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4-02-18

西藏精神領袖:真理的力量終將戰勝一切


  

『2014年2月17日達蘭薩拉報導』印度梅加拉亞邦西隆:2014年2月5日,「藏人不應該失去希望,真理的力量終將戰勝一切。」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向在場約1000名定居在西隆的流亡藏人表示說;他們是第一批連同四大家族在1947年抵達西隆落戶的流亡藏人。

當今早達賴喇嘛尊者聽到在西隆中央圖書館聽到定居點官員的報告,隨即詢問在場藏人之中、是否有四大家族成員在其中;然後有兩隻手舉了起來。

在聆聽定居點官員宣讀當地社區,包括建設藏人社區中心的報告之後;尊者發言表示說,「我們進入流亡將近55年了,雖然之前沒有機會來到這裡,但今天我在這裡很高興能夠與西藏社會的人們見面,雖然這裡沒有正式的定居點,但大家在這裡找到了生存下去的機會;自從我們進入流亡開始,便能夠在印度建立一個管理當局,以及現在有100,000藏人,大家做得不錯。

正如你們所知,自2011年起、我已經完全卸下所有的政治責任,移交給選舉產生的領導人。我不僅退休了,也主動停止達賴喇嘛參與西藏世俗事務的傳統。過去,我們擁有政教合一的傳統時,如熱振仁波切和達札仁波切都曾擔任過攝政王。他們是偉大的喇嘛,但因為有些人濫用自己的職務,以至於帶來不當的影響。孩提時代,我曾和清潔人員一起玩耍,其中他們大部分來自偏遠的村莊。我曾經問過他們發生了什麼問題,他們也會坦率的回答我;當我問及有關官員的事情時,他們都傾向於選擇閉嘴不談的態度。

1951年,達札仁波切辭職,我承擔起政治責任。我們離開安多、回到拉薩之後,在1952年,成立了一個改革委員會,開始推行改革;我們也成立了一個司法委員會。雖然取得了一些改革的進展,但遭遇到了麻煩,因為中國不喜歡,他們想要任何變動都必須依照他們的方式進行,所以這個計畫並沒有成功。」

尊者說,當他在1957年訪問印度返回西藏後,開始為自己準備考試。他在1959年通過拉朗巴(Lharampa)考試。等到流亡到了印度之後,在馬蘇里重新把工作分配給噶倫們,流亡政府開始逐漸成形。

至於在2011年移交政治權力,我沒有一絲一毫的不情願,反而非常樂意的這樣進行。這個來自安多的男孩可能不是很有效率,但至少他還沒有被證明是一種恥辱。甘丹頗章政府由五世達賴喇嘛在近400年前成立,在十四世達賴喇嘛手上及人民尚有信心之時圓滿結束。

過去,我曾經有些焦慮,我擔心如果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西藏事業也將被迫有所改變,但現在我不擔心了。事實上,美國從政者告訴我,移交權力是向中共領導高層釋放出一個有效的訊息。而許多我認識的中國人希望,中國可以在我們藏人的這個例子的影響下,開始進行民主變革。」

談到教育問題,尊者說,過去近55年來,流亡藏人已經克服了文盲的障礙。相較於西藏境內,流亡藏人在教育這方面做得比較好,雖然一再面臨缺乏設施的問題。尊者談到了他最近訪問馬哈拉施特拉邦班達拉的一所學校,學校裡的宗教師是一名來自卓瑪林寺的尼師,她正在準備成為一名格西瑪。在她的帶領下,學校的孩子們進行了一場令人印象深刻的辯經。在過去,宗教師認為他們的工作只是教教如何持咒念誦即可,但是,尊者說,他們的責任其實是教人們什麼是佛教真正的意涵。孩子不僅需要一個現代化的教育,也需要俱備對那爛陀傳統應有的理解。

「昨天在寺院期間,我說這不應該僅僅是拜佛的地所,應該是學習佛法的道場,我會提供一套甘珠爾和丹珠爾給寺院,但我希望經論會被用在學習研究,而不是供奉的對象。我們也將在短期內出版兩卷冊,摘取自甘珠爾和丹珠爾內文有關佛教的科學的教材,我希望大家可以讀讀這兩冊書卷。

我的孩提時代,對於科學相當感興趣,當我年紀大了可以做出決定的時候,我想和科學家進行對話找出更多關於科學與佛法驗證方面的資料。一位美國佛教徒曾警告我說,科學是宗教的殺手,但我想到了佛陀的訓誡,不要在未求證之前就接受他的教導,必須對它們進行分析和實驗。於是,我決定在30年前就開始與科學家進行對話討論。

在1989年那一次的心靈和生命會議上,一位女士、也是知名的科學家,雖然斜眼看待參與討論的佛教僧侶們;但她問我,在你們的傳統裡,相信有一個造物主的存在。我說「不相信!」她問我們是否相信有靈魂,我再次說「不」,然後她說我們佛教傳統似乎不是她所想的那樣。於是,漸漸地激發出她的興趣,即使在討論會議之間的茶歇時間、仍繼續向我提問。」

尊者回憶說,1960年代,中國當局製造了說明藏傳佛教只是單純的迷信宣傳。他們宣稱,他們並不需要採取任何行動,藏傳佛教便會自然消亡。但讓他們感到意外的是,超過40年的時間,藏傳佛教與現代科學之間竟然可以進行嚴肅的對話。去年在卡納塔克邦哲蚌寺舉辦了一場心靈和生命會議,佛法對於心靈的運作和情感之間的關係貢獻良多。

這些天,有極少數藏人來自於西藏中部,有些人則來自康區和安多,但是從西藏中部來的非常罕見。尊者指出,中國13億人口,而藏人只有600萬人。如果採取了激怒中國的行動,直接受害的都是西藏境內藏人。

「如果我們把他們當作是敵人,並沒有什麼好處,但如果我們能夠讓中國人民站在我們一邊來幫助我們,這是很好的事情。中共新領導人習近平沿用了鄧小平的老口號『實事求是』,他似乎比胡耀邦更趨近於現實,所以我們不應該失去希望,真理的力量終將戰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