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12-28

專訪司政洛桑森格:美國國會通過《2020西藏支持與政策法案》


專訪司政洛桑森格:美國國會通過《2020西藏支持與政策法案》

  

藏人行政中央電視台專訪司政洛桑森格談《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通過前後在藏人行政中央的成功遊說下,美國國會兩院於12月22日一致通過了《2020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該法案是對2002年通過的《西藏政策法》進行了修訂和強化,重申美國政府在兩黨支持下,保障西藏人民權益的明確承諾。這也是全世界西藏人民和西藏的自由鬥爭的又一個里程碑式的勝利。

對此,目前正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為該法案獲得通過而進行遊說工作的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接受藏人行政中央電視台的專訪時分享了《2020年西藏支持與政策法案》通過前後所做的努力和該法案對於西藏人民的意義等話題。

主持人:美國國會於12月22日通過了《2020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這是西藏自由鬥爭的一個里程碑式的勝利。首先請您給介紹一下這個法案的意義?

司政洛桑森格:是的,這個法案意義重大,正如您所說,這是美國國會在過去20年里通過的關於西藏問題的有一項重要法案,也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法案。這個法案是為了聲援西藏境內600萬遭受苦難的藏人。華盛頓在說'西藏的兄弟姐妹們,我們與你們同在。我們支持你們的自由鬥爭。我們支持你們的正義,我們將追隨和支持你們的事業'。這也是對達賴喇嘛尊者敬意。這對西藏的自由鬥爭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所以這是一項歷史性的法案。

主持人:在您這次前往美國訪問之前,您在11月份的新聞發布會上,您談到為了推動這個法案成為法律,您想親自訪問美國進行遊說工作。當時該法案在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陷入僵局。因此,行請教您該法案最終是如何通過的,從該法案成為法律的時間來看,是否有什麼重要原因?在法案通過的前期,您進行了哪些遊說工作?

司政洛桑森格:說來話長,但我將在適當的時候談及這個問題。我們大家都為這項法案獲得通過付出了努力,包括美國各地的藏人協會,西藏青年大會和自由西藏學生運動,所有的人都參與到了遊說活動中。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也號召他們的成員支持這個法案。

今年年初眾議院以壓倒性的多數票通過了這項法案,但這已經過去很長時間。當我拜會議長南希·佩洛西和眾議員吉姆·麥戈文時,他們告訴我不要擔心眾議院。所以我們不得不遊說由共和黨領導的參議院。我在參議院展開努力,同時聯繫了很多共和黨的參議員,比如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湯姆·布萊恩特·科頓等。但是,法案還是卡住了。5月份的時候我看見了一絲希望。因為,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商務會議召開,西藏問題被列入議程。但後來,商務會議召開數次之後就休會了。從5月到現在,什麼都沒有發生。10月份我訪問美國做了一些努力,但是由於當時正值大選前,華盛頓的局勢非常混亂。特朗普總統感染了新冠病毒,國會議員和參議員也被感染了。當時非常混亂,沒有機會。最後,我諮詢了一些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朋友,是否還值得回來再試一次,他們叫我回來在努力推動。

因此,11月我再次訪問美國,在抵達美國的第二天,我就在網上l分別和民主黨的和共和黨的工作人員進行聯繫,我們在網上製定策略應該如何去推動這個法案。我被告知,12月的第二週,外交關係委員會會再次召開商務會議,西藏問題也會被提上議程。但是,第二週的周五是參議院閉會日期,所以在3、4天的時間裡,我們不得不做好3、4個月的工作。從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來看,該法案在進入眾議院之前,必須在參議院通過。

參議院的版本有一些修正,包括正式承認藏人行政中央是反映全世界西藏人民願望的合法機構,並承認司政為藏人行政中央的合法領導人。這是我們想要的修正案,但也需要在眾議院進行表決。雖然花費了大量的時間,但簡短來說,最終我們找到了突破口,有關西藏的法案從所有其他法案中脫穎而出。很明顯,參議員和工作人員都同意將法案附加在撥款法案中。這就是法案獲得通過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還要再講一個簡短的事情,因為當我11月前往美國訪問時候,我的很多朋友都在懷疑這個法案是否會獲得通過。但不知何故,我們還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辦理的圓滿順利。因此,我要在這裡感謝達賴喇嘛尊者,感謝所有為西藏事業祈禱的寺院和僧俗信眾。

主持人:從新法案的內容來看,2002年的《西藏政策法》與此次通過的新法案主要區別有哪些?

司政洛桑森格: 2002年頒布的《西藏政策法》和《2020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應該要視為一個整體。因為後者是對以前法案進行修正、完善和補充。2002年的法案涉及西藏被中共佔領和侵犯人權的情況,以及任命一名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協助達賴喇嘛尊者的特使與中國代表間進行對話。該法案還要求在拉薩設立辦事處,並為西藏境內的藏人提供資金。除此之外,《2020年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還強烈要求提升西藏人民的宗教自由,以及禁止中國政府對藏傳佛教轉世制度的干預,如果他們以任何形式進行干預,美國政府將對相關官員進行製裁。在環保方面,西藏作為亞洲的水塔,法案強調任何人在西藏投資都必須遵循美國的開發準則等。法案還特別提到,允許在拉薩設立美國領事館。如果中國政府不允許,他們就不能在美國新設立任何領事館。這個是有條件的,很強烈的條件。而達賴喇嘛尊者作出的偉大貢獻之一就是推動流亡藏人社區對民主制度或民主化。法案也正式承認正式承認藏人行政中央是反映全世界西藏人民願望的合法機構,並承認司政為藏人行政中央的合法領導人,這是首次在該法案中提出的。因此,藏人行政中央在法律上得到美國國會的承認,現在又通過這個法律得到美國政府的承認。

我認為這是一個重大的突破,然後就是向印度和尼泊爾的藏人社區提供不少於900萬美元的援助資金,以及向西藏境內的藏人提供800萬的資金,以及提供其他各類援助藏人學生的獎學金計劃的資金。這筆資金在未來5年內保證遊戲。我非常高興《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成為美國對西藏問題上的重大政治表態。

主持人:關於法案中強調的藏傳佛教領袖的繼任與轉世權利,包括達賴喇嘛尊者的轉世問題,以及承認藏人行政中央及其領導人是西藏人民的合法代表。您認為會對中國產生哪些影響?

司政洛桑森格:如果你看了我訪問白宮之後《環球時報》的報導,以及我訪問國務院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言論,就可以看到他們非常明確的稱“所謂的西藏流亡政府是一個分裂組織,堅決反對任何個人和國家同其領導人進行任何形式的接觸。 ”這就是他們的立場,目前的這一法案反駁了這一點,並說:'不,中國政府的觀點是不能接受的。美國承認藏人行政中央和西藏的自由運動'。從而美國向全世界發出一個信息,也就是華盛頓承認西藏自由運動是一個巨大的政治表態,特別對西藏境內的藏人來說更加如此。

是的,這項法案將在世界範圍內,尤其在北京得到的廣泛閱讀和聆聽。我也會很高興看到西藏境內的600萬藏人同胞也將聽到這項對西藏帶來積極發展和支持的消息。

主持人:正如您所說,該法案的通過是全世界藏人和支持者的巨大勝利。事實上,這也傳遞出一個希望和勇氣的信息,特別是對西藏境內的藏人。而再過幾個月您就將完成藏人行政中央司政的第二個任期,目前這個法案也正在成為美國的法律,您如何看待這一成就?

司政洛桑森格:當我於2011年開始擔任藏人行政中央司政一職時,在達蘭薩拉舉行的特別大會上展開了一場激烈的辯論。但我被委以重任,全面負責藏人行政中央的各項工作。在我任期結束時,我終於成功地使藏人行政中央在法律上得到美國國會和美國政府的正式承認。這意味著我完成了一項相當困難的政治任務。我相信下一任司政會有一條比較輕鬆的執政道路,因為藏人行政中央在法律上得到了承認,也得到了援助資金。現在,下一任司政可以更專注於政治方面的發展。也可以將資金增加一倍,或者增加世界各國政府對藏人行政中央在法律方面的承認,有很多事情都可以做。我覺得在政治上我已經完成了我的任務。

說到這裡,我很感謝達賴喇嘛尊者的領導和全世界藏人給予的支持。如果沒有達賴喇嘛尊者和全世界藏人,尤其是美國藏人的支持和努力,這個法案是無法完成的。當我11月前往美國時,我呼籲美國各地的藏人給他們所在區域的參議員寫信,他們也這樣做了。紐約和新澤西州的藏人也打電話給幾位參議員。甚至在華盛頓特區,當法案被提交時,議長南希-佩洛西和眾議員吉姆-麥戈文告訴我,不要擔心法案在眾議院的通過。相反,我被要求將我的努力投入到遊說參議院的工作中。我接受了他們的建議和指導,並會見了幾位著名的參議員。他們都給予了支持。

我非常感謝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女士,她一直是西藏堅定的支持者,也是達賴喇嘛尊者的摯友。我還要感謝參議院的多數派領導人、同意推動該法案的參議員米切爾·麥康奈爾和參議員查克·舒默。我還要感謝議員麥戈文和共同提案人克里斯·史密斯、參議員馬可·盧比奧和共同提案人本·卡丹出色的領導。另外,還要感謝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包括參議員詹姆斯·裡施和鮑勃·梅嫩德斯。

此外,我要感謝所有的國會議員辦公室的作人員,其中包括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詹妮弗·懷特和布萊恩·布拉克,參議員盧比奧辦公室的貝瑟尼·保利斯,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邁克爾·希弗,他一直和我在一起工作;夏洛特·奧爾德姆·摩爾;參議院共和黨議員辦公室的拉拉·克勞奇;以及克里斯·索查。尤其是喬納森·斯蒂夫勒,他從一開始在起草法案的過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所有的國會工作人員都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要感謝他們的努力和支持,特別是對邁克爾·希弗的支持。 點擊觀看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