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3-18

西藏在佔領下:半個多世紀的血與淚


  

『2014年3月16日達蘭薩拉報導』 20世紀已被貼上了前所未有的暴力和流血的標籤,上個世紀一直處於宗教、文化的迫害,種族衝突、極權主義、戰爭和種族滅絕的血腥暴力之中。

其中最惡劣的暴力行為,包括蘇聯消滅烏克蘭富農階層(造成烏克蘭農民飢荒),納粹德國有計畫性地屠殺猶太人和吉普賽人,紅色高棉在柬埔寨進行肅清內部大屠殺、造成近三百萬柬埔寨人民死亡。由於媒體的影像報導,讓我們目睹了巴爾幹地區的種族清洗,以及盧安達大屠殺的事實。儘管屠殺行逕平息,但種族滅絕仍然在這些國家中、禍殃百姓的生存權。然而,卻無法單單地說是西藏人民在中國佔領下、所遭遇種族滅絕的相同原因。

直到今日,為了控制西藏的戰略地位,中國政府持續扣留、酷刑和殺害藏民。純然相同的原因:
1)佔領西藏直接讓中國與印度、尼泊爾、不丹和阿富汗的邊界接壤,以及雄偉的喜馬拉雅山做為天然的屏障。
2 )中國控制西藏,同時中國也增加了一片富饒的土地、水資源和礦產資源的控制權。

中國官方辯護自身非法佔領的原因,竟只是想「解放」西藏人民擺脫貧困,打開他們的社會工業化;但真正犯行的原因是為了增加藏人對中國就業、食品和社會服務的依賴。但最可怕的問題是,為了破壞西藏傳統的習俗和宗教,進行了文化滅絕。因此,藏人的信仰核心價值逐漸緩慢地丟失。

人們普遍認為,約120萬藏人或是西藏五分之一的人口,在中國武力入侵期間,因飢餓、處決、監禁或酷刑死亡。由於1959年西藏抗暴失敗,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被迫流亡印度。約85,000名藏人跟隨他們的領袖,很快地在印度和尼泊爾展開建設西藏難民的定居點。今天,約有100,000名西藏難民居住在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流亡政府的所在地。中共持續的侵犯西藏人權、宗教文化的迫害,以及經濟條件惡劣的情況下,在1980年代,近25,000名西藏難民離開自己的家鄉進入流亡,每年至少高達數千藏人來到印度和尼泊爾。

西藏人民面對的另一個悲劇是,在中國極權制度下、西藏境內的藏人政治犯。其中最知名的是,根敦.確吉尼瑪,他是達賴喇嘛尊者認證的班禪喇嘛轉世靈童。當中國獲知了達賴喇嘛尊者的認證後,他們綁架與軟禁了這名5歲的男孩;並且自1995年以來、從來沒有公開露面,遭到中共的單獨監禁,企圖把他從西藏人民的心中和其領導地位抹除。為了應對尼瑪的失蹤,許多人權團體稱班禪喇嘛是當前世界上最年輕的政治犯。除了軟禁了尼瑪外,中國政府甚至任命了自己扶立的偽班禪。由於中共的動作,並非遵照認證班禪的傳統過程,只能說是個偽班禪;然而,這名無辜的男孩活生生地成為中國的政治「傀儡」。中共蓄意且公然破壞西藏文化的完整性,扶立偽班禪就是中共在西藏進行文化滅絕的例子。

儘管西藏的局勢非常嚴峻,但中國政府或是西方國家在減輕西藏人民的苦難方面做得太少了;經濟的需求已蓋過了任何想要去改善西藏人權的意圖。中國爆炸式的經濟增長和龐大的人口也深深地吸引了西方的資本家,當這些違犯的行為、如強迫勞改鎮壓有助於增加商業機會和利潤時,寧可無視於人權受到了侵犯。從中國獲准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及北京主辦2008奧運,可以清楚地看到了利益凌駕在人權之上。

今日世界,有錢就能使鬼推磨,歐巴馬政府絕不可能讓「西藏問題」破壞了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因此,媒體記者、活動人士和基層組織非常有必要來推動目前流行的「經濟外交」,藉此改善西藏的情況。媒體在轉型經濟外交上,把中國的暴行曝露在聚光燈下、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以人類基本道德和尊嚴之名,國際社會必須努力、更多具體的努力,結束西藏人民人權正在遭遇的嚴重侵犯。

西班牙國家法庭一個歷史性的時刻,近日發出對在西藏犯下種族滅絕罪及反人類罪行的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和其他四名中共高層的逮捕令。有了這個不可思議的成就,可能大幅度提高了中國和西藏的人權。

但是迄今,西藏人民面對的真相,仍是中共政府的侵犯人權、暴力和壓迫。我們需要採取進一步措施,說明西藏的現狀,要求國際向中國政權施壓,結束西藏人民持續遭遇的惡劣侵犯人權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