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2-01

藏族寺廟實施旅行限制,美關切尼泊爾藏人處境


藏族寺廟實施旅行限制,美關切尼泊爾藏人處境

  

流亡尼泊爾的藏人


 就在重大宗教節日前夕,甘肅藏族寺院宣佈旅行限制 ,此舉為虔心淮備參加的藏族僧眾帶來不便。此外,美國政府敦促尼泊爾當局進行登記,保護在尼泊爾的藏族難民
。 而曾於2019年11月,因參加反對中國政府的和平抗議活動而遭到逮捕的西藏康區石渠溫波寺,即現今中共統治下的甘孜州石渠縣溫波鎮僧人丹增尼瑪,在中共監獄關押期間遭受酷刑虐待,經多次送醫治療無效後,於今年1月19日不幸身亡,年僅19歲。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瞭解情況,
有關人士談話,由安克配音說明。

據西藏消息人士說,中國西北地方的甘肅省當局在一年一度的重要宗教節日來臨之前,對往來途中重要的藏族寺廟的旅行實行了限制,要求參加者必須戴著口罩並禁止私家車的進入。

在由夏河縣拉蔔楞紮西奇寺和當地員警發佈的聯合通告中宣佈,第一,除非該寺院的遊客能夠出示身體健康證明,包括已通過新冠病毒檢測,否則將被禁止進入該寺院。第二,在這段預防新冠病毒的期間,所有奉獻者和遊客都必須戴著口罩遮住臉。第三,禁止從寺院外來的車輛駛入寺院場地。

一名現居住在瑞士的前藏族政治犯果洛晉美Golog Jigme近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說,宣佈的限制措施是在大型年度祈禱節(Monlam Chenmo)開始之前施行的,該節日通常會吸引大量參與者。

晉美說“以寺院高僧的名義,中國當局正在利用避免新冠病毒疫情蔓延的藉口,以打擊希望對拉蔔楞·紮西奇寺進行宗教參拜的僧侶和普通人的行動自由。現在每個人的行動都是凍結的,除非可以證明自己已經接受了新冠病毒檢測。但實際上,打擊行動的目標是即將舉行的偉大的宗教節日祈禱節。”

晉美並指出,通常會吸引該地區成千上萬的參與者的年度祈禱節,今年將於2月15日開始,即農曆新年洛薩Losar的慶祝活動的第三天。

位於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城西的拉蔔楞紮西奇寺,是藏傳佛教格魯派(黃教)六大寺院之一,一般稱拉蔔楞寺。第一世嘉木樣阿旺宋哲大師創建于西元1709年,是甘南地區的政教中心。拉卜楞寺以豐富的藏書、經卷令人讚歎,保留有中國最好的藏傳佛教教學體系,被譽為“世界藏學府”。它不僅成為佛家神聖的宗教禪林,而且是傳播知識的綜合性學府,也是整個安多地區藏民族的文化藝術中心。有第二西藏之稱。

拉蔔楞寺的正月祈禱法會,自正月初三日晚上開始,到正月十七日止,歷時15天。其間拉蔔楞
寺的全體僧人,每天要在大經堂誦經6次,其中第4次專為祈禱,祈禱佛法常在,有情安樂,天下太平等。正月初八日舉行“放生”,給淮備好的馬、牛、羊灑上淨水,在耳朵上系上彩帶等後放走,凡是被放生的馬、牛、羊,不允許任何人獵取。正月十三日舉行“亮佛”,將數十丈長的繡制佛像,展掛在王府對面山麓曬佛台,場面盛大。十四日舉行跳法舞會。十五日晚間舉行酥油花供燈會,精心製作的酥油花,陳列於大經堂周圍,並供上酥油燈,使酥油花更顯得鮮豔奪目。展出後互相評比競賽,排列名次。十六日“轉彌勒”,僧眾抬著彌勒佛,在樂隊伴奏下,繞寺一周,以示未來佛彌勒將要治世。正月十六日正式結束。

西藏和中國西部的藏族省份的佛教寺院,經常成為不僅促進宗教發展而且促進藏族文化價值的努力重點,中國安全部門經常監視甚至關閉涉及大批群眾的事件。

近年來,面對北京的文化和政治統治,成千上萬的藏人聚集在一起維護自己的民族身份,在寺院舉行的年度公眾集會活動大大增加。

此外,近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美國“嚴肅”看待逃離家園在中國境外尋求庇護的藏人,被尼泊爾當局強迫返回的情況,並定期與尼泊爾高級官員討論這一問題。國務院說表示“
我們]繼續敦促尼泊爾遵循完全符合其國內法和國際承諾的程式,包括履行尼泊爾的不驅返義務,”該發言人指的是強迫難民返回逃離的原居地的做法。

尼泊爾與西藏有著長遠的邊界,約有20,000名西藏流亡者居住在此。1959年,由於西藏反抗中國統治而失敗的起義,迫使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流亡到印度喜馬拉雅山麓的達蘭薩拉。但是,在來自中國的壓力下,過去十年來,尼泊爾政府加強了對西藏邊境的控制,不鼓勵藏人逃離,有時還強迫遣返藏族難民,再次面對中國當局的虐待。人權組織指控,尼泊爾與中國的緊密政治和經濟關係,以及與中國的密切聯繫,使已經在這個喜馬拉雅國家生活的藏族難民無法確定自己的地位,他們的權力容易受到侵犯,行動自由和言論自由受到限制。

西藏人在尼泊爾被禁止的活動,包括在難民社區內舉行選舉和慶祝達賴喇嘛的生日活動。達賴喇嘛被中國領導人視為分裂主義者,試圖使西藏脫離北京統治。

尼泊爾人權組織在去年發佈的一份報告中指出,儘管以前有一套難民身份卡系統承認藏人在尼泊爾的合法居住權,但尼泊爾政府於1994年停止發行該卡。

美國國務院說,自1995年以來,現在沒有在尼泊爾居住的藏人的登記。“我們敦促尼泊爾政府對所有藏族難民進行登記和檔記錄,並確保及時執行尼泊爾計畫,對登記和未登記的長期居留難民進行登記與核查程式。”該發言人並表示,“
難民的合法身份證明檔應賦予工作、自營業務的權利,並確保平等獲得公共教育,健康,社會保護和生計的權利。”

位於華盛頓的自由之家在2020年世界自由年度指數中,將尼泊爾評為“部分自由”,在滿分為100分的評鑒中,尼泊爾得到 51分。與此同時,中國為“不自由”,得分為10分,而西藏的排名甚至更低,僅為1分。2020年的報告同時指出,尼泊爾當局特別嚴厲地制止藏人之間的任何異議跡象,包括獨特的藏族宗教信仰和文化認同的表現。

據西藏消息人士稱,一名19歲的西藏喇嘛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中國監獄中被毆打和酷刑折磨致死。

丹增尼瑪(Tenzin Nyima),也稱為泰咪(Tamey),在散發傳單和喊口號呼籲西藏獨立後於2020年8月被拘留,並於近日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縣去世。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 2020年11月12日,我們得知他已經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他說:“然後,1月19日,他身體虛弱,從醫院回家。”

自由亞洲電臺的消息人士說:“但是他在監獄內遭受了酷刑和虐待,這導致了他的癱瘓狀態和嚴重的健康狀況。由於印度現在禁止使用中國社交媒體應用程式,這是我們從西藏獲取資訊的慣常手段,因此我們現在無法獲得有關泰咪去世的更多資訊”。

總部位於倫敦的宣導組織自由西藏在1月22日的新聞稿中說,甘孜藏族自治州溫波寺的喇嘛丹增尼瑪與其他四名僧侶,于2019年11月7日被捕,此前他們在當地派出所外舉行了和平抗議活動,他們向空中扔傳單,呼籲西藏獨立。

自由西藏說,丹增尼瑪於2020年5月獲釋,但由於分享他被捕的消息,並與流亡印度的藏人聯繫,於2020年8月11日再次被捕。
消息指出,他在關押期間飽受酷刑折磨致死,他當時甚至無法說話或行動,人權觀察組織認為丹增尼瑪在服刑期間,受到當局嚴重毆打和營養不良等虐待。

自由西藏運動和宣傳部主任約翰·鐘斯說,丹增尼瑪的被害標誌著中國佔領西藏的殘酷行徑,公然無視人類生命。丹增·尼瑪被拘留的那一刻,他就受到員警的擺佈,實際上就是死刑。

西藏宣導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呼籲對丹增尼瑪死亡一事進行獨立調查,稱其為“西藏遭受酷刑和虐待的一部分”。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臨時主席圖英次仁(Thuing Tsering)指出,對中國國家和政黨機構負責的人,必須對酷刑和虐待藏人的行為負責。

中共當局對西藏境內的藏人實施壓迫政策,並對境內的所有訊息管道實施嚴控,有許多藏人因表達對當局的不滿遭軍警任意拘押,甚至遭到酷刑折磨致死,同時也有藏人選擇自焚抗議。

總部設立於紐約的“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於1月13日發佈《2021世界人權報告》在歸納西藏的狀況中指出,中共當局持續嚴格限制境內藏人的宗教、言論、遷徒與集會自由,同時當局所謂的“脫貧計畫”可能使藏人農牧民遭到進一步的“邊緣化”與“財產剝奪”。報告提及中共當局積極推行強迫同化政策的舉措,包括當局於2020年5月正式實施《西藏自治區民族團結進步模範區創建條例》,要求藏人加強“民族團結”、維護“祖國統一”,以及反對“分裂主義”,並逐步取消小學階段的藏語教學等政策。同時,當局對西藏社區、工作場所的嚴密監視與威嚇致使民眾不敢公開抗議。

中共當局於去年8月召開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會上強調要將“愛國主義精神”貫穿學校教育,並把“愛我中華的種子埋入每個青少年的心靈深處”,這顯示出上述政策得到黨中央的支持。

西藏人說:“西藏人需要正義,而酷刑必須在西藏停止。 國際社會有義務採取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