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7-01

流亡藏人非政府組織舉辦活動聲援聯合國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


  

『2014年6月28日達蘭薩拉報導』2014年6月26日,西藏流亡人權團體加入國際社會的行列,舉辦活動紀念聯合國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

「在這一天,向身心上遭受不公不義、殘忍及有辱人格形式折磨的人們表達我們的敬重與支持。同時,也表達我們對於使用酷刑的深切關注。」西藏民主和人權中心(TCHRD)在紀念活動上發表聲明說。

該中心表示,他們重申其履行與尊重聯合國大會宣佈6月26日為聯合國援助酷刑受害者國際日的承諾。1997年12月12日,聯合國大會宣布6月26日為「聯合國援助酷刑受害者國際日」。1997年12月12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第52/149決議,宣佈此後每年6月26日為聯合國「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以便徹底根除酷刑並使1987在6月26日生效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確實生效;《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於1984年12月10日由聯合國大會第39/46號決議通過並開放供各國簽署、批准和加入。

聯合國稱,酷刑為國際法規定的一種罪行。根據所有有關文書,酷刑受到絕對禁止並且在任何情況下均不得為其辯護。對酷刑的禁止是習慣國際法的一個部分,這意味著,它對國際社會的每一個成員都具有約束力,而不管該成員是否批准了明確規定禁止酷刑的國際條約。經常地或廣泛地施加酷刑的作法構成危害人類罪。酷刑為國際法規定的一種罪行。根據所有有關文書,酷刑受到絕對禁止並且在任何情況下均不得為其辯護。對酷刑的禁止是習慣國際法的一個部分,這意味著,它對國際社會的每一個成員都具有約束力,而不管該成員是否批准了明確規定禁止酷刑的國際條約。經常地或廣泛地施加酷刑的作法構成危害人類罪。對人類同胞犯下最卑鄙的行為,利用酷刑摧毀受害者,否認他或她個人的固有尊嚴。酷刑對於個人的身體和心理完整性造成不可抹滅的傷害。更進一步,酷刑往往引發了提高侵犯人權的行為,例如失踪、非法殺戮和種族滅絕。

中共政府在西藏境內,對行使言論自由的藏人異議份子識為顛覆罪,施以酷刑成為主要的工具之一。在西藏,藏人以多種形式進行和平抗議活動,例如表達他們對達賴喇嘛尊者的忠誠、要求人權和自由,通常在沒有任何正當的法律程序下、即遭到逮捕,並在拘留所裡遭受許許多多有形和無形的折磨。西藏異議人士同樣地遭受殘忍和有辱人格的酷刑,包括:電擊、用香煙燙燒、嚴重毆打、剝奪睡眠、銬住手腳及拇指、懸吊空中,或是身體曝露在低溫之中,以及長時間單獨監禁。除了身體上所承受的痛苦之外,酷刑也在心理和情感上留下深刻的印記,往往出現創傷後障礙,包括一些症狀,如焦慮、酗酒、濫用藥物、憂鬱症等,而在最壞的情況下,會有自殺的衝動。

今年的紀念活動以「打擊有罪不罰」為主題。活動的主題設定在西藏長期存在的酷刑問題,對於異議者和活動抗議人士最常見的是施予酷刑的懲罰。執法人員經常假藉「國家安全」的名義,肆無忌憚地抓住自由裁量權行使酷刑威逼和恐嚇異議人士。

為了紀念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西藏民主和人權中心(TCHRD)當天發表了《痛徹心扉:西藏酷刑倖存者的故事(THROUGH FLESH AND BONES: Stories of Torture and Survival in Tibet)》的西藏紀錄光碟;這部紀錄片聚集於與6名因參與訴求西藏自由的非暴力抗議活動,進而遭到中共當局酷刑受害藏人的深度訪談。

這六名藏人酷刑倖存者的故事,是人類美德的永續見證,在承受非人道暴行底下,所展現出勇氣、尊嚴和容忍的美麗臉孔。透過保有他們美麗的人性,為了藏中之間的和平和解、他們願意原諒對他們施刑的加害者-中國;這六名藏人,以及不計其數的其他酷刑受害者,著實已經戰勝了折磨。

前政治犯次仁加措(Tsering Gyamtso),27歲,他在紀錄片中說道,「中國當局對政治犯使用酷刑,就像我們一樣讓我們在獲釋後進入社會仍然一無是處。中共仔細地計畫了一切,讓我們出獄後的生活沒有著落。因此,獲釋後,我決心要取得良好的教育,善用我與生俱來的天賦,盡我所能讓自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為強壯,我不會讓他們的計劃得逞。」

西藏民主和人權中心(TCHRD)製作《痛徹心扉:西藏酷刑倖存者的故事(THROUGH FLESH AND BONES: Stories of Torture and Survival in Tibet)》一片,由路透社攝影記者阿比謝克.瑪杜卡(Abhishek Madhukar)和珍.雷布查(Jean Lepcha)女士合作攝製。在過去的十年中,阿比謝克先生擔任攝影記者。他的作品曾在各個國家與國際雜誌和報紙上發表。

過去的六年時間裡,他一直以印度達蘭薩拉作為基地,擔任自由通訊撰稿員,在路透社發表了上百篇關於西藏問題的文章和照片報導。雷布查女士是來自錫金派駐新德里的新聞記者;她獨自一人為全球郵報、今日俄羅斯Ruptly通訊社和Modo新聞社提供新聞影片報導。藉由這次的拍攝工作,帶她進入了印度的農村地區,對她來說,這是逃離首都城市喧囂的可喜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