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12-30

尊者:有朝太陽將再次為西藏升起


  

『2013年12月28日達蘭薩拉報導』南印度卡納塔克邦拜拉庫比:2013年12月27日, 達賴喇嘛尊者在南印度拜拉庫比展開佛法教授時表示,西藏問題是真理和槍桿子力量之間的抗爭,總有一天太陽會再度為西藏升起。

「我們已經流亡近60年的時間了,並且承受超過60年的壓迫;然而,西藏精神依然強勁,我們從很多中國作家和知識分子在2008年時,在200篇文章裡表達自己對西藏的支持,也有來自其他地方800篇文章的聲援訊息。」西藏精神領袖說。

78歲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說,「他們支持我們的《中間路線》,不爭誰輸誰勝。我們尋求的是互利與雙贏。西藏的實力和誠信精神仍然存在,有朝一天,太陽將再度為西藏升起。」

尊者說,「自第9世紀以來、西藏已經支離破碎,但今天團結這個國家和人民的是藏傳佛教,而非政治的團結。根據佛教科學、佛教哲理與佛教宗教,經文可以進行重組。佛教徒唯一感興趣的是,能夠造福全世界的佛教科學和哲學。」尊者解釋說,一本著眼在佛教科學的書已開始進行編修,將在新的年度裡出版發行。」

「當年,十三世達賴喇嘛想派出一些藏人到英國接受教育,但因為住持們的反對,以至於計畫並沒有成功;他們說,西方人是我們的敵人,但看起來如果有機會的話、現在人人都是如此的進行學習,所以我們在當時錯失了機會。」尊者補充說。

達賴喇嘛尊者展開了第二天的講經法會。「成佛的根源是慈悲,」尊者繼續說,「不同的宗教傳統共同強調慈悲,但在這裡、我們說的是與空正見結合的菩提心。我們經歷的痛苦程度強弱不同,我們需要認知其真正的原因,然後再看看我們是否能夠克服他們,這就是我們所要培養的為利眾生願成佛的菩提心。」

尊者表示,我們透過聞思修得到理解。菩薩以自他交換來利益眾生,沒有比寂天菩薩的《人菩薩行論》更多的文字指導了。

藏傳佛教學習因明和認識論,是目前唯一如是修習的佛教傳統。特別是薩迦派和格魯派。二個教派認真地傳承了那爛陀17班智達,並且致於維護和促進那爛陀傳承。這也就是格魯三大寺(色拉寺、哲蚌寺和甘丹寺)三大法座一直在做的事 。

「我記得早年待在涼風都能穿透的竹造小屋學習的日子裡,來自色拉寺的白瑪堅贊(Gyen Pema Gyaltsen)大師及堪蘇仁波切洛桑旺秋(Khensur Rinpoche Lobsang Wangchuk),還有尼瑪堅贊大師非常地努力精進,確保我們可以提供完整的寺院教育。」尊者補充說。

「他們是偉大的上師,他們的學生也有例外的情況,如同我想要和你們一起學習精進,但可惜我沒有時間。後來有一段時間、僧人從西藏出走,讓這些佛學班級強化了不少,甚至有些僧人回到了西藏家鄉,並努力地在當地發展教育。由此我們可以想到,這是佛法的一大貢獻。現在具格的上師比以前更少了,所有大家必須努力精進。也在此,想表達我對你們的感謝。」

說到學習和實踐的重要性,尊者引述仲敦巴尊者的話,仲敦巴說他在學習同時實修,而實修同時也在學習。所以他並沒有先學習後實踐的情況。

尊者談到了一位拉達克的朋友,主張必須經過三年的閉關實修,但他的智力卻退化了。其他人也報告了類似的經歷,尊者驚訝地認為如果他們正確地理解觀修微妙的放鬆和振奮,這種情況應該不會發生。重複了宗大師的疑慮,「如果你無法馴服自己的內心,要如何去幫助他人馴服他們的內心。」尊者提及在成都有很多所謂的喇嘛準備要賣佛法,他們主要的興趣只是錢和性。

這類奇怪的現象並不局限在亞洲;尊者回憶起1990年代,在達蘭薩拉舉辦的西方佛教教師會議,會議上、提出了有關藏人和禪宗僧人的不當行為。當時尊者提問他能夠做些什麼:「佛陀給了非常明確的建議,如果這些人不聽從佛陀的教言,他們為什麼要聽我的話?」

尊者說,如果直接罵他們、當然是無效的,他們應該被揭露、然後在媒體上曝光。這個或那個喇嘛的不良行為應當是確切的事實。如果有必要的話,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尊者回憶美國法院的一件法律挑戰案件,甚至喇嘛的一名學生指認如果他被處罰或監禁、佛法將會受到損害。尊者明確地表示,遠離破壞佛法的這種做法,自然會得到淨化。尊者重申要利用宣傳,揭露這些錯誤的事情。並指出,在藏人社會之中,人們想當然地認為喇嘛和祖古都是了深知佛法與實修。在《入行論》法本之中,明確的建議必須檢查和審視上師的特質。

並再次談到那爛陀傳承的精神,以及理性和因明的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