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13-09-19

欲扮演重要角色 中國需取得世界的信任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在星期一( 9月16日)表示,「中國這個泱泱大國,在這個世界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但為了扮演好這個角色,需要取得世界的信任。」

尊者應他老朋友哈維爾總統創辦的2000論壇基金會之邀,赴布拉格出席會議。

「貿易關係固然重要,尤其中國要成為世界經濟強國之一;然而,這並不意味著其他國家就該捨棄堅持人權等原則問題上的立場。」尊者告訴捷克最大平面媒體商業日報(Hospodárské noviny)的記者說。

尊者說,「一個憑藉著審查制度的封閉社會,無法贏得信任。無論國家多麼的強大,中國必須跟隨世界潮流走向民主和自由信息。」

尊者表示,在旅行期間,他更關心的是與大眾接觸,更勝過與政治領導人們會晤。

尊者談到關於西藏的生態,重申西藏位處亞洲第三極,極具重要性;但尊者指出,雖然政策隨時都可能改變,但對於環境的破壞,需要花上數十年、甚至是數百年來進行復原。

當記者問及有關他的訪問行程帶來的影響,例如,捷克共和國與中國的貿易關係;尊者承認商貿的重要性,並指出,當美國審議是否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時,他是贊成,因為我們不應該嘗試孤立一個擁有13億人口的國家。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說,他希望新領導人習近平將繼續致力於為中國人民和各少數民族之間尋求和諧。但是,使用武力和恐嚇的手段,將會背離和諧的目標。藏傳佛教領袖也提到,習近平勇敢地推動一項運動來解決腐敗問題,他的許多朋友紛紛表示,習近平具有更務實的思維模式。

問及對於中國未來改革的看法,尊者回答說,尚是言之過早。並指出,1949年之前,中國陷入內憂外患的困境之中,但共產黨帶來了新思想和領導力。從那時開始,中國的發展出現四個不同的階段,同一黨和相同的制度展現出適應新現實的能力。

被問及如何認定政治領袖的領導是成功的,尊者簡潔的回答說,「人民的信任。」

尊者表達想要到哈維爾的辦公室致意。當尊者詢問,是否他們發現哈維爾總統在他最後一部戲《離去》留下親筆簽名版本;這部戲由達格瑪.哈威洛娃(Dagmar Havlova)致贈給尊者。

參訪總統哈維爾的辦公室之後,尊者乘車前往今年在佐芬宫(Zofin Palace)舉辦的2000論壇大會。

中國民權活動人士陳光誠律師,也在許多朋友之間,迎接尊者的到來。尊者受到熱烈掌聲的歡迎,並由雅克.胡普尼(Jacques Rupnik)介紹尊者是總統哈維爾的最後一位訪客。

作為哈維爾總統長時間的好朋友,尊者在揭幕致詞時表示,「尊敬的兄弟姐妹們,很榮幸來參加這場會議,我想告訴大家,我剛剛從和哈維爾總統最後一次見面的辦公室前來。我在他生前的辦公室向我的好朋友致意,也藉此緬懷我的好朋友。」

「印度獨立後的首任總統拉金德拉•普拉薩德(Rajendra Prasad) 過世後,我也藉著參訪他位在巴特那的公寓,表達我的敬意。我同樣到已故的潘迪特尼赫魯,印度第一任總理的房子去,我記得我注意到他的小佛教法本和勞力士手錶,仍然擺放在他的床邊。」尊者補充說。

「這次帶著感傷,我去到了總統哈維爾的辦公室,像他一樣謙卑、誠實與真誠的人實在不多了。雖然他的肉體不再與我們同在,但是他的精神永遠長存,所以我們有責任繼續承擔起他的工作。」尊者說。

精神領袖說,他認為自己只是地球上70億人口的其中一員,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身為人類,我們在身體上、精神上和情感上是相同的,我們都希望擁有幸福的人生,不想要煩惱,但我們面臨的很多問題,事實上,都是我們自己創造的。」

尊者說,「如果我們依賴於我們人類的基本情感,我們是可以克服這些問題的;我們需要認知人類的一體性。我們必須在人類的層次上去看待所有的事情,請記住,只因為我們都希望過著幸福的生活,其他人也是這麼想的。」

尊者說,儘管我們相互依存的關係日益緊密,所以堅持強調「他們」和「我們」的分別時,成為戰爭和暴力的基礎。完全消除你的敵人,征服「他們」,這種概念過時了、落伍了。他這一代屬於二十世紀,而今天的年輕人屬於二十一世紀。

儘管發展迅速,但二十世紀是一個暴力和血腥的世紀。本世紀的年輕人有機會創造出一個全新的世界,雖然他可能不會活著看到這個全新的世界,尊者開玩笑地建議,不論是身在天堂或地獄,他將會密切地關注他們是如何努力創造新世界的。

尊者也已經在布拉格人權會議期間,會見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緬甸反對派領導人翁山蘇姬與人權活動家陳光誠律師。


標題原文:尊者:欲扮演重要角色 中國需要取得世界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