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5-29

果洛晉美控訴中共公安殘忍手段呼籲國際促中共即時釋放頓珠旺青


果洛晉美控訴中共公安殘忍手段呼籲國際促中共即時釋放頓珠旺青

  

【西藏之聲2014年5月28日報導】因拍攝西藏紀實影片《遠離恐懼》而三次被中共公安拘捕,遭受非人虐待的西藏政治犯果洛晉美召開記者會,痛斥中共公安對他的殘忍毒打和虐待,並呼籲國際社會促使中共即時釋放即將刑滿的頓珠旺青(又名:當知項欠)。

在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和瑞士蘇黎世西藏電影製作單位「為西藏而拍」(Filming for Tibet)的組織下,本月18日安全逃亡抵達印度北部達蘭薩拉的西藏僧人果洛晉美於今天(28日)上午11點鐘在達蘭薩拉西藏飯店中召開記者會,控訴中共公安人員對自己的酷刑折磨,全面介紹了境內藏人為何開展和平示威活動,怎樣面對中共政府的鐵腕鎮壓和軍警的殘忍毒打,以及自己被迫選擇流亡之路等情況。

「今天我躲過生命危險,獲得了在這裡與大家見面的機會,是自己一直都未敢奢求的奇蹟,到這裡後,有時候還是會覺得這像是一場夢一樣。」果洛晉美對記者講出了這句話後,開始分段宣讀自己的聲明。

首先他進行了自我介紹:「我叫果洛晉美,出生於西藏傳統三區中的安多果洛瓦秀色達縣大則鄉塔子村,今被中共劃分至四川省甘孜州轄內。我父親叫多丹、母親叫贊珍。在四個兄弟姐妹中,我排行老三,15歲時出家為僧,之後在拉卜楞寺學習直至2008年。」 第二段中,他解釋了自己反抗中共政府的主要原因:他指出,約1950年左右,中共開始侵略西藏,之後屠殺了120萬藏人,摧毀破壞了5千多座西藏寺院的歷史,是老一代藏人所目睹經歷過的,但是自己反抗中共的原因並非為此。(錄音)「我所反抗的,是中共正在通過對藏人進行殺戮、鎮壓、毒打、誣陷、關押、歧視、欺騙等方式,妄圖消滅西藏民族的這一行徑。」

果洛晉美表示,中共不但禁止藏人們尊敬大家內心深處所信仰的達賴喇嘛尊者,並強迫人們去誣衊詆毀尊者、在西藏各大寺院開展所謂的愛國愛教運動、打壓以三大寺為主的,西藏傳統宗教文化的各大中心,限制僧人人數。他指出這種踐踏宗教信仰自由的悲慘狀況,仍然在繼續。

在講述中共千方百計消滅西藏語言文化的政策時,果洛晉美指出,一些熱愛本民族的藏人,自費建立藏文學校希望維護藏文化,但當局必將冠以各種政治性罪名,強迫進行關閉。他表示,中共就是在切實執行斯大林的言論「要消滅一個民族,必須先消滅他的語言!」 果洛晉美針對中共大肆宣傳對西藏給予了多少經濟援助的說法,也進行了批評。他說,實際上,中共依靠西藏的各種資源獲得巨大利益。

他強調,境內廣大藏人們,時刻都在期待著西藏獲得自由與幸福、達賴喇嘛尊者能夠返回西藏,但是中共卻向世界民眾謊稱,『99%的藏人都滿足於目前的幸福生活,對西藏政策不滿的是一小部分反動分子』等等,試圖對外界隱瞞境內藏人們內心的苦難和願望,同時歪曲宣傳達賴喇嘛尊者以藏漢雙贏的基礎提出的中間路線等。

果洛晉美表示,這些就是自己不得不反抗中共政府的主要原因,全部問題的責任都在於中共自身。

在新聞聲明的第三段中,果洛晉美介紹了2008年西藏三區爆發大規模和平抗議中共的活動,他與友人頓珠旺青,為了將藏人內心的真實想法介紹給國際社會,而拍攝了紀錄片《遠離恐懼》,並同其他同胞,多次開展了抗議中共的活動,並傳播達賴喇嘛尊者的言教,同時向藏漢民眾介紹中間道路政策內容等等,他申明,自己同其他友人們開展任何活動,都秉持非暴力方式,從未傷害任何一個人。

果洛晉美還介紹了自己三次被捕、遭受非人折磨的經過。(錄音)「2008年3月23日,我被甘南州夏河縣警察和甘南州警方負責人「張局長」所帶領的60多名攜帶槍支與電棒的警察,及200多名軍人拘捕,一直關押到同年10月15日。其間,自己的身心都遭到了非人的折磨。」 他提到有一次被強迫剝去衣物,坐在被稱為「老虎凳」的刑具上,四肢用帶刺的鐵絲捆綁,並被半空吊起,除了毆打外,還用強光燈直接對準面部,進行折磨,共有16人輪流對自己施刑,這次折磨從晚上約9點開始,一直進行到了次日上午7點左右,他表示當時疼痛難忍,有一種胸部被剝開,內藏全都掉出來的感覺。這種半空懸吊的酷刑先後遭受過7次,自己的四肢、脊椎、肋骨與眼睛都受重傷,至今仍然未完全康復。

他表示,當時被捕的原因是自己同頓珠旺青拍攝了紀錄片《遠離恐懼》,當局要求他誣衊達賴喇嘛尊者,並承認2008年西藏三區和平抗爆活動,根本是組織策劃的暴力打砸搶活動,承認自己是西藏青年會成員,接受青年會資金援助等等。而果洛晉美則對審問人員毫無根據的指稱,一一進行反駁,讓對方無話可言。

「在他們所有指控裡,我承認了協助拍攝西藏紀實影片《遠離恐懼》,向民眾散發達賴喇嘛尊者著作、中間道路宣傳冊子和西藏政治史等,除此之外,拒絕反對達賴喇嘛尊者,拒絕承認零八年和平示威活動定性為暴力事件,或受到外界的煽動和策劃等。」

「2009年2月16日,我第二次被夏河縣中共公安拘押,監禁長達約3個月15天,當時他們對我的主要指控是,「把國家機密透露給自由亞洲電台,說拉卜楞寺為首的整個藏地在2009年依然處於軍事鎮壓下等」。當時並沒有像前年一樣,遭到殘酷的毒打,只是用腳和棍棒毆打。」「2012年9月22日,第三次被夏河縣中共公安拘捕後,關押在該縣附近的旺格唐(音譯)派出所,當時又改口說,你是全藏地自焚抗議事件的總策劃者,向外透露國家機密,非法製作影片等,我當時公開反駁說,自己從來沒有煽動他人自焚。這時沒有遭到毒打,反而以溫和口氣說,你只是不懂中國國家的恩德,等10月1日國慶節結束後,我們把你帶到甘肅省蘭州市一家軍人醫院,做身體檢查,如果有病或許會給你打針,我當時堅決表達不同意,但他們說醫院是必須要去,因此,從他們突然改變態度等言行舉止,我知道他們正在打算把我除掉。這時候他們從未指控我涉嫌殺人罪。」

「得知他們的陰謀詭計後,我開始想辦法逃脫,並開始絕食4天,9月30日晚上,下定決心要逃走,當晚深夜12點多鐘,趁著看守人員睡覺的機會,用力拆開腳鐐後悄悄離開。當時在另一間辦公室裡,幾名公安還在打麻將。這樣成功逃脫中共的魔掌後,一直在深山野林避難,後來得知,當局對自己指控殺人罪,並以懸賞進行通緝的消息後,非常震驚,因為,自己在被拘押時從未有過這樣的指控,對自己來說,別說是殺人,連殺人的動機都從未有過。」「想著中共政府的無端指控和誣賴,曾產生過要到甘肅省或四川省公安廳前,進行自焚表達抗議的意念,但仔細一想,自己因為從他們的眼底下逃脫,才會編造殺人指控,而一旦自己自焚,當局又會編造另外一個意想不到的謊言,來進一步抹黑自己,於是選擇出逃。」

「經過1年8個月的避難後,花費大量資金,利用18天的時間成功逃亡到印度,為了安全起見,雖然不便透露逃亡路線和詳細經過,但藉用這次機會對所有關心和幫助我的人表達由衷的感謝。」

果洛晉美最後提出四項訴求,第一,呼籲全球各國政府正視藏人的艱難處境,伸張正義,不要被經濟利益忽視藏人民眾的正義呼聲。第二,基於自己的好友頓珠旺青的刑期於今年6月5日結束,呼籲國際社會促使中共政府準時釋放頓珠旺青。第三,感謝美國和歐洲等國家及民眾長期對西藏正義事業的支持和關注,提醒極少數不知真相的外國人士,不要再被中共收買的所謂「兇天」組織成員矇騙,停止傷害境內外西藏人民的情感。第四,自己決心將一生致力於西藏民族的正義事業,維護西藏語言文化和宗教習俗,人類自由與環境保護等工作,因此,希望各界提供支持和幫助。 記者會主辦方為西藏而拍負責人傑炯次成通過視頻錄像,對果洛晉美獲得自由表達祝賀。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負責人次仁措姆在記者會上,引用果洛晉美的闡述,舉例揭發中共政府殘忍陷害北京知名維權人士曹順利女士和藏人政治犯果秀•洛桑的情況,並反控中共政府涉嫌「殺人罪」。

............................................................

央廣-拍反中紀錄片 藏僧果洛久美逃到印度

曾經在2008年參與拍攝批評中國紀錄片工作的西藏僧侶果洛久美(Golog Jigme)表示,他已經在2012年逃離中國的監禁,並且在藏匿20個月之後,於上星期來到印度。

自從參與這部紀錄片工作之後,44歲的果洛久美就遭到中國多次逮捕,在拘禁期間據傳曾遭嚴厲毆打。

果洛久美表示,他最近一次被捕是2012年在甘肅的拉卜楞寺,罪名是散播有關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傳單。

果洛久美說,他努力解開腳鐐逃亡,在冰天雪地的喜馬拉雅山區躲藏了20個月,靠著向行經當地的遊牧民族討東西吃才勉強活下來。他表示,自己後來發現,在這段期間,他被指控的莫須有罪名包括了謀殺,迫使他逃到印度。

果洛久美在接受美聯社訪問表示,官方懸賞大筆金額,加上他的膝蓋情況不佳,他想逃亡幾乎不可能;不過,感謝某些人的慈悲,他成功逃出來了。

果洛久美曾經為電影製作人當知項欠(Dhondup Wangchen)收集資料,在2008年完成長20分鐘的紀錄片「無畏」,片中訪問了西藏遊牧民族對中國統治西藏表達不滿。這部紀錄片特別挑在2008年北京奧運開幕前送出。他們兩人在2008年3月遭到逮捕,被以「意圖分裂國家」的罪名起訴,並在2010年左右被判處6年徒刑。

............................................................

中廣新聞網-拍紀錄片遭中共迫害 西藏喇嘛逃往印度

一名西藏喇嘛拍電影,揭發中共壓制西藏人權,被大陸公安逮捕囚禁,他設法逃離大陸,最近抵達印度「達蘭薩拉」。

這名喇嘛叫「果洛晉美」,住在大陸甘肅,他協助另外一名喇嘛拍攝電影,揭發中共壓制西藏人權。紀錄片名稱是「不再恐懼」,「果洛晉美」負責採訪藏胞,把資料送到瑞士,由海外藏人剪輯成25分鐘的紀錄片,2008年「北京奧運」前在海外放映。

電影放映後,大陸公安逮捕「果洛晉美」,羅織許多罪名,包括洩露國家機密,支持「達賴喇嘛」以及殺人罪,還對他刑求。

「果洛晉美」前年逃離大陸,在一年半逃亡過程中,他四處躲藏,終於翻山越嶺,抵達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達蘭薩拉,今天會晤記者,描述逃亡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