路線。但是需要強調一下的就是:如果尊者的溫和道路沒有給中共政府造成任何威脅的話,他們就會給外界和藏人做個樣子看,不會對問題給予實質性的解決。

當天的研討會上藏漢與會者相互就西藏境內的緊張處境,藏人不斷自焚抗議事件、中間道路政策、中國體制局勢等方面發表個各自觀點。流亡在悉尼的年輕藏人江才和丹增還特別向與會華人們分享了自己曾在西藏時所親眼目睹的真實處境及遭受的迫害。

另外在悉尼科技大學舉辦的藏漢研討會上年輕華人郁羊和藏人歌手丹增曲傑分別在會前和會後向與會者奉獻了精彩的小提琴和藏戲表演。(藏人行政中央駐澳洲代表處華人聯絡官達珍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