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5-30

果洛久美在達薩召開新聞發布會


  

近日流亡印度的前西藏政治犯拍攝《遠離恐懼》紀錄片的僧人果洛久美,今天(5月28日)在印度達蘭薩拉召開新聞發布會,就他在西藏境內遭受中共當局三次抓捕和殘酷折磨,以及拍攝《遠離恐懼》紀錄片抗議中共當局等進行了介紹。

新聞發布會由瑞士西藏電影協會和西藏民主與人權促進中心聯合舉辦的,前西藏政治犯果洛久美流亡印度新聞發布會在西藏飯店舉行,達蘭薩拉各新聞單位數十名記者參加了新聞發布會。

發布會由西藏民主與人權促進中心丹增寧傑主持,發布會開始前由達蘭薩拉自由西藏學生運動成員丹增晉扎代表瑞士西藏電影協會負責人嘉囧赤誠宣讀了該協會對果洛久美的慰問信。

果洛久美在新聞發布會上。首先簡要的進行了自我介紹,並就拍攝《遠離恐懼》紀錄片的緣由、抗議中共當局對西藏所實施的政策及他為的西藏社會的服務和中共軍警在三次抓捕中對他所實施的酷刑,以及在逃亡中有過曾產生自焚的念頭等向與會記者進行了介紹。果洛久美還感謝在逃亡途中給予幫助的人,最後他提出了四點要求。

果洛久美,出生在果洛色達(今甘孜州色達縣),父親叫奪丹,母親叫贊卓。十五歲出家為僧,後來去拉卜楞寺求學,當時由於中共在拉卜楞寺實施限制僧人人數的政策,前幾年只好以旁聽者的身份學習,後來在拉卜楞寺主嘉央謝巴仁波切特別關照下,才正式成為拉卜楞寺的僧侶,一直到2008年都在拉卜楞寺學習。

果洛久美表示,「我反抗中共的主要原因是,我們親眼看到中共政府冤枉、屠殺、虐待、鎮壓、逮捕關押等手段來消滅藏民族的殘暴行為。中共政府不但強行禁止藏人信仰崇拜他們心中的最信賴、最愛戴的達賴喇嘛尊者,而且還要求他們批評誣衊達賴喇嘛尊者。在整個藏區的所有寺院強行開展愛國主義教育,控制縮減以三大寺為主的所有寺院僧侶的人數等,打擊宗教信仰自由令人寒心的事情頻頻發生。

另外,西藏獨特的語言文化也在消滅中,比如,藏區的政府單位沒有一個使用藏文,在藏區傳遞郵件包裹,必須用中文填寫收件地址等,如過用藏文填寫,這個郵件將會消失不見。

對於藏人善心人士建立的私立學校,被當局與政治掛鉤,然後強行關閉學校,中共大肆宣傳西藏藏人的經濟得到如何的發展等等說法,並非實事,應該說是西藏讓中共富裕發展。中共在經濟上並沒有讓西藏富裕發展。反之,將西藏的主要經濟來源地西藏牧區進行城鎮化,為了徹底消滅牧區,各種心酸悲痛的運動正在進行中。

因此,境內藏人在緊張嚴酷的局勢中,期待著西藏獲得自由的一天,期待著達賴喇嘛尊者早日回到西藏。 」

果洛久美先後三次遭捕,第一次是2008年3月23日,被60多名甘肅省甘南州公安人員和200多名軍人抓走,從當年的10月15日為止,共被監禁了6個月22天。在那期間他遭到了慘無人道虐待和折磨,尤其是51天的時間內遭到了無盡的酷刑。

「當年4月,他們強行脫光我衣服,然後被綁在(老虎椅子)上,並四肢緊緊釘上釘子後吊在空中。他們16個警員邊毒打邊審問,從晚上9點一直被吊到早上7點。在那上吊時刻的疼痛,無法用言語表述。

後來,也陸續7次被吊,奇怪的是每一次上吊毒打,我都不會暈過去,所以承受了所有的折磨痛苦。在毒打過程中,我的脊椎骨,四肢、眼部等遭到破損,打折了好幾個肋骨,打傷了兩腿的膝蓋,從那之後,身體一受涼全身就酸痛。

嚴厲酷刑的51天過後,說是從中國北京來的一個小組,他們擺出親切的姿勢詢問我,但我們還是談不上去,只好發生爭執,口辯。

因為他們強行讓我污衊達賴喇嘛尊者,承認2008年全藏地抗議就是暴力行為是極為暴力的抗議活動。說2008年全藏有共同的組織,我是其中帶頭人之一,我們都已經知道了什麼的。他們也指控我們領到了藏青會的錢,指控我是藏青會人,若我交代他們一個藏青會人,他們會寬恕對待我。又說我領到了達賴喇嘛的錢等等等等。當我反駁的他們無理取鬧,給他們講出道理時,他們總是啞口無言。

第二次被逮捕是2009年2月16日,那次是夏河縣公安突然把我帶走,然後被拘押了15天。指控我向外界的亞洲自由電台透露內情等。

第三次被捕是2012年9月23日,也是夏河縣公安人抓走了我,先是帶到了附近的派出所,開始逼供我。並指控我,藏地所有自焚事件都是我一人指示,還有洩露國家機密,拍攝「遠離恐懼」紀錄片等。

因們的種種現象,發現他們不擇手段想殺死我,因此我決定要越獄,並做出了越獄的準備。 9月30日晚上,我用早已藏起來的石塊砸毀了腳鍊,成功逃脫了中共監獄。

後來兩個月後,中共發布通緝令,指控我是殺人犯,並說,向當局提供我行蹤者,賞懸20萬人民幣。
越獄後,一年零八個月,我一直四處躲藏在西藏各地的深山野林。

2014年5月18日,成功抵達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印度達蘭薩拉。」

新聞發布會最後由西藏民主與人權促進中心負責人次仁措莫女士進行總結時指出,中共當局在果洛久美逃亡兩個月後以故意殺人罪發布通緝令。

但從果洛久美個人遭遇來看,我們有權反告中共當局也犯有殺人罪,因為在果洛久美的新聞稿中表示,當局在第三次抓捕果洛久美時聲稱需要到蘭州軍區某醫院進行身體檢查,如查出有病需要打針等。

因果洛久美在之前獲悉當局謀害他的陰謀,因此從關押處逃脫。這種說法是有緣由的,2014年3月一位中國大陸維權女士也有相同的遭遇,遭當局帶往軍區醫院檢查身體後無故身亡。

此外,前西藏政治犯果秀洛桑在遭受中共當局殘酷折磨後於去年11月獲釋,據我們獲得的消息果秀洛桑在關押期間遭當局打針,他在釋放後4各月後死亡,種種跡象表明中共當局向迫害果秀洛桑的企圖。

最後次仁措莫女士代表西藏民主與人權促進中心向果洛久美流亡印度進行了慰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