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3-23

中共頒布反間諜法強迫境內藏人互相監視


中共頒布反間諜法強迫境內藏人互相監視

  

【西藏之聲2021年3月22日報導】中共當局發布《西藏自治區反間諜安全防範條例》,這一法規慫恿藏人以“國家安全”的名義互相監視。為此,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向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表示:“這一法規將讓一般藏人民眾處於危險之中,這將掀起一波鎮壓言論、宗教自由的政治運動,目前西藏人權的處境已經相當惡劣了,而這將隨著反間諜法的實施變得更加惡化。”根據國際聲援西藏運動於上週(3月15日)發布消息指出,中共當局發布《西藏自治區反間諜安全防範條例》,這一法規慫恿藏人以“國家安全”的名義互相監視,其中包括監視外國人。據悉,該法規於去年底在“自治區十一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審議通過,並於今年1月1日起生效。

該組織指出政治術語“反間諜”看似有防範的意味,但實際上“反間諜”具有高度的攻擊性和侵入性,而中共領導人以戰略與巧妙使用語言等手段,悄然掩飾了其鎮壓政策,同時透過鼓吹“反間諜活動”促使人們互相監視。

雖然“西藏自治區反間諜法”表明,僅防範那些威脅中國“穩定與統一”的藏人,但無論是國家或是地方的“反間諜”法規,都在法律上規定每個人必須積極主動地互相監視,並且向當局舉報。

中共利用“危害國家安全”掩蓋對人權的迫害

旅美憲政學者、中國民主轉型研究所長王天成向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表示,反間諜法賦予安全機構任意行使的權力,以便利他們處理那些被視為間諜行為的活動,以及所謂危害國家安全的各種活動。同時,他們可以任意行使的權力包括竊聽、調查、拘留和逮捕,以及進行事先審理等均不需要受司法的審查,而法律和法規卻沒有提供任何機制,以審查其權力行使的正當性。

與此同時,王天成指出“反間諜法”不僅將間諜活動視為“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之一,並列出了五種間諜行為,但是法規卻未詳細定義何為間諜活動,以至於無法輕易分辨“間諜活動”與其他“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區別。

此外,王天成強調中共當局時常利用“危害國家安全”這一罪名,以掩蓋其對人權與民主運動者的迫害,而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然而,隨著“西藏自治區”實施“反間諜法”,若有人試圖收集關於當地侵犯人權的訊息,並將訊息傳遞至中國境外的組織,那麼他可能會遭當局指控從事間諜活動或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同時,王天成更進一步提到,若有訪問西藏的外國人士試圖收集當地人權狀況的訊息,或者是與敏感人士會面,他甚至也有可能面臨當局的指控。

境內藏人無處可逃的處境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指出,監視技術的廣泛使用增加了每個藏人舉報鄰居的壓力,因為若相機與臉孔識別系統發現“可疑活動”,而那些未能及時舉報的目擊者,他們不僅會遭受當局的懷疑,並且可能面臨冗長的審問。

與此同時,那些擁有“不良行為”等前科的藏人身受其害,因為釋放的條件之一就是必須向鄰居報告,否則他們將面臨重返監獄的處境,所以他們必須承受更大的壓力,而且因為藏人們都知道當局的做法,他們傾向與這種需要被持續舉報的人士保持距離。因此,那些在司法上遭遇麻煩的藏人,除了被自身社區的其他成員排斥,還必須承受著“反間諜活動”施加在他們身上的巨大壓力。

然而,那些在西藏社會承受著間諜壓力的藏人,往往他們最後一個選擇就是逃往國外,但是現在連這一選擇的機會都沒有,因為中共安全機構除了監禁與射殺逃亡的藏人,還額外採用較為軟性的策略,即是透過給予邊境地區藏人金錢獎勵的方式,以得到藏人逃亡的消息。

因此,在2008年西藏發生大規模抗議後,此類的措施成功遏制了境內藏人逃亡的數量,而在2008年之前,每年平均有約兩千五百名藏人逃往境外,但在那之後數字急遽下降,根據藏人行政中央統計的數據,2019年僅有十八名境內藏人逃亡至境外。

此外,針對《西藏自治區反間諜安全防範條例》將對西藏境內人權產生何種影響時,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向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表示:“這一法規將讓一般藏人民眾處於危險之中,這將掀起一波鎮壓言論、宗教自由的政治運動,目前西藏人權的處境已經相當惡劣了,而這將隨著反間諜法的實施變得更加惡化。”(札墨編譯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