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1-16

達賴喇嘛尊者向藏人社區講話:只學會誦經是不夠的


  

紐約的街頭在灰色的天空下也顯得暗淡,達賴喇嘛尊者驅車前往JAVITS會議中心,這差不多是他此次訪美的最後一站。大約5000名身著絢麗盛裝的藏人聚集在這裡,滿臉笑容地歡迎尊者走上以布達拉宮為背景的講臺。當西藏國歌奏響時大家都站立起來,然後由紐約和新澤西藏人協會的主席向尊者報告。他解釋說,該協會自1979年成立來,就是一個無宗派、無地域偏見的組織,致力於為所有藏人搭建一個可以建立社區意識的平臺,讓他們參與到藏人的文化生活中來。該協會還努力為藏族兒童提供學習藏語的機會,並且課程費用由協會承擔。通過「流亡藏人自由捐獻手冊」(稱綠皮書)的持續作用,協會成員每年向藏人行政中央捐款20萬美元。

該協會認為尊者不僅是西藏人民的領袖,也是世界領袖中的一員。為此,協會不僅願意聽從尊者的建議,而且祈盼尊者長久駐世。

「我親愛的藏族兄弟姐妹們,」尊者回應說:「今天當我見到你們大家時,我恍惚了一陣子我是不是回到了西藏或者在南印度的大型藏人定居點。對於你們如此努力地保存藏人認同和精神,我要說聲謝謝。看起來你們在這塊嶄新的土地上生養眾多!請確保他們長大後還是藏人的模樣。他們或許學會了誦經,但這是不夠的,即便鸚鵡也能學會誦經,我們以前在羅布林卡就有一隻鸚鵡能在背誦六子咒語的同時優美地叩頭。藏族兒童還需要研究和瞭解佛法的內涵。21世紀的佛教徒需要研究。叩頭,誦經念咒和巡遊繞行等儀式都是好的,但這些並不是修行佛法的主要途徑,關鍵是要知道如何轉化內心。」

尊者接著解釋說,源自印度那爛陀經典的藏傳佛教傳統是值得欽佩的。藏傳佛教是一種和平的文化,會對因競爭和衝突而四分五裂的世界做出重大貢獻。如今,科學家也對佛教關於心理和情感的知識產生興趣。內心平和至關重要,僅靠誦經不足以實現這個目標。

尊者說他希望按照科學、哲學和宗教來對甘珠爾和丹珠爾進行重新分類。他指出唯心靈說(Mind Only)和中道思想與量子物理學的觀點有很多相通之處,每個人都可能對之感興趣,但像四聖諦這樣的話題可能就只對佛教徒有興趣。最近以藏語出版了兩卷本藏傳佛教中的科學,不久將譯成英語、漢語和其他語言的版本。

西藏社會在佛教傳入以後變得愈加有慈悲心。藏民族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而且是最適合表達佛教的路徑,包括密宗,邏輯和認識論在內。尊者鼓勵人們研習經典佛教典籍,即便是以前只關心誦經儀式的僧尼院裡也應這樣做。現在已經有一些僧尼研習的很好並且就要取得格西學位了。對佛教有興趣的個人也需要學習。

在拉達克的非專業人員成立了討論小組,鼓勵研習佛經,尊者說他聽說在西藏境內也有人這樣做了,其中不必一定有出家僧人在內,這樣才有利於保存藏民族的宗教和文化。

「我成長學習於我們藏族的傳統,但無論何時何地見到什麼人,我都很自豪而且自信。我尊重所有的主要宗教信仰,但據我所知,所有的宗教大師中只有佛陀建議並鼓勵他的追隨者去核對總和質疑他的教導。」

將話題轉到正在西藏境內發生的事情,達賴喇嘛尊者說:「600萬在西藏的藏人是我們真正的主人。由於在西藏的中國官員所推行的強硬政策以及其他原因,藏人飽經磨難,但從未失去他們的精神和性格。正如中國人為他們的文化感到自豪並並致力於傳承下去,我們藏人也是這樣。三區的藏人都有強烈的一致認同,我們流亡藏人應給予他們以支持。」

「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和中國人會面。很多年前,我就鼓勵漢藏友好小組的成立,而且他們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今天,有4億中國人自稱為佛教徒,而且其中很多人對藏傳佛教感興趣。還有些人很關心要保護西藏的自然環境和生態。我們與普通中國人的關係有了改善。西藏問題看起來是槍炮武力與真相之間的競爭。短期來看,似乎槍更有效,但最終真相將獲勝。」

「年輕時我在拉薩,僕人們負責向我報告消息,我意識到大權集中到極少數人手裡的危險性。解決任何問題都依賴於你認識誰。我那時試圖改變這種狀況,但我的改革被挫敗了。自1960年我們開始了民主化進程,當新的政治領導人于2011年選出時,我就退休了。這一切都需要時間,但最終我們實現了民主選舉領導人。」

尊者解釋說,戒律或寺院紀律也依賴于民主制才起作用。這方面的一個例子是婦女的充分參與問題,尊者說他對此完全支持。很多人,尤其是來自西方的人,請他只要發出一份詔令就可以了,如果不發那就是在阻礙進步。但事實上,至少要有五位有資格的人達成共識,改變戒律才算是合法的。

關於多傑凶天的問題,尊者專門講了一段話。他說:「當我在亞東時,乃窮護法和嘎東護法並不在,但有一個雖不識字但很靈驗的知名靈媒在場。這就是我與多傑凶天關係的起點。我也是帕蹦卡大師Pabongka傳統的守護人,所以在1950年代至1970年代,我修了多傑凶天。在1960年代,乃窮護法勸我不要修Asay堪布(指的是多傑凶天),但我告訴他不要聲張此事,他聽從了,我也繼續修了多傑凶天。」

「後來就出現了黃皮書說格魯派修行其他的傳統會引起多傑凶天的憤怒。我於是再次諮詢了乃窮護法,這一次他告訴我一個很長的故事。結果我決定向吉祥天母做特別供奉以就此問題占卜,朗傑寺的住持參與進來,他原本不知道為何占卜,但當我告訴他後他說這一直是一個有威力的儀式。問題是我是否應該停止修行多傑凶天,是立刻停止還是緩慢停止。我停止了。我告訴了林仁波切,他很高興,他此前一直擔心我和多傑凶天的關係。我還向赤江仁波切解釋了一切,他說占卜涉及吉祥天母那就是萬無一失的,我們從中學到了教訓,這一定是有原因的,但並不因此感到煩惱。」

「那些支持多傑凶天的人高呼宗教自由,但當我修行多傑凶天時我的宗教信仰卻實際上受到了限制。我曾想從庫努喇嘛仁波切那裡學習寧瑪派的教義,但因為庫努喇嘛對多傑很憂慮,所以林仁波切勸阻我向庫努學習。直到我放棄多傑凶天信仰,才獲得自由得以受教於頂果欽哲仁波切。」

「多傑只是一個普通的靈。有人說他是文殊菩薩的化身,但我們可以說乃窮也是最終超越性的。Pabongka回憶錄中記載到第十三世達賴喇嘛曾警告過他:同多傑有聯繫會冒犯自己的庇護所。第五世達賴喇嘛曾說多傑凶天是依邪願而投生為害的魔。其他很多格魯派大師如赤慶祝阿旺確丹也反對修行多傑凶天。那些抗議者們被誤導並且無知,但我對他們並不生氣。」

「他們說,『停止說謊,停止說謊』,但你們站在我身後,我感謝你們。多傑凶天是有害的,但人們是否聽取我的說法取決於他們自身。反正我的責任是告誡人們、澄清問題。我從來沒有說過任何人都必須聽我的。」

尊者還提到了正在溫哥華和英屬哥倫比亞省進行的將世俗倫理引入學校的工作。最後尊者傳諭了佛陀、觀世音菩薩,文殊菩薩,金剛菩薩,度母,哈亞貴瓦,普巴金剛和藥師佛的咒語。他說離開印度已經20天了,這些天有些收穫,目前健康狀況仍然良好。

「大家要幸福,扎西德勒。」

尊者在酒店用過午餐,在趕往機場前尊者會見了在大紐約地區學習的一群中國留學生,尊者同樣視他們為兄弟姐妹。尊者說漢藏之間有著悠久的歷史往來,多數時間相處良好,偶爾也有麻煩。

「我們之間的主要問題是彼此無知。長久以來,太多人誤認為藏人落後野蠻。但現在他們有了機會,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西藏發現值得敬仰的一面。精神上,中國和西藏非常接近。今天,有說是3到4億中國人自稱為佛教徒,其中許多人對藏傳佛教有興趣。」


在回答現場提問時,尊者回顧了過去50多年來的中藏關係,其中多次解決問題的希望升起後又破滅,他也曾想引入改革並遇到阻力,但稍後別人以武力強行推動了改革。

他說藏人也希望看到物質進步,所以對藏人來說留在中國境內是有益的。尊者對歐盟國家內部把共同利益置於各國自身利益之前的自願方式表示欽佩,他還提請大家注意多元文化興盛的印度並沒有為國家帶來分裂的奉獻。尊者還提到他希望到五臺山朝聖。

離開酒店後,尊者驅車前往甘迺迪機場,登上了飛機,途經法蘭克福後將回到印度。


美國紐約州紐約市,2014年11月5日
作者: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
譯者:前哥大學生陳闖創
照片來源: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
資訊提供者:達賴喇嘛駐北美代表處貢噶扎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