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7-18

德慶邊巴:面對高度危險和中國的嚴厲審查,藏人歌手唱出對圖伯特的愛


  

藏人歌手格白(Gebey)五月底在阿壩州的一場演唱會後被警方拘捕,目前已獲釋。格白選擇了在圖伯特一項危險的職業——為了音樂,近年來他已數度被拘。

圖伯特這個被中國控制超過60年的地區,自2008年出現大範圍的對中國統治的反抗,再加之自2009年以來一直不斷的以政治抗議為目的的自焚事件,導致當局對圖伯特實行封鎖並切斷日常通訊。圖伯特的面積和西歐差不多大小,不被允許外國記者、外交人員進入,旅遊者被嚴格限制,網路審查嚴厲,更談不上自由媒體,雖然中國官方只將圖伯特中部稱之為西藏自治區,實際上在有大量藏人居住的青海、甘肅、四川、雲南諸省的藏區,已然是藏人抵抗中國統治的熱點地區,官方的網路管束和新聞審查、拘捕藏人活動人士等等在整個圖伯特無所不在。

正是在這樣嚴峻的背景下,所有藏人歌手、藝術家和作家不得不有所作為。今天,在圖伯特各地,展示圖伯特文化的行動方興未艾,格白只是諸多引人矚目的歌手之一,因歌曲、音樂視頻和表演而令人印象深刻的其中一例。

據自由亞洲報導,自2012年10月他的專輯面世後,他不得躲藏起來以避開與員警接觸。中國當局禁止他于當年發佈的專輯,聲稱其中包含了民族主義的內容,

這裡是格白的歌曲《圖伯特必勝》的部分歌詞譯文:

諸佛必勝!
圖伯特必勝!
今日,吉祥的太陽必勝!
今日,願望實現日,圖伯特必勝!
今日,為了境內外博巴的團聚,我們必勝!
今日,為了境內外博巴的團聚,我們必勝!

分裂活動,民族感情和民族主義主題

在中國當局對藏人歌手的量刑中,以「分裂活動」為名遭到嚴厲懲罰,例如歌手紮西頓珠(Tashi Dhondup)在2009年12月3日至2011年3月2日,被判1年零三個月的勞教,依照中國政府頒發的勞動教養政策第4條和第13條。

圖伯特的藝術家如同踩著一條令人難以置信的細線,這使得他們在創作和藝術表達技巧上不得不小心翼翼。這不僅激發了偉大的技藝更包含了更多的政治內涵。這一現象可以從一些藝術家的案例中看到,例如青年歌手洛洛(Lolo),在其專輯《升起藏人的旗幟,雪域的兒女》發行後於2013年被判6年監禁。在這專輯的歌詞中,充滿有關被禁止的圖伯特國旗、自焚和圖伯特獨立等政治涵義的內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mKJJtxhNXo&list=UU1KUIiDqG5yqFQ53BTv_k9g
2012年3月,自由亞洲電臺報導青年歌手烏金丹增(Ugyen Tenzin)被拘捕。來自圖伯特東部的丹增發佈了題為《我心中的血,在不停流淌》的專輯,據引述,一個仍與境內藏人保持聯繫的流亡藏人卓紮尼瑪(Duldak Nyima)說:「在專輯發佈之前,有些藏人當心專輯引來的後果,建議丹增不要發佈。」雖然藏人歌手很少就其作品直接發表評論,而是讓作品本身自我表達,但是這個專輯的DVD裡收錄了烏金丹增為何發表這個專輯的公開言論。「丹增說他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圖伯特的宗教和政治的原因。他討論了圖伯特的問題和藏人的身份認同」,Nyima說。儘管已知後果,烏金丹增還是發佈了這個專輯。他現在身在何處至今不為人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z2_IE6NfSE
無論在中國或圖伯特,當局對音樂的審查嚴厲到了荒唐的程度。2011年4月,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指示所有網站刪除「Shapaley」,一個瑞士藏人創作的風趣、巧妙的RAP視頻(Shapaley是一種藏人食品,即「肉餅」)。該禁令說:「請各網站,特別是視頻網站和音訊網站,檢查並刪除由噶瑪和丹增創作的歌曲《肉餅》。」雖然政治內涵不是那麼明顯,其歌詞聲稱藏人身份認同和充滿身為藏人而驕傲的自我意識——這樣的情緒當然不為中國當局所容。

散發專輯引來的危險
因為沒有公開的歌曲、音樂、視頻被禁止的名單,這些作品一開始總能自由傳播,直到當局開始鎮壓和拘捕當事人。在一篇寫於2009年的《什麼樣的歌是「反動歌曲」?》的文章中,藏人作家、博客寫手茨仁唯色(Tsering Woeser)轉述了拉薩市公安局副局長在記者會上宣稱當局已拘捕了59名「煽動民族情緒」的造謠者:「其造謠手法是‘從網上非法下載反動歌曲,並以光碟、MP3、MP4等電子產品為載體,出售給區內群眾……’」

拘捕行動顯示這些歌曲所帶來的潛在的大範圍的危險,從製作人到獲得歌曲的普通人,到那些與人分享歌曲的人。更糟糕的是拘捕不需要審判,不需要政府相關機構的介入,以本案為例,如果當地公安局長覺得某支歌是「敏感」的,那歌曲的作者就會受到懲罰。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Gn6Yg5kuss&list=UU1KUIiDqG5yqFQ53BTv_k9g
流行音樂與燒錄光碟
自2012年開始,翻譯網站「高峰淨土」(http://highpeakspureearth.com/)(編者按:這篇文章的作者是高峰淨土的創始人之一)已以每週一曲的進度,將藏語音樂視頻翻譯為英文或中文。該專案翻譯不同風格和流派的音樂視頻,一部分是高度政治敏感的,其他則是圖伯特境內廣泛流傳的,但都是不時可從網上獲得的流行視頻。

這些音樂視頻常見的主題包括呼籲尊者達賴喇嘛的回歸,呼籲所有藏人的團結,希望境內外的藏人團聚,回顧和讚美圖伯特的起源及歷史。通常,藏人歌手會用隱喻躲避審查,譬如用太陽比喻達賴喇嘛,月亮比喻班禪喇嘛,星星則代表噶瑪巴(藏傳佛教噶舉派領袖,流亡後居住印度)。下面是紮西塔耶(Tashi Thaye)的《吉祥三重聚會》的歌詞:

吉祥的日子,
太陽、月亮和星星聚集的
一個吉祥的日子,
一個充滿希望的一天
當太陽、月亮和星星相聚
圖伯特的忠誠不會被遺忘
當太陽,月亮和星星相聚
圖伯特的忠誠不會被遺忘

藏人學者拉瑪嘉布(Lama Jabb)寫到:「在當前困難的政治環境下,大眾音樂提供了一個初步形成的公共空間,讓藏人得以表達他們的共同關切和集體身份認同,流行歌曲則提供了表達異見的通道,同時,喚起一個全體藏人得以分享的有關共同歷史、文化和疆域的認知圖景,為藏人當前深陷其中的困境而哀傷,表達身為藏人對於集體命運的願景,也加強了藏人的民族認同。」

這些來自圖伯特的音樂視頻向外界傳達了重要的資訊,同時也表述和具體化了藏人的集體化的身份認同。藏人有影響力的詩人益達茨仁(Yidam Tsering)引述並介紹了由「圖伯特之聲和圖伯特人權與民主中心」最近發表的,題為《被禁止的表情:扼殺創意和異見在圖伯特》 的報告後,呼籲藝術家和知識份子「以表達藏人的悲歡離合、希望與絕望、痛苦和快樂來愛自己的人民。」

因此,我們感動地看到:圖伯特歌手以非官方代言人的身份為藏人社會擔當起這一角色。他們的作為並非源自憤怒或怨恨,而是源自對圖伯特的歷史和他們對於自身信念的信心,以及對藏人身份弗遠無界的驕傲。(相關連結http://zh.globalvoicesonline.org/hant/2014/06/06/172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