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11-26

尊者:良善是道德操守的基礎


尊者:良善是道德操守的基礎

  

『2013年11月25日達蘭薩拉報導』日本東京:2013年11月19日,通過東京繁華街道的一小段車程,將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帶到了增上寺(Zojoji Temple)。

這座佛教中心屬於日本淨土宗的傳統,致力於一心念佛直到往生阿彌陀佛的淨土。增上寺已在這個地點聳立了超過500年的時間,不過,二次戰爭期間遭到嚴重的破壞。增上寺是位於日本東京都港區芝公園的一座淨土宗寺院,增上寺的前身是由空海的弟子,也是入唐八家之一的宗睿創建于武藏國的貝塚,相當於現在的千代田區及紀尾井町一帶,原寺名為光明寺,屬於真言宗的寺廟。明德4年(1393年)由淨土宗八祖聖聰上人入主,改為淨土宗,並改寺名為增上寺。

尊者訪問的這座大殿是1974年結合古今傳統工藝重建而成。尊者在寺院階梯前受到住持熱誠的迎接,並且引導尊者進入大殿內的座位,這個位置方便尊者觀看到由住持領眾、並在樂器的伴奏下,進行誦經祈禱。

據達賴喇嘛尊者辦公室(OHHDL)表示,尊者這次到訪主要是應由照美尾角(Terumi Okaku)女士創辦的非營利組織「LIVE ON」之邀;該組織旨在幫助防止自殺,以及透過悲傷療癒的過程,支持因為疾病、災害、自殺、恐怖主義和戰爭失親的孩子。她解釋說,來自她自己遭遇母親自殺身亡及在意外中失去一名兄弟手足的悲痛經驗,進而啟發她創辦這樣的慈善機構,目標是幫助人們能夠走出悲痛、找到希望。

「我很高興能夠來到這座宏偉的寺院,而且僧侶們剛剛也向阿彌陀佛進行祈請,」尊者在開始發言時表示說,「對於尾角(Okaku)女士致力於減輕創傷者的悲傷和憂鬱症,令人印象深刻。基於自己的慘痛經驗,進而幫助其他的創傷者減輕痛苦,讓我想起了知名的偈頌:『勝菩提心極珍貴,諸未生者令生起,今已發者不衰退,輾轉增上恆滋長』。明顯的是、就利他主義更大的意義層面來說,為他人的福祉越多的著想,自己就能獲得越多的滿足。那麼當面對死亡時,便可以更有信心、沒有恐懼。當為他人奉獻自己的心力,自己就會越發得到滿足。就另一方面而言,自私、以自我為中心將會導致焦慮、懷疑,甚至健康狀況不佳和幸福感下降。」

尊者表示,所有主要宗教的傳統都提倡愛與慈悲,雖然各宗教的哲理思惟不同,全然因為時空、以及產生宗教的地點不同而存在著差異性。佛教文獻中,並未提及一位純粹的和永恆的神,也沒有一個內在的自我存有;一切的存有都是依於其他因緣而生。

儘管佛陀在教授四聖諦時,先談到痛苦,但實在沒有理由因此而感到沮喪。相反的,我們應該研究造成痛苦的根源,並勇敢的接受挑戰、面對與克服它。尊者說,幫助他人克服自己的痛苦與悲傷,正如尾角女士先前所說的,善良是偉大的禮物。

尊者澄清說,「我們遇到身體與精神的兩個層次痛苦,而且身體上的疼痛雖然往往肇因於生理因素,但精神層面的痛苦,通常是從我們自己的思維方式所得到的。對此,8世紀的印度大師寂天菩薩為大家提供了實用的建議:『若事尚可救,云何不歡喜?若已不濟事,不樂有何益?如果事情還可以補救,為什麼不保持歡喜心呢?如果事情已無計可施,生氣憂惱又有什麼益處呢?』(入菩薩行第九品安忍品的偈頌)」

回答一項有關於堅守非暴力原則之下,面對危險時、是否可以給予反擊已備妥的提問時;尊者回答說,「嘗試地採取兩權相害取其輕的考量,但也請記住,非暴力和暴力之間的區別,不一定是你所採取行動的質量,而是在於你的動機。出於自私的動機,以花言巧語來欺騙他人,就是一種暴力的形式,而如果基於利他的動機,迫不得已採取暴力的行動,那麼這是一種非暴力的形式。」

另一提問者詢問了有關最近在西藏境內發生的自焚事件。尊者回憶說,文革期間,一名中國的住持採取了這樣的行動,是為了保護他的寺院和其他僧人;同樣的,也曾在越南戰爭時發生過類似的抗議行動。尊者指出,很悲痛發生這樣的事件,具備如此勇氣的人也力求不去傷害他人,所以迫不得已的進行這樣的抗議行動。

尊者邀請與會者提出問題,一名年輕人想知道觀待戀愛的正確態度。尊者告訴他說,因為他沒有這類的經驗,但可以告訴他的是,雖然外表美是很好的,但內在美才是創造與他人持久關係的重要關鍵。

「當你發現一個想要愛戀的伴侶時,」尊者補充說,「不要急於安頓下來,應該先去了解對方。」

回答關於發展道德倫理的提問時,尊者說,從整個世界範圍來看,現代教育的目的著重在物質的進步和發展。但是,我們都在孩提時代接受來自母親給予的慈愛和尊重他人的種子。我們需要做的是,培養這顆種子,因為慈愛和溫暖的善心是誠信道德的基礎;科學的發現證實了培育這種價值觀會帶來正向的影響。尊者提請注意說,如果物質發展成為像是癌症一樣、那麼更難以治癒,如果我們希望透過教育來完成改革,那麼我們需要儘早開始去培育我們的孩子。

有人向尊者提問說,如果想要彼此能夠相互幫助,最重要的是什麼;尊者簡短地回答說,「愛與慈悲。」

回答關於空性的問題時,尊者說,「要了解『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意思,空,表示少、虛無、沒有等抽象概念;色,空的對立面,表示多、現實、存在。你要知道這並不意味著這種形式不存在,相反的是,它不存在於本質之內,依緣而生。龍樹菩薩清楚地表明,緣起性空是佛陀教言中的瑰寶。教授空性的目的,是破除我們依附實有的傾向,這些非但會引起憤怒和執著,更會進一步導致痛苦。」

在這天的下午尊者與一群日本的藏學研究學者座談;尊者在開場時發言說,如同世界各地的人們,也如同自然環境是一樣,所在的環境不同故而衍生出不同的文化。有些考古的發現,證實3、4千年前,西藏就有藏人的存在。他們大多是游牧民族,只要他們擁有一匹好馬和鋒利的劍,那麼就可以進行游牧維生;但如果他們面對不同立場者,那麼就會發生攻擊。但隨著佛教的到來,藏人變得溫和,也更和平。

尊者說,「通常我形容西藏文化是一種非暴力文化、和平文化,但文化的源頭是慈悲。雖然我們吃肉,但我們尊重所有生命的形態,這樣的價值觀,是我們在當今暴力世界之光,著實值得保存下來的。看到大家對於西藏的事情相當的關注,在此,想向大家表達我的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