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5-17

達賴喇嘛尊者:西藏事業是正義事業


  

『2014年5月15日達蘭薩拉報導』德國法蘭克福:2014年5月13日,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說,「西藏的事業是正義的事業,這也涉及我們的豐富文化,而保存西藏文化是西藏人民的首要任務。」

從阿姆斯特丹驅車達法蘭克福後,尊者接受了德國知名電視台德國公共廣播聯盟(ARD)記者西西莉爾直接的提問:「您之前也來過這裡,這次前來的目的是什麼?」

尊者回答說:「我不是自己來的,這次是應邀前來;如果收到邀請,而這是唯一明智的回應。我第一次訪問歐洲始於1973年,其中包括德國,當時我談到我們需要更大的全球責任。就像我曾經跟BBC駐新德里記者馬克.塔利(Mark Tully)說的那樣,我認為自己是一名世界公民,因此有義務在世界各地向人民講述內在心靈的平靜對於自身的健康,以及創建一個和平世界的重要性。我也承諾要促進宗教和諧。」

當西西莉爾提問對於烏克蘭發生的事件的觀點時;尊者表示說,俄羅斯需要西方國家,西方國家也需要俄羅斯,並侷限在「我們」和「他們」的分歧是不務實的。我們需要視對方同為人類的兄弟姐妹。尊者說,對未來的發展保持著樂觀的態度,雙方終究需要見面與對話。這也是21世紀應該成為對話世紀的例子,試圖以武力解決問題是錯誤的。我們的目標和動機可能是好的,但由於無法預測的後果,所以使用武力是過時的。德國是歐洲的心臟,是歐盟經濟是最強的國家。尊者回憶說,即使在冷戰時期,當時的西德總理威利.布蘭特保有蘇聯布里茲涅夫的信任。

西西莉爾女士提問,為什麼尊者一直談論內心的平靜;尊者回答說,創造一個和平的世界,首先需要發展內心的平靜。世界和平無法建立在憤怒和嫉妒的基礎上,更無法建立在「我們」一定要贏及「他們」必須輸的基礎之上。

來自德國最大的新聞通訊社德新社(DPA)的雅各布.布魯姆(Jakob Blume)提出了關於親兇天派緊追著尊者此次訪歐行程進行示威抗議的問題時;尊者回答說,「我也曾護持這位神祇,所以我可以體會他們的無明;但當我意識到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立即停止了供奉。越來越多人們前來了解,也提問關於它的問題。我必須說出真相,這是我的責任,並且也解釋了為何我停止供奉。無論是聽從或留意我所說的,決定權還是在他們手中。」

布魯姆指出,上一次尊者來到這裡時,曾赴巴威士登的黑森州國會演講;提問這一次未能前往會不會很失望,尊者說,類似的問題已經在奧斯陸也說明過,他的訪問完全是非政治性目的,主要關心的是跟大眾談及有關人類價值與宗教和諧。

尊者驅車前往德國的西藏之家,受到黑森州州長福爾克.布菲耶(Volker Bouffier)的熱烈歡迎,「尊者,我們非常高興能夠與您會面,並讓您有機會與我們分享您的和平訊息;我們敬仰您數十年來致力於和平與自由的西藏事業。在德國,我們明確地尊重自主、人權與和平共存的信念。」

尊者回應說:「我非常讚賞你說出西藏的事業是正義的事業,而且也關係到我們的豐富的文化,而保存文化是我們第一優先的要事。我很欣賞你來到西藏之家與我會面。在1959年抵達印度不久之後,我們在新德里成立了西藏之家,後來在紐約也成立了一座西藏之家。從1964年到1966年,達嘉仁波切(Dagyab Rinpoche)是新德里西藏之家的董事長,然後達嘉仁波切來到德國的波恩大學工作。當他提議在這裡成立一座西藏之家,我以保護西藏文化和佛教知識的角度,便答應了。」

尊者補充說,西藏文化也是佛教文化,而佛教的部分主要是佛教徒的個人層面上,文化則涉及社會。尊者指出,西藏的穆斯林保有自己純粹信仰的同時,也汲取藏人的文化。尊者提到,麥加朝聖的一部分涉及動物獻祭。並回憶舊西藏的穆斯林告訴他這件事,因為藏人珍視動物的生命,讓他雙手合十地道歉。尊者說,西藏文化是和平與慈悲的文化,值得保存下來。也補充說,很關心雪域「第三極」在氣候暖化的作用之下,自然環境受到影響的狀況。

解釋藏傳佛教源自印度那爛陀大學時表示說,「藏傳佛教對於心靈和情感有豐富的詮釋,並在過去30年里和現代科學進行了討論和對話。美國的心靈與生命學院,是對話的重要組成部份,目前正活躍於歐洲。像西藏之家這樣的小地方,也可以是進行心靈對話的場地。」談到沃爾克先生,尊者開玩笑說,「政治家也應該多多了解心靈和人類心理。」

尊者表示,包含在甘珠爾和丹珠爾的佛教文獻,也可以歸類為佛教科學、佛教哲學,以及佛教宗教三項類別。

其中一個問題問及藏人和中國之間對話的進展;尊者解釋說,1979年時,鄧小平曾表示過開放對話,藏人早在1974年認知到不得不與中國進行對話時,便決定開始進行準備,並且他們不會尋求獨立。

「我們對於1980年代胡耀邦掌權時期,對於事態積極發展充滿了希望,但1989年發生了天安門事件,而中共強硬派全面掌控。在1993年江澤民時代恢復接觸,並於2002年再次恢復。在這裡的格桑堅贊,是對話的代表之一,但沒有結果;中國不斷指責我們是分裂份子。我們之間的最後一次會談在2010年舉行。」

尊者也趁機提起需要支持的維權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最近,他聽到中國知識份子提交訴求釋放劉曉波的請願書。尊者認為,正如翁山蘇姬在被軟禁期間所受到的國際支持,同樣應該提供給劉曉波。

被問及德國人民可以做什麼來幫助西藏人民時,尊者建議他們到西藏去,親眼看看當地的情況,並且也讓其他人知道他們所發現的真相。黑森州州長代表他和他的同事們,致贈尊者一支手錶當作禮物。德國西藏之家榮譽會長克勞斯博士表達對尊者來訪的感謝。

尊者在會談結束時說:「我很感謝大家的溫情與支持,期待著西藏之家可以蓬勃地發展為學習中心,促進大眾對於心靈的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