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1-29

藏語竟危害國安? 習摧毀少數民族(丹增潘多)


  

(丹增潘多/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 西藏康區結古多(今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藏語文教育宣導者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在本月28日刑滿已獲釋。


 ■扎西文色認為,藏區地方政府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對民族語言文字的相關承諾,沒有提供足夠的條件來保障當地藏人學習和使用母語的環境,這一決策與國家的民族政策相背離。示意圖。


香港《蘋果動新聞》

2016年1月27日,扎西文色在其家中被中共警方帶走,後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名逮捕起訴。起因是他接受《紐約時報》採訪,講述玉樹藏族自治州母語教學和使用的真實情況。

2018年5月16日,扎西文色涉煽動分裂國家案宣判,青海省玉樹州中級法院判處他5年有期徒刑,二審維持原判,刑期至2021年1月28日。判決書寫到:「抨擊我國對少數民族的政策,歪曲藏區教育文化發展的現狀、污蔑政府限制少數民族文化的發展、消滅少數民族語言和文字的言論,破壞民族團結、藏區的社會穩定和國家統一。」

2015年起,青海、甘肅等省內的藏區公立中學停止使用藏語文授課,只是將其作為一門語言課程,還有學校完全不授藏文。扎西文色所在的玉樹市結古街道辦事處,更是下令禁止當地寺院與私立學校向民眾教授藏文。

同年5月至9月間,扎西文色曾上訪北京試圖向中央遞交檢舉信函,揭露此一情況未果,轉而接受《紐約時報》記者採訪,此舉遭來當地政府的敵意和報復。

扎西文色的辯護律師藺其磊曾向媒體指出,「檢方在庭上播放了扎西文色在《紐約時報》9分多鐘的訪問,指扎西文色訪問期間說的每一句話『都有問題』。」

丟民族區域自治遮羞布

扎西文色在協助《紐約時報》拍攝題為《一名藏人的追求正義之路》的報導中講到:「我們整個藏區的學校,從小學到初中、高中的多門課程中,只有一門課程是藏文的,對民族文化來講,是毀滅性的一種打擊。無論任何人都不想生活在壓抑和恐懼的環境裡面,從間接方面的話,它是一種謀殺民族文化的方法。一個民族要消滅另一個民族的話,首先需要消滅它的語言和文字。我們民族的文化在不斷地減少和消滅。」

扎西文色認為,藏區地方政府違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對民族語言文字的相關承諾,沒有提供足夠的條件來保障當地藏人學習和使用母語的環境,這一決策與國家的民族政策相背離。

一名普通藏人在沒有當局授意下,不能私下接觸外媒,這是不被中共接受的,觸碰了當局這一「禁忌」,最後招來長達5年的牢獄之災。扎西文色始終堅持無罪,在他服刑期間當局也剝奪了親屬的探監權利。

在經歷長達5年的牢獄之苦,1月28日扎西文色刑期結束,但是他將面對的是一個更加惡劣的藏語文環境,一個更加絕望的處境。

中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宣布,地方立法規定少數民族學校用少數民族語言教學並「不合憲」。

工委會主任沈春耀1月20日向人大常委會做2020年備案審查工作情況報告時說,有地方法規規定,各級各類民族學校應當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或本民族通用的語言文字教學,如果沒有當地法規要求和促進民族語言的教育,普通話在少數民族教育中的比重可能會進一步增加。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4條規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第10條規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

沈春耀認為,當地法律法規要求民族學校開設少數民族獨有的語言課程,這與《憲法》不符,與中共中央的重大決策部署不相符與國家的重大改革方向不一致,不符合《憲法》規定的「應傳播普通話」,並要求有關部門對其「予以糾正、做出處理」。

沈春耀這席話是中共當局的釋法信號,當局要將「民族區域自治」這名存實亡的最後一塊遮羞布也要丟掉了,變得更加赤裸裸的摧毀少數民族語言文化。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以來,「中國化」和「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中共西藏工作的主軸之一,包括普通話推廣工作,這是毫無掩飾的民族同化政策。

聯合國科教文組織曾將蒙古語列為世界極度瀕臨滅絕的語言和文字行列。當時境內藏人紛紛轉載這則新聞,並反問:「下一個是?」其實大家心知肚明,只是有口難言,害怕一不留神被扣上「煽動分裂國家」罪名,招來跟扎西文色一樣的牢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