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1-25

專訪前達賴喇嘛駐台代表:釋放善意,換不來共產黨的善意


專訪前達賴喇嘛駐台代表:釋放善意,換不來共產黨的善意

  

前達賴喇嘛駐台代表達瓦才仁在臺灣十二年兩任屆滿,離台前夕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


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駐台代表達瓦才仁一月三日駐台兩個任期十二年屆滿,離台前夕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分享了西藏人跟中共交手的經驗,呼籲大家要認清中國共產黨的“德性”,中共要的你給不起,釋放善意在他們看來只是示弱、助長他們的野心。

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及藏人行政中央駐台代表達瓦才仁一月三日卸任,駐澳洲華人事務聯絡官巴瓦‧格桑堅參(Kelsang Gyaltsen Bawa)接任。達瓦才仁二零零八年派駐臺灣四個月後發生八八風災,他陪同達賴喇嘛趕赴災區撫慰災民,當時是馬英九主政。

習近平提西藏宗教中國化 藏人憂慮西藏文化存亡

西藏下令引導民眾感恩共產黨 習近平號召藏傳佛教中國化

國際援藏團體在紐約、倫敦推出廣告 揭露中共侵權行徑

那是自李登輝、陳水扁任內,達賴喇嘛第三度獲邀訪台,之後至今十二年無緣再踏上臺灣的土地。外界就此對民進黨籍的蔡英文政府提出質疑。過去達瓦才仁被問到此事,總是以“達賴喇嘛隨時都方便,只要臺灣方便”,或是“問題在北京”,輕描淡寫就此打住。

視頻【達賴喇嘛駐台代表: 對中共表善意等於示弱、助長野心】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1343291429397447


如今卸下駐台代表一職,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他以七十年受中共極權殘暴壓迫的西藏民族的角度,吐露真言。

達瓦才仁說,中國政府把西藏問題視為核心利益,臺灣政府想以此避免惹議挑釁,或想跟中國改善關係,就像前美國總統特朗普說的“美國優先”,臺灣領導人一定也以臺灣利益優先,這無可非議,但是從西藏人的角度來看,釋放善意和妥協政策,不會換來共產黨的回報。

中共要的你給不起 善意示弱反倒自傷也傷盟友

“你是換不來的,因為中國政府要的是更多,而這些更多的東西,不要說臺灣,連西藏人都給不起。你既然給不起的時候,你的這些善意,既傷害了其他人,讓這些人、比方說達賴喇嘛來不了,或者很多人來不了,或者很多事情你沒有做,又不能得到中國的善意回應,其實沒有意義的。”

達瓦才仁認為,“善意”在中共眼中只會被嘲笑為軟弱,而“退讓”只會讓中共的野心更大、助長他對你蠻幹的勇氣、對臺灣覬覦侵犯的意圖就更強烈。


 二零零八年達賴喇嘛受民進黨籍高雄市長陳菊等南部縣市首長邀請訪台,為八八風災祈福,剛到任的駐台代表達瓦才仁陪同。(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提供)


 “反過來講,真正知道中國德性的人,其實大部份人都知道,就像特朗普,當你真正告訴別人,有些事情我決定,我不會看你的臉色,我不會因為你不高興我就不做,我不會因為你設定禁區我就不走,我要走的、我要做的、我都會去做的時候,你反而可能會引起中國的尊重。”

達瓦才仁坦言,過去擔任西藏駐台代表他都沒有這樣講過,現在離任了,只是說出一個西藏人的忠告。


  


達瓦才仁曾在李登輝前總統卸任後前往拜訪,感念他對西藏人所做一切。(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提供)


 “臺灣其實很強大,他的後面有全世界,特別是美國。因為沒有美國,你臺灣那怕跪在地下,中國政府都會覺得你跪的姿勢不對。所以,沒有自己的強而有力的國防,沒有美國或國際社會這樣一種保護,或者說統一戰線,你靠善意、你靠慈悲,(不會感化他們)。達賴喇嘛的度量、那個寬容的肚、慈悲的肚、容忍的肚那麼大,但是他跟中國也只有合作了八年,最後還不是很狼狽地跑出來了、逃亡。”

樂於被國際打“西藏牌”

前美國總統特朗普任內美國國會通過了一系列的支持臺灣與西藏的法案,不少人解讀是為了跟中國談判,而打“西藏牌”、打“臺灣牌”。

達瓦才仁則說,特朗普卸任前簽署的《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是民主黨在國會提出,民主黨籍議長佩洛西強力支持,這是共和、民主兩黨都關注的,在這幾年維吾爾和香港的議題獲得國際關注的時候,西藏問題能夠再重新被突顯出來,令西藏人相當振奮和樂觀。

達瓦才仁說:“這次法案更重要的關鍵是,以前談的是達賴喇嘛的問題、談西藏人權受侵犯,不是談主權、不是談流亡政府,這項法案承認藏人行政中央司政,以前這些是回避的。這改變非常巨大,以前人權問題其實談很多,藏人也會覺得大家支持達賴喇嘛很高興,但是有時回過頭來想一想,對啊!我其實最在意的事情,大家都沒有談,而我自己也因為大家都在意的是人權,我也強調人權、環保,自己真正問題的根源都沒有談到。”

強調“被利用”是搞“分化”非同情

達瓦才仁強調,《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談的是主權,不再只是人權,性質很不相同,對提升西藏地位非常重要。而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去年十一月正式訪問美國白宮,是六十年來西藏流亡政府領導人首次獲邀前往白宮,意義非常巨大。


 陳水扁總統任內在總統府接見達賴喇嘛駐台代表達瓦才仁。(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提供)


 達瓦才仁說:“西藏流亡政府最高領導人去美國的白宮、去美國的國務院,以前都在外面的餐館見面,而且偷偷摸摸像賊一樣,所以這些改變非常大。這樣的支持不僅僅是一種利用,你說美國在利用西藏,西藏又何嘗不是在利用美國?你說美國在利用臺灣,臺灣何嘗不是在利用美國?”

達瓦才仁解讀所謂“利用”,往好裡說是合作、統一戰線、聯盟,往壞裡說,就把利用的負面因素擴大。話說回來,父子之間也可以說是互相利用,從政治角度、現實一點來講,西藏人如果被人利用,被美國、被臺灣、被世界任何國家利用,這說明西藏人有利用價值。

達瓦才仁強調:“你被利用,你也在利用對方。當人們說你已經被別人利用了,他其實希望你不要參與到那裡面,他其實希望分化,而並不是對你善意地說同情你,絕對不是!”

過去聚焦人權問題 主權議題被擱置

達瓦才仁指出,過去達賴喇嘛講“中間道路”,現在看來,可以說是順勢回避、擱置主權問題。現在西藏流亡政府更強調西藏在歷史上曾經是獨立國家。不是只提在中國憲法框架下不尋求獨立的“中間道路”。強調“西藏自古是獨立國家”這一點,更有助於國際厘清西藏地位。

達瓦才仁說:“我們重申西藏在歷史上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更證明中國對西藏的統治是殖民統治、是入侵、是侵佔,他不是所謂的‘統一’,他是一種赤裸裸的軍事入侵和侵佔。所以我們(現在在印度的)才叫流亡政府,我們才是西藏真正的政府,是真正代表西藏人民的政府。”


二零零九年九月達瓦才仁拜會前天主教樞機主教單國璽。(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


 達瓦才仁表示,至於當年西藏代表被騙到北京、遭中共迫簽的所謂“十七條和平協定”,前提是,中國政府承諾他會遵循中國憲法下給予西藏自治區名符其實的自治,西藏人民才願意接受自此“變成中國的一部份”。結果中共卻自毀承諾。中共七十年來謊稱“西藏自古是中國的一部份”,事實上,“西藏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回顧在臺灣十二年推動台藏友好工作,與臺灣各領導人互動的經驗,達瓦才仁說,達賴喇嘛能夠訪問臺灣,在臺灣成立“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都是李登輝總統打下的基礎。藏人能夠憑難民證取得臺灣簽證自由旅行等政策的確立,則是在陳水扁總統任內完成。而馬英九和蔡英文都在還沒當選總統之前對達賴喇嘛表達善意,蔡英文任民進黨黨主席時曾參與西藏抗暴遊行,也曾在2008年到風災祈福法會主動求見達賴喇嘛,上任後則沒有接觸。

推動台藏友好 長期遭紅色勢力滲透破壞

談到滲透和破壞,達瓦才仁提到,早期310西藏抗暴日,或達賴喇嘛生日,統派愛國同心會會專門開個車到辦公室對面或活動會場,大聲播放中華人民共和國歌、插五星旗,並要求遞交陳情信要“西藏人滾回去”、稱“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他都會請索朗秘書長穿西裝、打領帶,正式去接陳情信,並讓他們在外喊口號拍照回去好交差。達瓦才仁說,畢竟對方還當他們是“外國駐台單位”,算是很大尊重,且他們一抗議,反倒吸引路人來瞭解為何西藏和中國在對立,因此有機會關注到西藏問題,想想沒有壞處,而且臺灣員警會保護安全、主持正義。臺灣是法治社會有法律規範,不會感到困擾或恐懼。

達瓦才仁還提到,在臺灣一些學校舉辦西藏展覽,遇到過西藏國旗被塗掉、挖掉的事件,他瞭解校園很多陸生不高興、不接受,他們不會追究。也發生過要成立臺灣藏傳佛教團體聯合總會,類似“聯合會”、“總會”、“中華民國”、“臺灣”這些冠名都被搶先註冊惡搞,找不到名字可註冊的狀況。

遭控告三百多案 奔波二十多法庭為西藏洗刷汙名

達瓦才仁在臺灣有長達六、七年的時間,官司纏身,至少被五百多人控告約三百件訴訟案。他說,那些提告人誣衊達賴喇嘛、醜化藏傳佛教,惡意在二十多個縣市法院提告,要讓他疲於奔命。


達瓦才仁在臺北國際書展,與雪域出版社主編盧惠娟向社會大眾解說西藏。(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提供)


 達瓦才仁說:“冒充藏傳佛教徒的人也告我們,告了兩百多起,他們都冒充藏傳佛教徒,根本不是,是騙子、假的。他們告我們,好像只有澎湖縣法院沒有給我們傳票,他們去所有縣、各地方告我們,麻煩的是所有地方都要去。後來我們的律師將案件合併在臺北開庭,作出判決後,兩百多人穿喇嘛袈裟到法院抗議,說西藏喇嘛內訌。他們既不是西藏人、不是喇嘛,不是內訌,對外說西藏人欺負臺灣人,想盡一切辦法挑撥,這很能挑動人,要很小心,要想辦法化解,不能退讓妥協。”

達瓦才仁提到,二零零八年達賴喇嘛訪問臺灣時,就有自稱佛教團體的人和統派中國統一促進黨主席張安樂沿路去抗議。他們攻擊達賴喇嘛,接連幾天在臺灣各大報紙刊登大幅廣告,詆毀達賴喇嘛到臺灣勘災實為斂財。事實上,當時達賴喇嘛指示訪台所有費用由達賴喇嘛基金會支付,達賴喇嘛離開前又再捐五萬美金挹注八八風災重建。達瓦才仁說,他作為駐台代表,不去澄清這些謠言,就是失職、就是恥辱。但流亡藏人根本拿不出幾百萬去登廣告,要在官網澄清流量只有幾百人達不到效果,最後決定只能向對方提告譭謗。

被告者也轉向達瓦才仁提告,後來有信奉藏傳佛教的律師視為“聖戰”不容受辱,義務幫忙打官司。達瓦才仁說,有些官司打到三級法院,對方甚至釋憲,最後“關關難過關關過”,所有案件他都勝訴,“這些人目的是銷耗你的時間、精力、資源,讓你做不了其他的事。”

有感對藏獨的打壓轉向所謂台獨、疆獨和港獨

達瓦才仁說:“很多學者問我們怎麼回事,有人竟然花那麼大精力攻擊藏傳佛教,這麼小眾、邊緣的宗教?我說,這些攻擊跟臺灣沒關,應該是對岸。都是冒充藏傳佛教徒的人從大陸到臺灣發展、醜化藏傳佛教是不堪的神秘力量,連氣功都不算的一些東西。”

達瓦才仁發現,臺灣的太陽花運動之後,攻擊、騷擾他們是分裂分子的人,似乎顧不到他們所稱的“藏獨”,大批抗議和網路上的謾駡,轉向去攻擊所謂“台獨”和“港獨”。

卸任後的遺憾

在台十二年離任有無遺憾?達瓦才仁坦言,西藏宗教基金會成立逾二十年,接觸面仍只限民間團體NGO和佛教徒。西藏人是在流亡中長大的難民,資源非常有限貧乏,因此使用資源非常保守小心,不敢投資做更大的活動。回想起來,“如果大開大闔,像鄧小平講的,步子邁大一步、膽子放大一點,其實在臺灣這個自由的社會,真的很有機會能做更多。”

達瓦才仁說,也希望中國政府和社會,有一天能夠有禮貌、懂得尊重文明、尊重其他人的信仰、尊重用法律治理一切,像臺灣一樣。(自由亞洲電臺記者 夏小華 臺北報導 責編 胡力漢 申鏵 網編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