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4-25

達賴喇嘛尊者結束日本訪問行程


  

『2014年4月24日達蘭薩拉報導』日本東京:2014年4月18日,繼佛法教授、公開講座,並與佛教僧人和科學家進行會議,達賴喇嘛尊者與中國人、蒙古人和藏人團體會晤後,圓滿結束了為期兩週的日本訪問行程。

達賴喇嘛尊者離開日本之前,向中國、蒙古和西藏團體發表談話。與來自台灣、香港、澳門和中國超過100名華人會晤時,尊者說:「無論我走到哪裡,我都盡量的與中國朋友見面。西藏人民和中國人民自藏王松贊干布時期,便開始有著相互往來的關係。有時候我們打仗,但我們共享了對佛法的興趣超過千年以上。當松贊干布迎娶了中國和尼泊爾的妻子,便開始了這層關係。所以我經常告訴中國佛教徒,我尊重你們是佛陀資深的弟子;同樣的,當我和印度人民談話時,也告訴他們,印度是我們的上師,而我們是弟子。患難的時候,我們仰望上師和資深弟子的幫助。我去過台灣好幾次,也有許多中國人來到達蘭薩拉,所以我們人民與人民之間的關係有所改善。」

尊者指出,當我們不知道什麼是真實的情況時,於是產生了毫無幫助、以及不必要的懷疑。如果我們都能夠尋求與了解真實的狀況,便可以產生更快樂的關係。尊者說,甚至在天安門事件發生之前,已向藏人建議要與中國接觸,但直到天安門事件當時、中國大陸的人還是避免與藏民接觸。事發後,他們恍然大悟,於是聯繫變得更堅定了。尊者補充說,即使到了今日,似乎很多中國人都還是與現實脫節的;因此,尊者建議說,來自台灣和香港、對於事情的真相更多了解的人們,應該盡自己所能幫助中國人變得更為明理些。

「舉個例子,儘管可能不太恰當這樣說,那些西藏境內勇敢自焚的藏人,顯然有能力去傷害他人的,但他們決心不可以這樣做。儘管他們面對艱困,依然遵循著佛陀關於非暴力的教導,這可能讓很多人難以理解。」

尊者表示,他已經聽說了,最近在西藏境內擔任導遊的藏人,他們的工作已被中國人取代,而這些中國導遊在中國遊客和其他遊客之間詆毀西藏人民。當藏人靠近這些遊客團體,想要把東西賣給他們,但是遭到驅趕離開。尊者認為西藏與中國之間的問題是可以解決的,但中共強硬派繼續指責藏人是分裂份子。

「從1973年決定不走這條路線,便與中國在1979年開始進行直接接觸,我們決定我們的立場,要求執行中國憲法規定現行的條款。中共強硬派使用『大藏區』三個字,但在西藏地區、自治州縣都有一個共同的文化和語言,我們希望這些規定可以在平等的基礎上履行。

藏語是我們身份認同的特點,但不被鼓勵使用。想必大家也知道的,藏語文是今天解說佛教哲學和科學的最佳媒介。梵文不再是現存的語言,雖然有大量佛教文獻在中國使用,但西藏的翻譯更為準確。所以這個問題不僅是西藏人民的問題,而是事關佛教在這個世界的傳播,其中最全面的教授保存在西藏。

不同語言的存在,並不是威脅。看看印度,很多人在那裡使用不同的語言說寫,並未對國家具有威脅,他們人人都享有在法律之前的法治平等權,可以自由和平等的共同生活。擁有自己語言的藏人,本身並不是威脅。」

尊者接著提及胡錦濤促進社會和諧的想法,是令人欽佩的,但不能使用武力來達成;友誼與和諧必須基於沒有恐懼的信任之上建立。同時,在中國國內的維安預算已超過國防預算。尊者最後說,如果西藏人民和中國人民之間有了和諧與尊重,那麼才可能和平共存。

尊者邀請與會者提問,而第一個提問就是邀請尊者訪台。尊者回答說,自從他第一次到台灣訪問,便想過每隔一年就到台灣訪問,但他並沒有獲得台灣政府的批准。尊者說他想要從沖繩過境台灣轉機回印,也沒有獲得批准。一名婦女認為,香港與中國的關係最近惡化了,提問如何堅持非暴力的道路。尊者回應說,西藏人民一直高度堅守非暴力原則超過50年的時間,但問題尚未解決。尊者指出,在民主國家有透明度,透明度顯然要比保密和猜疑好多了。由於習近平的接班,情況似乎有些改善,至少有些實事求是的態度。

「請不要氣餒。」尊者說。

另一個提問者想知道尊者是否有任何進入中國的機會;尊者提醒她說,他的代表與中國政府的第四輪會談時,他曾表達出想要前往五台山朝聖的興趣,但如同他打算來台一樣,未獲批准。

與約50人的蒙古團體會晤時,尊者稱讚西藏人民和蒙古人民長期共同的友誼和文化交流。尊者說:「20世紀,你們面臨大悲劇,佛教在蒙古衰退;藏人也面臨了類似的問題。但西藏人民和蒙古人民之間的關係可以追溯數百年前,當時我們是漫步在土地的游牧民族,現在你們已經恢復了自由,更應該好好利用這個機會。非洲有太多濫用自由和民主的例子,所以隨著民主而來的是責任。今天,蒙古人民對於佛法相當崇敬,應該是基於理性的信仰,甚至要更堅定、更穩定,所以學習是很重要的。過去有許多偉大的上師來自蒙古。但是,對於佛教的理解需要與現代的教育結合。西藏在現代教育及科技發展方面落伍,我們也因此失去了我們的國家。」

尊者勸勉蒙古人民效法成吉思汗時代人民的決心和毅力。今天,他們需要那種與勇氣結合的智慧。尊者說,他也勸告印度人民集中致力於村落的發展,不要僅重城市的發展。必須為展住在農村地區的住民提供學校和醫院等配套措施。尊者回顧說,現在有300多名蒙古僧人南印藏區主要寺院學習,將有助於未來佛法蓬勃的發展。

當與日本的藏民見面時,尊者說,他沒有很多話要說,因為和大家見面其實相當頻繁。

「我與科學家正在進行的對話,我必須感謝在對話中,必須加強藏語文來描述如何處理思想和情感。英語還不夠完善可以解釋,而可以全面詮釋的最好語言就是藏語文,這件事情,我們可以感到自豪的,畢竟,佛教很重要,因為是世界上偉大的宗教之一。

正如我剛才所說,當我會見了一些華人時,提到藏人的自焚事件仍在持續地發生,自焚藏人寧可傷害自己,也不選擇去傷害他人。儘管面對苦難,他們也不願意違反佛教的基本教義,不傷害他人。甚至中國遊客到西藏也提到說,藏人是善良、富有同情心的人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事業在今天受到尊重的原因之一。跟上這樣的道德標準,不要欺騙。中國的局勢不斷地發生變化,而西藏人民仍保有強大不朽的西藏精神。我們每個人都應該這樣保持下去。我們在美國的代表處已經搬到華盛頓特區,但我認為應該在紐約設立分處,讓藏人保持著相互之間的聯繫。我們必須團結在一起,扎西德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