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3-04

達賴喇嘛尊者會見生活在加州的藏人


  

作者: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
譯者:小凡
照片來源: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
資訊提供者:達賴喇嘛駐北美代表處貢噶紮西
英文原稿連結: http://bit.ly/Ni89xJ

(參與2014年3月2日訊)當年輕的孩子們盛裝演唱完畢,南加州西藏協會主席致詞歡迎後,達賴喇嘛尊者對聚集在洛杉磯的藏人們發表了演講。

「我認識你們中的許多人很久了,現在大家看起來都上了年紀。當我們開始流亡時我才24歲,現在我年近79。同時,身處西藏的人民所煥發的精神依然旺盛,他們的這種力量被代代相傳。無論我們在哪裡,我們不應該忘記我們是藏人。流亡的人約有150000人,但最重要的是,西藏精神仍然在西藏人民當中活著,他們是我們的老闆。因為他們寄希望於我們,我們必須堅持為我們的事業奮鬥。」

尊者追憶了當年他第一次開始出國旅行的情況。1966年,他訪問了日本,馬來西亞和泰國,這是他從印度出發的第一次外訪。1973年,他去了歐洲,1979年,他第一次應邀訪問了美國。在那些日子裡,幾乎沒有人在公共場合談論愛心和慈悲。

「在1970年代,我開始公開談論全球責任和全球意識。從那時起,科學家已經認識到愛與慈悲對我們的幸福的重要性。納入甘珠爾和丹珠爾當中的300多卷佛經詳細解釋了慈悲的覺悟和領悟空性的智慧。這些都是藏族傳承的源頭,甚至那些生活在偏遠地區的藏人,也為所有眾生的福祉祈禱,而不僅僅是為了藏人祈福。」

「源自像龍樹菩薩那些大師的那爛陀傳統教會我們珍惜道德原則,有一天如果這些道德開始被侵蝕,將令人惋惜。道德原則一點一點日漸衰敗,人們可能不會注意到。」

尊者說,過去腐敗在藏民中非常罕見,但他聽說最近已經開始抬頭。他說:能否保持誠實和正直取決於是否能保持愛心和利益大眾的慈悲心。缺乏這些品質時,問題才會出現。驕傲、嫉妒和怨恨是麻煩的來源,可以導致殺戮。他說:如果我們與別人打交道不誠實和虛偽,不會得到任何好處。另一方面,如果我們是真誠的,對自己和他人都有好處。

尊者教導說:「全世界可能有幾億佛教徒,這還不包括那些有所覺悟並需要培養心智的人。我們西藏人不需要看梵文、英語或其他語言即可學習到佛法,因為這些經典教義都用我們自己的語言藏文寫成。我最近訪問了西藏穆斯林生活的斯利那加,我發現他們的孩子能說優秀的西藏拉薩口音的藏語。這並不是因為他們在學校接受過任何培訓,這是來自他們的父母和祖父母的培訓的結果。我聽說在美國一些藏族家庭只使用英語。藏語是一種古老的語言,如果你能引導孩子對藏語感興趣,那很好。你應該知道,如今有不少現代科學家,特別是那些有興趣研究心靈和大腦的科學家,被古印度心理學的博大精深所吸引。」

尊者聽說的各種佛教中心做得很好,他建議這些佛教中心應不僅僅用於祈禱和舉辦佛教儀式,它們應該成為學習的中心,作為人們可以學習和交換意見的地方。他提到了即將出版的從甘珠爾和丹珠爾中提取的科學哲學綱要,首先藏文,但不久之後會被翻譯成英語,漢語和印度語。這些書可以成為繼續學習的基礎教材。

關於退出政治,尊者說,從童年以來他就覺得權力不應該集中在少數人的手中。當他1959年開始流亡,他把責任分配給追隨著他的噶倫們。1960年的西藏人民代表大會選舉了西藏流亡議會。藏人的民主逐漸發展到2001年直接選舉出首席噶倫,2001年之後他的尊者處於半退休狀態。在2011年大選後他決定完全退休。自五世達賴喇嘛的時候,每一位達賴喇嘛都一直負責世俗和精神上的事務。尊者主動終結了這個制度。舊的封建制度已被民主所取代。

「我退休後我遇到了在美國的朋友,他告訴我,我的這個做法向中國發出了一個強有力的資訊。一個選舉出來的體制不再需要依賴於這個或那個人。二十年前,我建議即使我不在藏人行政中央也應該可以正常運行。現在我們已經實現了這個目標,使我有更多的時間致力於其它的任務:促進人類價值觀和宗教間的和諧。」

尊者補充說,對於中藏關係他沒有什麼可說的。

尊者說:「然而,我們藏人需要把中國人民作為朋友,同時我們也需要讓國際社會支援我們的工作。如果你們在人生中獲得任何成就,都不要忘記西藏事業或藏語教育的重要性。如果你們中的一些人成為第一個藏人百萬富翁,那非常好。已經有一些西方的藏人在西藏資助學校和僧侶診所。這樣的捐助非常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