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10-30

尊者參加跨宗教討論,發表世俗倫理演講


尊者參加跨宗教討論,發表世俗倫理演講

  

今天早晨在前往其他活動之前,達賴喇嘛尊者首先會見了從包括各亞特蘭大、紐約、新澤西和明尼蘇達等地來到伯明翰的350名藏人支持者。在談及中國可能發生的變化時,尊者說現任中國領導層大都記得文革的磨難,而年輕一代在國外學習時又見識了自由和民主。尊者雖然同意以後這批年輕人掌權後中國會發生變化,但認為這恐怕要在10到15年後才會發生,一些民主人士期待這種變化很快到來恐怕只是一廂情願而已。與此同時,尊者希望西藏內外的年輕一代藏人獲得良好的教育,這樣有朝一日機會來臨時藏人靠自己就能站穩腳跟。

尊者指出有很多藏人來到美國賺錢,這是值得鼓勵的目標,但尊者也敦促這些人能將財富有意識地用在共同利益上。談及文化問題,尊者說:「作為一個流亡者,我在世界各地見識了很多人。雖然我的教育背景是佛教式的,但我從不認為我比他人遜色。這是因為我們藏族的傳統豐富多彩。過去到西藏的遊客大多只是來滿足探尋異族文化的好奇心,但實際上我們藏人是在守護著博大精深的那爛陀傳統,這種傳統應視為我們世界遺產的一部分。另外,即便在個人層面上有一點也很明顯,那就是心態平和是身體健康的最佳保證。」

在談到街上支持多傑雄天一派的抗議者時,尊者說這些人是在行使他們的言論自由權利。對於有這麼多人前來展現言論自由,尊者只想說「謝謝你們」。但既然今天沒有安排佛法講授,尊者說他想在這此見面會上專門講幾句話。他引用月稱大師(Chandrakirti)的話說「陽光使蓮花盛開,就像佛陀以話語驅散世間黑暗」。但尊者補充道:

「佛陀既沒有洗去因果報應,也沒有消除事物的結果;佛陀不是將見解灌輸給比爾,而是通過教育別人面對現實為其帶來自由。 」

尊者說四聖諦解釋了苦難的因果以及通往幸福的途徑。這是佛教獨特的傳統,在巴利文和梵文的佛教教義中都有。此外,梵文教義裡還展示了「雙重真理」的問題,因為外觀和現實之間是有差異的。這個概念其實和現在量子物理學的觀點很相像,因為量子物理學認為當你試圖尋找客觀真實時就註定了不會被發現。

尊者帶領大家念誦常見的經文以從佛陀、達摩、僧伽處尋求保護,並產生菩提心的覺醒心智。在念完觀世音菩薩和文殊菩薩的心咒後,尊者分別與各團體的人合影留念。

在附近的阿拉巴馬劇院,市長威廉•貝爾(William Bell)歡迎尊者的到來,他對2000名觀眾說他之前就希望尊者能參加伯明翰50週年慶典活動,但很遺憾尊者的行程早已排滿當時不能光臨,不過很興奮的得知尊者願意另尋時機前來。

主持人鮑勃•塞爾曼(Bob Selman)簡要介紹了出席跨宗教討論的嘉賓:紐約大學的大學神職人員哈立德•拉蒂夫阿訇(Khalid Latif), 保羅神父團(Paulist Fathers)主席埃里克•安德魯斯(Eric Andrews)牧師,紐約市協和神學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第16任也是第一任女性院長海悅瓊斯牧師(Serene Jones), 基督教傳媒集團都市事工CEO卡爾賴特牧師(Carl Wright)和美國著名的正統猶太教拉比Shmuley Boteach,最後是一位簡單的和尚、西藏精神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尊者。塞爾曼介紹了討論會的流程是每請尊者回答一個問題後,就由其他嘉賓中的一位進行點評。

馬丁•路德•金在其著名的《伯明翰監獄來信》中說「等待」往往意味著「從不」,塞爾曼問到,既然如此,那我們對於人權問題應該有多少耐心或是不耐煩呢?尊者回答到:「我們都希望過上幸福的生活,這也是我們的基本權利。但我們為獲得幸福所作的努力應符合現實,不然我們往往得不到滿意的結果。我們需要全方位的檢查我們的目標。在完整地評估目標能否實現之後,我們還要判斷是很快還是很久才能實現。有些很容易就可以做到,那我們應該立刻去做。但也有些事情需要更多的時間,這時我們就要耐心等待一下。我們必須即面對真實又保持坦誠,這樣會吸引來自更多人的道義上的支持。在等待行動期間的耐心也是慈悲心的一種,而急躁則會導致失敗。」

尊者還說他欣賞美國人直爽的態度,但也注意到有些年輕人在應該冷靜時卻非常興奮,這樣不好。賴特牧師在評論時提到幾十年前馬丁路德金博士寫就其信時伯明翰還是一個「不公正就是法治」的地方。

接下來一個問題是討論仁慈和慈悲心的重要性。尊者告訴觀眾說儘管他母親是一個農民的妻子而且是文盲,但她非常善良。她的子女從未見過她發怒。

「既然我們現行的教育體制是以物質主義為導向的,我們應該另找辦法如何在學校傳授內在價值。無論哪一種宗教是多麼的美好,總不能滿足每個人的需要。所以我們需要一種更為普世的途徑來教授真善和慈悲。這樣的試點項目正在溫哥華和英屬哥倫畢業省進行,我希望如果這些項目是成功的,最好能得到廣泛的推廣。我們人類是社會動物,因此感情和仁慈是確保我們生活在幸福社會的關鍵因素。」

阿訇哈立德•拉蒂夫在回應中說同意尊者的觀點,沒有哪一個宗教能完全掌握我們的內在價值。他還講述了自己參加紀念9.11事件9週年時的一件事情,當時他身著警服,但也頭戴伊斯蘭式帽子和留著濃密的鬚髮。當時副總統拜登即將出席這場儀式,身著深色便衣的安全人員試圖攔阻阿訇參加,因為他們認為「我這身特殊的裝扮看起來不應該出現在這種地方,但我知道如果我還擊的話,事情會更早。但這時,站在我旁邊的一位9.11事件失去兒子的母親主動為我辯解,這就是慈悲的表現。」

下一個問題起自哲學家科內爾•魏思特(Cornel West)的一段話「絕不要忘記正義就是公眾眼中的愛情」。尊者從阿訇的經歷談起,說所有主要宗教都傳遞關於愛的信息.

「這當然也包括作為世界上主要宗教之一的伊斯蘭教。一個穆斯林朋友告訴我,一個真正的穆斯林必須愛所有安拉創造的事物,導致暴力流血事件的人就不再是真正的穆斯林了。另外,聖戰(jihad)的真正定義是與我們自身的破壞性情緒作戰。在9.11事件一周年紀念時,我恰巧在華盛頓特區,就應邀參加了追悼儀式。我當時就說雖然這一慘案的肇事者都有穆斯林背景,但不能因此認為負面化整個社區的做法是合理的。我說每個社區都有作惡的人,不論是基督徒,猶太教,印度教還是佛教社區裡。事實上,現在就在外面還有人抗議我,但不能僅憑藉這些人的行為就對所有佛教徒錯誤的下結論。」

尊者說正義事關維護他人的合法權利,必須意識到其他人同樣有權利幸福。如果認識到這一點,我們就能把愛擴展到別人,將他們視作兄弟姐妹。瓊斯牧師表示同意,說正義就是愛在行動。對哈珀•李的小說「殺死一隻知更鳥」的引用使安德羅斯牧師回憶起阿提卡斯律師(Atticus)的話「你永遠不能認識一個人,直到你站在他的立場並與之同行。」尊重接著說我們應該銘記所有人類之間的同一性,並且意識到我們是互相依存的:「如果你讓別人快樂,你會很高興。如果你讓別人不快樂,你就慘了。」

拉比Boteach為遲到而道歉,還說我們不是簡單來聽尊者的話還要感受他的存在。拉比直白地說到不能接受把寬容(tolerance)這個詞僅理解為容忍他人所作的一切,他認為我們需要一個時代的多民族社會以通向更人性化的未來。曾有猶太朋友對他說伊斯蘭教是一種意圖傷害猶太人的暴力運動,但他的回應是當猶太人在1492年被趕出伊比利亞半島時,只有奧斯曼的穆斯林誰為猶太人提供了避難所,而且邀請猶太人返回耶路撒冷的薩拉丁(Saladin)也是穆斯林。

當屬於新噶當派NKT/ISC的一個在場抗議者出於對多傑雄天派的支持,突然從後座間發難時,觀眾們對此行為表示了反對。又是拉比Boteach大聲喊他下場,斥責他這樣破壞了幾千人前來聽取尊者教導的機會,而且這樣侮辱尊者的行為很無禮。

在場面平靜下來後,尊者提起我們是否應該統一宗教,統一對真理的認識。尊者說,不管我們喜歡與否,世界上有各種不同的宗教傳統,都在傳遞關於愛、慈悲、寬恕與容忍的信息,儘管各宗教的哲學觀點還存在差異。尊者斷言,對於個人來說「宗教唯一,真理唯一」的念頭是可以接受的,但在更大的社會層面上我們有必要考慮多種宗教和真理體係並存的情況。

阿訇哈立德•拉蒂夫感謝尊者和其他與會嘉賓參加這樣一個寶貴的跨宗教間討論,並感謝伯明翰市和市長組織這樣的活動。

在和其他嘉賓一起與市長威廉•貝爾共進午餐後,尊者驅車來到地區棒球場,那裡有上萬人在烈日下等待聆聽尊者就世俗倫理發表演講。尊者稱觀眾們為兄弟姐妹,並介紹了他一生的三大追求。首先是提醒人們我們都是人類大家庭的一員,大家是一樣的,彼此都是兄弟姐妹。第二是促進宗教間和諧,因為無數的人在過去和現在都正在從各自宗教信仰中獲益,不論是哪一種宗教。最後,既然我們都是兄弟姐妹,我們有同樣的願望和權利獲得幸福,那就要展示如果通過世俗倫理來獲得幸福,而世俗倫理是建立在共同經歷、常識和科學發現基礎上的。

他解釋說,我們大家都生自母親,也都在母愛中成長。常識就使我們觀察到,無論貧窮或富裕,一個有愛心的家庭是幸福的,而一個為懷疑和焦慮所困的家庭往往是不愉快的。科學研究正在積累證據表明冷靜的頭腦和善良的信對我們身體健康和一般的福祉都有好處。

尊者總結到:「就是這樣,我非常榮幸能在馬丁路德金工作過的城市發表演說。我見到了他的遺孀並和她講話,他的成就至今讓我敬佩。對我們這些在世的人來說,重要的是將他的精神活出來。謝謝。」

明天,尊者講離開伯明翰,前往費城和普林斯頓大學。

標題全文:達賴喇嘛尊者接見藏人,參加跨宗教討論,發表關於世俗倫理的公開演講

(阿拉巴馬州伯明翰市,2014年10月26日/資料提供者藏人行政中央駐北美代表處貢嘎扎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