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10-24

達賴喇嘛與華人作家在紐約舉行對話會


  

2013年10月21日,紐約秋高氣爽,陽光明媚。這是西藏宗教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四日訪美行程的最後一天。在曼哈頓上西城,達賴喇嘛與近三十位華人作家齊聚一堂,舉行題為「當代中國與世界:道德的意義和境界」的對話會。

達賴喇嘛要求與會者輕鬆一些,不要拘束,暢所欲言,並多次打趣地問:有沒有反駁我的?與會華人作家爭相向尊者提問,彼此對話熱烈,氣氛活躍。

來自中國的詩人余心樵,首先向達賴喇嘛痛陳了中國境內的道德失落現象,認為,馬克思主義,是導致中國道德滑坡的原因之一;而極權主義,是中國道德崩潰的總根源。

達賴喇嘛發表看法:馬克思主義原本有好的東西;並半開玩笑說,自己從前也是馬克思主義者。達賴喇嘛說:共產,共同擁有財產,原本符合道德;但列寧主義破壞了馬克思主義,過於執著權力和鬥爭;毛澤東思想,在延安時期,還有些真實的東西,但1956年之後,隨著權力的膨脹,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被腐化掉了。真正的共產主義,不應該有貧富分化。毛澤東提出「批評與自我批評」,我就在實踐,但北京的領導人卻沒有。用權力控制人民,非常可悲。

達賴喇嘛提到不久前見到昂山素季,很感嘆,說:以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聚會時,昂山素季缺席(因遭到緬甸軍政府軟禁),現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聚會時,昂山素季不會缺席了;但另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的劉曉波,仍然缺席。僅僅因為劉說了真話,就被關進監獄。希望有朝一日,劉曉波不再缺席。

作家程曉農提出:中國以前的朝代,道德沒有這麼敗壞;別的共產主義國家,如蘇聯和東歐,道德也沒有這麼敗壞;為什麼中國道德會這麼敗壞?不知如何才能重建道德?

達賴喇嘛回應:道德問題,在各國都存在。宗教可以解決一些道德問題;但許多不信宗教,就要用非宗教的辦法。要讓不信宗教的人們懂得,道德對他們自身有好​​處,可以坦蕩盪,保持自信,不需要虛偽。我們最近有個計劃,把道德教化推廣到非宗教的教育體系中去。

曠志忠教授問,胡錦濤時代,西藏很困難;習近平上台,西藏處境會不會好一些?達賴喇嘛回應:胡錦濤提「和諧社會」,本來是正面的,但方法錯誤,只想維穩、打擊,所以失敗。天安門有口號「全國人民大團結萬歲」,六十多年了,這個口號都沒有落實。團結,不是靠請吃飯、喝茅台;團結,要靠心的爭取。達賴喇嘛笑道:也許,中國領導人也需要心理輔導。

作家康正果認為,中國道德淪喪,與中國傳統文化無關,主要是共產黨的破壞。達賴喇嘛回應:媒體的壟斷,就是不道德。如果人們得不到真相,只聽一個聲音,會變得沒有知覺、沒有智慧。

擔任美國之音中文部主任的作家龔小夏說,共產黨和希特勒都曾強調「道德」,但西方立足於對政府的不信任,後者更成功。達賴喇嘛回應:任何地區,都是人民擁有。比如日本、英國,不是皇室擁有,而是日本人民、英國人民擁有他們的國家。投票,就是投信任票。如果領導人犯錯,人民還可以投票罷免。比如尼克森水門事件,人民就可以讓他下台。

作家朱學淵提到台灣和大陸,同一個民族,道德水準完全不同。達賴喇嘛指出:道德的問題,沒有單一的因緣,而是有很多的因緣。如果搞一言堂,比如老師說什麼就是什麼,學生盲目地聽,就是一個問題。對人民只是監控不對,應該用慈悲心去關懷。

離開中國不久的作家張博樹說,共產黨曾強調道德,鬥私批修,禁慾。但八十年代之後,道德卻大滑坡了。達賴喇嘛回應:早期極權主義,強調道德;但到了後期,強調物質,就物慾橫流了。江澤民曾經說要建設精神文明,就說明精神不文明了。

詩人孟浪問達賴喇嘛如何看待香港的「佔領中環運動」。尊者說事情很複雜,擔心能不能真的實現目標?能不能取得成果?就像1989年,天安門的學生,想法很好,但結局很不幸。現在需要考慮後果,要實在可行地去推進民主。

程映紅教授和作家北明指出,儒家,處理人際關係;道家,處理人與自然的關係。孔子的學說有益於道德,比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達賴喇嘛表示,自己對孔夫子缺少研究,不完全了解。過去的科學家,更注重研究外在物質,現在,他們開始研究內部、腦部。通過心靈的訓練,可以改進腦細胞,幫助腦部。

作家陳破空真心希望達賴喇嘛能夠回到西藏、回到中國,不僅可以幫助西藏,而且可以幫助中國,比如,幫助挽救和重建中國社會的道德。但懷疑中共領導人只注重既得利益,而聽不進去。作家一平也贊同陳破空的說法,希望達賴喇嘛能夠早日回到西藏和中國,以慈悲心懷,救贖眾生。

達賴喇嘛朗聲大笑說:中國政府曾經說我是「魔鬼」,你們看我頭上有沒有長角啊?達賴喇嘛誠懇地說:如果中國堅持現在的統治方式,有一天或許真的會崩潰;不一定要推翻共產黨,還是從中共黨內的改革做起,對中國更有利。旅居外國的華人,從國外把自由的資訊和聲音傳回去,很重要,比如,在台灣出版的書,帶回中國,對中國人民幫助很大。

詩人黃翔對中國的道德滑坡備感焦慮,他語帶激動地表示,希望西藏能保持高原的原色與雪山的純潔,不受共產黨污染。

最後,作家蘇曉康代表與會者,向達賴喇嘛致感謝詞,他說:今天,近三十位中國作家和學者,他們或是旅居或是流亡在北美地區,榮幸地受到達賴喇嘛駐北美代表處的邀請,跟充盈智慧、滿懷慈悲、盛譽全球的尊者,進行了一次充滿靈性的對話。在此,我代表諸位與會者,向尊者致以深切的謝意!達賴喇嘛有一種強大的樂觀精神,鼓勵著藏民族去渡卻文明劫難。這種精神是對佛教智慧的信仰,相信人類的道德力量和良知,終究能戰勝看似強大的物質力量。這種智慧和樂觀,也強烈地吸引我們、鼓勵我們。智者都是樂觀的。

蘇曉康還說:我們只有「惻隱心」是不夠的,我們希望西藏危機得到化解,就必須同時對中國回歸文明主流要有信心。我們也相信,漢民族裡不論是布衣百姓,還是社會精英,將會有更多的人憑依良知,站出來為漢藏的和解、對話,而主動地創造各種條件。中國人不會永遠甘於做「經濟動物」,也不會永遠「恃強凌弱」而毫無羞恥感。中華民族有一天必定會向世界輸出她那溫良敦厚的「人情味」的軟實力。

兩個小時的對話會很快過去,與會者意猶未盡。達賴喇嘛駐北美代表處華人事務負責人貢噶扎西主持了這次別開生面的對話會。出席對話會的知名華人作家,包括:蘇曉康、胡平、陳破空、李江琳、北明、龔小夏、程曉農、康正果、黃翔、張玲、朱學淵、丁一夫、張博樹、程映紅、一平、孟浪、北風,以及從中國來的詩人余心樵、網絡作家染香姐姐等近三十人。每位與會者獲贈達賴喇嘛的新著《超越生命的幸福之道》。

對話會在熱烈而親切的氣氛中結束,華人作家們依依不捨地與達賴喇嘛合影留念,互道話別。當日下午,達賴喇嘛接受了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電視台)的專訪。之後,達賴喇嘛結束訪美,搭乘航班,啟程前往華沙,展開對波蘭的訪問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