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7-09

達蘭薩拉慶祝達賴喇嘛尊者79歲華誕


  

今天(7月6日),在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79歲華誕到來之際,藏人行政中央在達蘭薩拉大乘法苑舉行慶典活動,慶祝達賴喇嘛尊者79歲華誕,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桑格與主要貴賓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仁波切、喜馬偕爾邦食品與消費者事務部部長GS巴厘先生,達蘭薩拉當地政要。以及藏人行政中央公務員和達蘭薩拉的僧俗民眾參加了慶典。

在慶典活動上,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西藏人民議會副議長堪布索郎丹培和喜馬偕爾邦食品與消費者事務部部長GS巴厘先生分別發表祝辭。達蘭薩拉附近各學校織紛紛獻歌舞慶祝達賴喇嘛尊者79歲華誕。

此外,正在舉行時輪金剛灌頂法會的印度北部查莫-克什米爾邦拉達克在當地也舉辦了達賴喇嘛尊者79歲華誕慶典活動。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西藏人民議會議長邊巴次仁和當地政要,以及世界各國前來參加法會的信徒的和數萬名藏人及當地民眾出席了慶典活動。以下是噶廈在達賴喇嘛尊者79歲誕辰日上的祝辭全文:

噶廈在達賴喇嘛尊者79歲誕辰日上的講話
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79歲華誕的吉祥圓滿之日,噶廈代表西藏境內外的全體藏人,以及全球各地數以萬千的傾慕者一道在此祝願尊者身體健康、長壽!噶廈也藉此機會向尊者已故的父母表達我們最深的感激,因為他們,丹增嘉措於一九三五年七月六日出生在西藏安多地區當採的一個農牧民家庭。

第14屆噶廈將2014年定為「達賴喇嘛年」,以此紀念達賴喇嘛尊者為西藏自由事業和促進世界和平、宗教間和諧與提升人類道德價值等的偉大成就。在為期一年的時間裡,藏人行政中央將組織二十一個主要活動,其中包括大約三百個小規模的活動。展望未來,噶廈將在達賴喇嘛尊者藏歷誕辰日(藏歷五月五日);公曆2015年6月21日向達賴喇嘛尊者供奉盛大的永駐長壽佛事儀軌。

正在印北拉達克(一個與西藏有著深厚的宗教和文化聯繫的地區)主持第33屆時輪金鋼灌頂法會的達賴喇嘛尊者,已同意官方隆重慶祝其79歲誕辰。

64年前,中國軍隊入侵西藏的關鍵時期,在西藏人民的祈請下年僅十六歲的達賴喇嘛尊者提前接掌了西藏的政教權力。25歲時,達賴喇嘛尊者被迫逃離了自己的國家流亡到印度。

儘管看似無法逾越的障礙擺在尊者前進的道路上,但是在近60年的歲月中達賴喇嘛尊者運用無窮的慈悲,智慧和勇氣引導著西藏人民。

雖然當前藏人依然在中國的統治下遭受著苦難,但今天境內外藏人團結的景象,無論其區域或宗教背景,藏人的團結力量遠遠高於歷史上祖孫三王執政的時代,這主要是由於達賴喇嘛尊者的英明領導。

在流亡期間,達賴喇嘛尊者構思;一個團結的西藏社會牢牢紮根於傳統和現代之間。為了流亡藏人的生存與身份保存,尊者通過在印度,尼泊爾和不丹建立定居點,為流亡藏人鋪設了堅實的基礎。與此同時,為確保藏人後代獲得現代教育和保護發揚西藏傳統文化,從流亡伊始,尊者倡導並建立了獨立的藏人學校。事實上,當前的藏人領導人也是這些學校培養出來的。

通過達賴喇嘛尊者的指導,流亡社會經經歷了一系列結構和製度上改革,從而改變了西藏原有的政體體質,成為了一個真正的民主社會。這些年持續的民主改革已經在事實上將整個流亡藏人社區改變成了一個擁有根深蒂固的民主價值和文化的社會。因此,即使今天的流亡藏人已遍布全球六大洲,我們將繼續維持一個充滿活力、有凝聚力和有組織的流亡社區。今天的流亡藏人政體和社會被國際社會認為是一個值得效仿的模式,這主要是因為達賴喇嘛尊者和我們上一輩的勤奮堅忍和富有遠見的領導而形成的。

在達賴喇嘛尊者的領導下,被中國佔領西藏後摧毀的寺院,在流亡期間逐步建成了包括佛教四大教派,及原始宗教(苯教)得到應有的繼承與發展的中心,以此保護和弘揚了西藏的傳統宗教文化。這些屬於西藏佛教四個派別和原始宗教-苯教的教學和實踐為一體的寺院和中心,不僅被恢復,而且在流亡中蓬勃發展。在藏人學者和僧人們的傳播下,西藏的佛法中心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在世界各地。

正是由於達賴喇嘛尊者的教誨,喜馬拉雅地區的傳統文化和習俗得以復興。達賴喇嘛尊者是指導和安撫全球佛教徒的幸福源泉。尊者為了保護和發揚西藏佛教文化,將西藏佛教的教義從西藏帶回其起源地印度,以及傳播到了全球六大洲的67個國家。

作為宗教間和諧而不懈努力的倡導人,達賴喇嘛尊者與不同教派的宗教領袖互動。他同時致力於促進世界領先的科學家與佛教僧侶之間對話,從而豐富了科學和宗教的內涵。此外,尊者在全球範圍內努力倡導世俗倫理,因此贏得了全世界不同宗教派別的尊敬和欽佩。達賴喇嘛尊者獲得的150多個獎項和多個榮譽博士學位是對他長期的努力最大的肯定,這其中包括1989年諾貝爾和平獎、1991年聯合國地球獎、2007年美國國會金質獎章以及2012年的鄧普頓獎。誠然,由於達賴喇嘛尊者在國際上的認可和聲望,對西藏問題的全球意識和支持日益上升。

不幸的是,正是達賴喇嘛尊者的影響力和威望,難免有一些群體尋求中傷尊者,特別是兇天追隨者以宗教自由和人權的名義發動了抹黑達賴喇嘛尊者,以及有政治圖謀的運動。通過倡導宗教派別主義和狂熱主義,兇天追隨者已經變成了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工具,這將危及到當前西藏佛教各個教派之間的和諧與統一。考慮到佛法的重要性,特別是針對整個西藏民族的生存威脅,藏人必須明智地辨別是與非、真實與謊言。

有關涉及西藏的問題,我們希望在此重申噶廈的立場,即通過與中國政府之間的對話來解決當前的局勢。我們希望新一屆的中國領導層能認識到「中間道路」是解決西藏問題的互惠互利的雙贏方案。

迄今為止,「中間道路」持續得到世界各國政府和國際社會的支持,這其中包括越來越多的華人。藏人行政中央已經發起了大規模的國際宣傳運動,繼續提高世人對「中間道路」的認識和支持。在此運動中,關於「中間道路」的大量信息和材料將通過多種語言在網站和社交媒體上發布。藏人行政中央的噶倫和秘書長們將在未來的日子裡訪問各個藏人定居點,從而提高「中間道路」的群眾意識,我們真誠希望所有藏人都積極參與到這項重要的工作之中。

儘管在過去的60年裡,西藏境內面臨令人窒息的恐懼和壓迫,西藏人民卻堅強地保持著他們的希望和尊嚴。他們將心願寄託於達賴喇嘛尊者,並迫切地等待著尊者回歸故里。達賴喇嘛尊者的回歸和為西藏恢復自由是130多位抗議中國統治的自焚藏人共同的吶喊。儘管我們多次反對這種激進行為,但是在西藏見證的一系列的痛心疾首的自焚事件向中國政府和國際社會表達了西藏人民真正的願望。

團結、創新和自力更生是我們的基本原則,我們承諾將實現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境內的藏人,以及那些已經離開我們的同胞的願望;為西藏恢復自由。

我們希望藉此機會向印度和喜馬偕爾邦的政府和人民,以及世界各地通過各種形式支持西藏和致力於保護西藏宗教與文化的人們表達我們最衷心的感謝。

最後,我們祝願達賴喇嘛尊者健康長壽,願尊者的願望得以實現。願西藏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2014年7月6日


西藏人民議會於祝禱聖尊達賴喇嘛七十九壽辰日的講話

今天是擁有悠久歷史,文化和主權的西藏如願主、本民族的幸運之神、佛尊觀世音肉身,三界法主,世界和平導師、世間諸法之主,全體藏族人民的救主,崇高的領導,如意寶傑尊江白阿旺羅桑益西丹增嘉措以西藏神界無誤金剛預言般,無二三界怙主歷代手持白蓮主之意願,及信眾福祉圓滿吉祥日——藏歷木豬年五月五日或公元一九三五年七月六日依照巴登拉姆女護法神為主的眾神之喻,於第二世傑尊宗喀巴大師之吉祥傳承地近郊,以諸多祥瑞徵兆在達孜地誕生的日子,按藏歷計算,聖尊現滿八十壽辰,按外歷計算為七十九壽辰之祥瑞萬丈的日子,在世界各地均忙於積善行德而呈現吉祥圓滿之兆的今天,本人謹代表西藏境內外全體藏族人民,以最誠摯的心願祝禱聖尊達賴喇嘛永駐大手印座,立於無邊眾生之怙主與指明善惡取捨之塔座,為世界弘揚慈善大業,昌盛無疆!

如世例,為任何聖賢祝壽,均會紀念其事蹟,尊崇與追隨聖賢的引導,也成為祝壽之意義所在。在這重要的時刻,共同參加慶賀聖尊達賴喇嘛壽辰的世界人民、以及全體同胞,特別是境內外同族兄弟姐妹興高采烈地舉行這一盛典之時,謹記堅定跟隨與力行聖尊慈善引導之誓言,則實屬呈奉給聖尊壽辰的最好供禮!

公元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派兵開始從東部入侵西藏,使西藏政局似風中殘燭,如西藏神人兩界不約而同的請願,聖尊達賴喇嘛成了西藏政教舵手,雖然當年聖尊僅十六歲,但由於傳承了歷代尊者的謹言,於一九五零年十一月十七日登基西藏三區政教兩大一統的寶座時起,便以善妙智慧與駐藏全體漢族官員進行了和善交往,對共產黨的暴力行為給予了忍讓,為解救西藏人民生死存亡之水深火熱中,持守依照非暴力尋求藏中和談解決西藏問題途徑,並由此不斷與中共政府相互連接達九年餘。

同時排除艱難險阻,精進學習與完成了佛法宗、密五部大論,並於雪域三大寺僧眾舉行的祈願法會上立誓接受佛法格西拉讓巴學位,獲得雪域學者至上的尊崇。

當時聖尊特設專門機構,以使社會能夠轉化成自由民主制形式,包括減租減稅在內,為人民的安樂等及時作出改革,但由於中共的強權,西藏人民被壓制在集權統治之下,聖尊不得不於一九五九年流亡鄰國印度尋求政治庇護,不久,幾萬臣民男女老少追隨法王其後,在聖尊獨有的感召下,大家在流亡社會不愁溫飽,並逐步建成了包括佛法四大教派,及本教(苯教)得到應有繼承與發展的中心,在千萬福祉之源聖尊的正確引導下,流亡社會組建並擴展了政府和宗教文化基地,研究機構和流亡社區、學校和民族手工藝,以及從商經營等事項得到前所未有的繼承和發展。

聖尊為實現長期醞釀的西藏民主轉制夙願,於一九六零年初創人民議會,一九六三年宣布未來憲章,同時不斷向民眾灌輸自由和民主觀念。一九九零年,撤回第十界議會和噶廈政府,一九九一年增加議員人數,重新提出人民憲法草案,將第十一界議會正式改成執法部門,使其成為具有憲法基礎的正確民主制,二零零一年,最高領導噶倫長直接有人民投票選舉產生,二零一一年,聖尊榮耀地正式將政治權利轉交給人民選舉的各級領導,使如今的藏人行政中央機構成為具有合法地位的堅定民主制度等,另聖尊達賴喇嘛按照世界發展趨勢,及依照人民的真實需求,無論人民的民主理念成熟與否,極力指引大家走上了民主制度的路程,眾所周知,這亦然成為了世界民主進程中前所未有的殊勝政跡,為此對聖尊謹表我們忠貞的感恩之情!

在過去十幾年裡,您為六道眾生及西藏佛法各教昌盛事業,特別是為全體西藏境內外雪域高原大眾,擔負起世界和平的三大宏偉夙願,由此成為世界人民擁戴的導師之一,同時獲世界各國政府和集體,以及個人等對西藏問題給予的空前關注與支持,特別於一九八八年,以曾在歐洲議會上發表議案為標誌,由此使西藏人民的正義鬥爭持續走上了非暴力抗爭的有益歷程,之後的一九八九年,聖尊榮獲諾貝爾和平獎,二零零七年獲美國國會頒發的金質獎,二零一二年獲得英國著名的約翰•鄧普頓獎,並獲得上百各種國際和集體頒發的獎項和榮譽證書,為切實了解西藏境內的真實情況,曾特別向中國多次派出特使或觀察團。

從一九七四年始,在原有中間道的思想基礎上,藏人行政中央於一九七九年規定了符合中庸道理念的藏中互利中間路線為官方政策,中間道路政策獲世界各國政府為主的大力支持,特別是獲得中國知識界為主的各路人士的大力稱讚,由於這直接攸關藏中人民未來的共同利益,因此,中國政府理應不失時機地肩負起解決藏中問題的責任實屬事在必行!

聖尊為雪域大眾的切實利益,以慈善與智慧,無畏地辛勤付出,開創了佛法修持和觀念與科學間相互溝通的實例,使佛法得到在世界舞台上展現無垢光芒的善源,承續與弘揚了那蘭札的佛法修學正統,此乃極大功德和無限殊勝,如今,聖尊亦在喜馬偕爾邦拉達克召開第三十三次時輪金剛祈願盛會,促使無邊信徒獲得心靈的安詳。

在諸法理念中,正法的皈依乃是重中之重,如之前不少聖賢對所謂的護法兇天做出明確評定般,在此,吾等不但感恩聖尊達賴喇嘛對此作出的徹底研究、並對人們發表有關正確取捨的教導,且大多數人也都行使了正確取捨,為少數迷信者也能有正確抉擇,人民議會分別於一九九六年和一九九七年、及二零零八年簽訂有關所謂護法兇天的決議,特別是那些成為共產黨政府蠱惑下的政治工具的個別人,不但自身執迷不悟,且教唆他人在國際上為阻礙聖尊弘法,乘機舉行了各種示威活動,由此,西藏人民議會曾於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擬定了相關五項決議,我們呼籲所有人時刻警覺此事,並以護衛聖尊的聲譽與安全為己任!

印度好似流亡藏人的第二故鄉,五十五餘年以來,印度各界政府與各省邦政府、地方政府機構等對藏人給予了難以言表的大力維護和支持,藉此吉日,我們不但要對此表達由衷的感謝,也期望近期新任選的政府官員與議員們能對西藏問題給予更多關注於支持!

同時感謝以美國和歐洲為首的各國政府和議會、團體與個人等的大力支持和幫助,並呼籲大家在未來給予我們更多關注與支持!

如今,中共的對藏政策不但沒有絲毫改觀,且加大了對西藏各地的嚴密監控和壓制,中國政府稱要擔負二十萬在外藏族同胞的生計問題,由此演出著一出對駐外藏族進行各種誘惑的兒戲,但是,在沒有幸福的專制制度下,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四年間,西藏境內已有一百三十位男女老少自焚抗暴,他(她)們異口同聲吶喊出:「迎請聖尊達賴喇嘛回歸!西藏需要自由!……」等心聲,同樣在此,我們立誓要為實現西藏境內外全體藏人的意願,將不懈地為此努力奮鬥!

最後,直到逝者遺囑和生者意願獲得實現,我等將至誠依順聖尊和諸法聖賢,並依靠雪域神與人共同眾生熾盛的正義信仰之力,祈禱慈父般的雪域聖尊達賴喇嘛長駐世間,赤誠祈願聖尊一切宏願圓滿無疆!赤誠祈願西藏正義事業能早日實現!

西藏人民議會二零一四年七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