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1-25

達賴喇嘛尊者:尼赫魯之於我,是位偉大的朋友


  

『國際西藏郵報2014年11月24日達蘭薩拉報導』印度新德里:「尼赫魯之於我而言,是一位偉大的支持者和朋友。」11月20日週四,達賴喇嘛尊者出席新德里尼赫魯大學第11屆尼赫魯紀念講座時表示說。

到達尼赫魯大學校園時,達賴喇嘛尊者受到該校校長卡斯特里瑞根(K. Kasturirangan)教授,副校長蘇波里(S. K. Sopory)教授和其他政府官員的熱情迎接。

1,200多名與會者聚集在布遮篷之下;尊者望向一片笑臉之海,受到熱烈歡迎的掌聲。

活動在尼赫魯的肖像前供了盞燈後,正式展開。副校長蘇波里教授指出,今年是尼赫魯的125歲冥誕。該講座的目的是,依據尼赫魯以人為本、寬容、思想的冒險和尋求真理的原則,推動與傳播知識。

該大學以尼赫魯而命名,秉持捍衛對話與尊重異見的精神;校長並補充說明,大該學堅持印度永恆的價值體系、和平與非暴力。

尊者在發言時首先表示,「敬愛的大哥和大姐們,以及所有的兄弟姐妹們,我總是喜歡強調在人類的基本層面上,我們都是一樣的。地球上70億人口,不論是在身體上、精神上和情感上都是一樣的;當然,也有鼻子的大小或是髮色這樣的細微差別,但這些都是次要的。我們都擁有同一種大腦,所以就算是國籍、信仰或膚色不同,但並不重要。」

尊者說,人類需要更加的成熟。大部分我們所面臨的問題,都是我們自己基於次要的差異,如信仰和國籍的次要差異造成的。事實上,我們是社會性的動物,每個人都依賴於他人而存活。

「這就是為什麼,我在發言時首先以我的兄弟姐妹的稱呼來問候大家。」

尊者說,獲邀出席與會是莫大的榮幸。賈瓦哈拉爾.尼赫魯是印度偉大的領導者,且具有對亞洲的深遠眼光。儘管印度是一個文明古國,但在尼赫魯和聖甘地的帶領下,於1947年贏得了獨立。儘管兩個人之間意見分歧,但他們一起基於民主、普世價值和非暴力,建立了印度這個國家。

尊者說:「我個人於1954年在北京第一次見到了尼赫魯。在由周恩來主持的國宴上,周恩來為他介紹出席的賓客。當他來找我時說,『這是達賴喇嘛』,尼赫魯僵住了,說不出話來。我覺得在那一刻,所有關於發展西藏,也或許是反思帕特爾的警告閃過了他的腦海。周恩來打破了魔咒似的,介紹了站在我旁邊的班禪喇嘛。

而我們的第二次會面,1956年在菩提迦耶的浴佛節紀念活動上。在此期間,我與尼赫魯見了幾次面,並尋求他的意見。1957年年初,我的幾個顧問建議我,應該留在印度,而不是返回西藏。尼赫魯告訴我,我應該回去,並強調了17點協議的條款,是我應該要去追求的。我回去了,並嘗試運用他的意見;但當我到達亞東(Yatung),我告訴中國官員,我們要更加注重修復已經犯下的錯誤。

不過,當一切都失敗的時候,我再次於1959年4月抵達了中印邊境。當時,我不確定我是否能進入印度,直到我獲得印度政府歡迎我到來的消息。4月底時,我到了馬蘇里,並且尼赫魯來看我,我解釋了所經歷的事,他特別的關注。

1960年,他告訴我,我們應該讓英語成為在我們學校中學習的國際語言。他告訴我,維護我們的文化和傳統的方法,便是教育我們的孩子。尼赫魯對我來說,是一位偉大的支持者和朋友,所以能夠出席與會,而且在這裡發言,是一種莫大的榮耀。」

尊者接著勾勒出他的三項主要承諾;他意識到作為人類,我們每個人都有照顧人類的責任。作為社會性的動物,人類需要友誼,但友誼並不是來自財富和權力,而是對他人展現出慈悲和關心。

尊者說:「看著我的臉,我的朋友告訴我,在15至20年間也沒有太大的改變,似乎並沒有歲月留下的痕跡;有人問說『有什麼秘密呢?』我告訴他們,『平靜的心靈』。而在今天,即使是科學家們也證實了心中的平和是有助於我們的身體健康。不同於鎮靜劑、酒精、藥物或賭博帶來的安心。我的第一項承諾,就是幫助大家認知內心的平和取決於我們所培養的內在價值。

我們都太過功利。印度應該帶頭展現出,除了物質上的利益,我們更需要內在的發展。我們可以透過追隨印度尊重所有宗教、甚至是沒有信仰者的世俗方式。不能把那一兆人口排除;他們也需要知道,幸福的根源取決於我們的內在。我們需要的、不是更多的說教,而是教育。如果我們取得成功,也許能夠促成這個世紀成為和平與非暴力的世紀。但是,我們所有的人,尤其是你們年輕一代,有責任創造一個和平的世紀。」

尊者解釋說,印度是一個國家,所有的主要宗教在這裡蓬勃發展,堪為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印度本土的宗教傳統,像是印度教、佛教、耆那教和數論派,與非源自本土的宗教的祆教、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和平共生。尊者說,他經常鼓勵世界各地的人們學習印度的和諧。

生為藏人,尊者的第三項承諾是,針對信任他的西藏人民。 自2011年以來,尊者卸下了他的政治責任,全力奉獻在保護西藏文化、和平與非暴力文化,以及保護環境。然而,中國作為人口最多的國家,需要這樣的文化價值。

「這是我的承諾,我希望大家也去思考賦予所有人類的更大關注。不要限制你的看法,僅只在印度或特定的領域之中。就全球而言,古代的大師們,以佛陀思想為最。中國可能擁有最多的人口,但你們擁有民主、自由、法治 - 請運用他們來促進教育。」

當被問及佛法是否對今日世界是適當的;尊者引述佛陀的說法回答說,佛陀要求他的追隨者,不要把他的教言膚淺地視為是信仰的層面,必須採取科學的方法去調查和檢測。

當被問及對於西藏和與中國關係前景的立場時,尊者提醒說,這些都是政治問題。接著指出,中國正在改變,習近平在法國、甚至在德里也說了,佛教在中國的文化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關於全球發展,尊者勸勉大家應認真地採取步驟來應對氣候暖化、貧富之間差距的問題。並重申教育的重要性,也提到了一項基於世俗倫理開發的課程試點計畫。最根本的重點是,親情、良善令我們感到快樂;這是金錢財富無法成辦的。

為與會者提供了真絲圍巾,尊者解釋說,贈送這項禮物是印度的傳統,而圍巾的絲材起源於中國;並在圍巾上繪出了象徵和諧的藏文吉祥偈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