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1-01-18

達賴喇嘛為西藏未來超前部署 流亡藏人落實民主選舉、對抗中國


  

【沃草記者賴昀報導】藏人社會在流亡狀態中,仍在實踐民主。2021 年 1 月,西藏流亡政府司政(最高行政長官)及議會選舉展開預選,遍佈 30 多個國家的 8 萬名流亡藏人紛紛登記投票。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日前在台北舉行的「流亡中的民主,守住西藏」座談會上表示,西藏流亡政府在達賴喇嘛的期望與指示下,一步一步走向民主、實踐民主,藏人從一開始只會遵循達賴喇嘛的指令、到逐漸習慣流亡政府的司政成為最高行政首長,再到如今年輕人積極參與選舉,藏人社會真正達到民主化。達瓦才仁表示,在流亡中、面對中國威脅,達賴喇嘛為西藏未來所做的「真正的超前部署,就是民主制度」。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攝影/賴昀) 


 流亡藏人社會如何走向民主

本週三(1 月 13 日),相當於西藏流亡政府在臺大使的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在由「西藏台灣人權連線」主辦的「流亡中的民主,守住西藏」座談會上,向臺灣民眾介紹藏人行政中央的政府體制、選舉制度,以及流亡藏人社群民主化的過程。

達瓦才仁說明,在 1959 年達賴喇嘛流亡印度後,許多藏人追隨其後,印度政府將流亡藏人安置在印度邊界。當時達賴喇嘛告訴流亡藏人,他們一時無法回去西藏,而在印度成立的流亡政府必須要有人民代表,未來西藏將走向民主化。後來,藏人在難民營中依照指示選出十幾個代表,選出的對象都是貴族、大喇嘛等頭面人物,這些人去見達賴喇嘛,1960 年組成了第一屆西藏人民議會。

不過當時,流亡藏人是因為對達賴喇嘛的崇敬而接受民主制度,選舉時也只想投給達賴喇嘛親近的候選人。1963 年,達賴喇嘛起草西藏民主憲法草案,交由人民討論,草案其中一條列明:如果獲得議會三分之二的票數通過,就可以罷免達賴喇嘛。這項條文被議會一致反對,只好取消,達賴喇嘛在藏人心目中的地位可見一斑。

達瓦才仁說,西藏民主制度另一件有趣的事情是,「西藏人建立不起什麼政黨」。達賴喇嘛認為民主制度、民主選舉需要有候選人,因此需要政黨來推薦,但是藏人只願服從達賴喇嘛,不願成立政黨。後來在 1974 年終於出現第一個政黨——西藏共產黨。達瓦才仁對此解釋,當時整個國際情勢左傾,而藏人因傳統佛教影響,非常重視平等觀念,因此在流亡政府裡年紀比較大的公務員也都偏左。但西藏共產黨因為藏人受到中國共產黨迫害,在藏人社群裡不受歡迎,這時達賴喇嘛告訴藏人,「他有道理的話,人民就會喜歡他,這就是民主的好處。你要容忍跟你不同的政黨的存在」,還資助了西藏共產黨,不過持無神論的共產黨至今仍然不被藏人普遍接受。

後來因為藏人心念「達賴喇嘛說一定要有政黨」,因此成立了「全國民主黨」,但達瓦才仁說,全國民主黨對選舉「幾乎沒有影響」,也不算是真正的政黨,於是藏人社會為了在選舉時能夠推出合適的候選人,便採取兩階段的投票方式,第一階段讓選民自行在選票上推薦候選人,得票多的就成為第二階段選舉的候選人。

至於選民資格,首先必須要有納稅給流亡政府,然後在流亡政府公布的時間,向各地的選舉小組進行註冊,然後再去指定的投票點投票。達瓦才仁以臺灣為例,表示臺北、桃園都各有投票點,不過住在臺中、高雄的藏人就可能因為距離較遠,不參與第一階段的預選投票,而像是美國等地,要完成投票就更困難。


民團「西藏台灣人權連線」舉辦「流亡中的民主,守住西藏」座談。右起: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林欣怡、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教授潘美玲、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攝影/賴昀)


 達瓦才仁還說明流亡政府的組成,表示在 90 年代之前,政府最高首長稱為噶倫赤巴,由達賴喇嘛直接任命,後來噶倫赤巴改稱司政,在 2000 年開始由人民選舉產生,政府各部的部長則由司政向議會提名,議會多數通過任命,至於其他官員則是採公務員制度。

過去,達賴喇嘛希望由人民選出政府噶倫赤巴,但是人民和議會都希望由達賴喇嘛選擇,達賴喇嘛只好將自己收到的推薦名單用自己的名義交給議會,議會再選出合適人選。後來達賴喇嘛希望流亡政府不要再依賴他,不願意再推薦名單,於是藏人社群終於以兩階段投票的方式產生第一任司政——達賴喇嘛的弟子桑東仁波切。

達瓦才仁說,桑東仁波切忠實貫徹達賴喇嘛落實民主的期望,推出政策時都會說「這是我的意見,跟達賴喇嘛沒有關係」,讓人民慢慢習慣沒有達賴喇嘛的指示,過程中也有人攻擊桑東仁波切的政策,說和達賴喇嘛的方向不一樣,但達賴喇嘛堅決支持桑東仁波切的政策,紛爭因此平息。桑東仁波切主政十年後,2011 年達賴喇嘛正式宣布退出政治,從此就是一介平民、一個出家人。

西藏民主逐漸成熟

同年,哈佛大學畢業的藏人學者洛桑森格參與選舉,表示會為流亡政府帶來新氣象,並積極競選,帶動了其他有意參選的人投入,在洛桑森格通過預選後,更展開政策辯論,達瓦才仁因此稱洛桑森格的登場是「西藏民主化開始」。後來,洛桑森格順利當選,2012 年時更成為第一位民選西藏司政。有趣的是,當時所有的候選人都搶著見達賴喇嘛,因為只要獲得達賴喇嘛屬意,就能夠順利當選,達賴喇嘛就乾脆以療養的名義去了美國,誰都不見。

不過選舉也讓藏人社群出現鬥爭、破壞團結。達瓦才仁說明,傳統藏區有衛藏、安多、康巴三區,流亡藏人裡面衛藏人佔了 7 成,其次是康巴人佔了 2 成,距離印度邊界最遠的安多人數最少,但是很多勝選的候選人是康巴人,心存不滿的衛藏人就在 2016 年選舉時挑動地域觀念,造成流亡社群中的衝突,當時達賴喇嘛對此表示擔憂。

達瓦才仁說,因為有此前例,今年的選舉,很多人擔心衝突重演,但從目前的情況看來,藏人「還是選最能幹的」, 沒有受到地域觀念挑撥,在之後幾個月完成選舉的期間,鬥爭沒有重演的話,應該可以視為藏人的民主制度已經慢慢成熟。


 西藏流亡議會在網路上提供直播。(翻攝自 Official WebTV Station
of 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達瓦才仁補充,曾經在 70 年代,印度一度和中國交好,印度政府因此禁止藏人學校升西藏國旗、唱西藏國歌,藏人因此意識到「雞蛋不同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就開始有人將孩子送去美國。現在,在印度的流亡藏人和海外流亡藏人數目大約是一半一半,預計未來在海外的藏人會更多,因此流亡政府的選舉,選民遍佈全世界。而藏人議會的組成,除了衛藏、安多、康巴三區各有 10 名代表議員外,也有各教派的代表、有美國、歐洲、東南亞等地的代表。

達瓦才仁說,現在流亡政府的議會掌握非常大的實權,競爭激烈,尤其有很多年輕人投入。達瓦才仁指出,藏人已經離開西藏、流亡 60 多年,前途未知,但是藉由落實民主制度,藏人保留了選擇自己未來的途徑和權利,因此他說,達賴喇嘛為西藏未來所做的「真正的超前部署,就是民主制度」。

民主在日常生活裡扎根

擔任與談人的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教授潘美玲表示,流亡藏人在分佈 30 多個國家的巨大範圍內落實民主這件事情,對於宣稱西藏主權非常重要,世人可以看到,即使藏人沒有聚集在印度,但透過選舉,大家共同建構西藏國家、鞏固西藏國家民主、鞏固流亡社會,具有多層重要意義。而藏人議會也透過同步轉播,讓全世界的流亡藏人都可以監督議會。


 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教授潘美玲長期關注流亡藏人社群。(攝影/賴昀)


 潘美玲以自己在印度藏人社區的田野觀察經驗表示,西藏社會的民主化程度,不只體現在選舉,更重要是日常生活扎根進行,例如在印度賣毛衣的西藏小販自願組成協會,一同制定不二價、一同決定互相定期更換擺攤位置,以保障大家都能賺錢,這些都是民主生根在地化的過程。潘美玲說,「民主一定有紛爭,我也清楚流亡社會沒有分裂的本錢,在臺灣也確實如此」,她強調,臺灣民主也需要保護,學習「紛爭過程中,如何再團結」不只是西藏流亡社會的重要課題,對臺灣來說也一樣。

2021 年,西藏流亡政府將進行司政及議會選舉,挑選候選人的「預選」已經在 1 月 3 日已經投票,總計有 8 萬流亡世界各國的藏人登記參與選舉。藏人行政中央的中央選舉委員會將在 2 月 8 日會公佈預選結果、列出候選人,並在 4 月 11 日進行第二次投票,5 月 14 日會公布最終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