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11-25

獨家專訪:司政洛桑森格首次正式訪問美國白宮


獨家專訪:司政洛桑森格首次正式訪問美國白宮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於上週五(11月20日)創造了歷史性的壯舉,成為第一位正式進入美國白宮的藏人行政中央政治領導人。這一歷史性的發展是在美國國務院正式邀請司政洛桑森格服訪問國務院,並與新任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德斯特羅進行正式會晤的一個月後發生。

對此,藏人行政中央電視臺的主持人丹增其美(Tenzin Chemey),於11月22日專訪正在美國繼續進行訪問的司政洛桑森格,就他在白宮的會晤以及此次訪問的歷史意義進行了交流。

以下為完整採訪實錄:

丹增其美(以下簡稱主持人):紮西德勒 !司政洛桑森格博士。首先,您能否和我們分享一下你們在美國白宮會見了哪些政要,以及討論了什麼話題?

司政洛桑森格:我在白宮會見了負責亞洲問題的官員,總統和副總統辦公室的工作人員也都在場。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榮譽,因為在六十年後的今天,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首次正式被邀請和允許進入白宮。在過去的九年裡,我一直在訪問美國期間前往華盛頓特區,他們總是說,作為西藏流亡政府的代表,如果允許進入國務院或白宮,就等於承認西藏流亡政府。

上個月,經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的同意,我們在國務院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昨天又經白宮最高官員的同意,我訪問了白宮。所以這是一件大事,因為過去六十年我們一直在流亡,無論走到哪裡,我們都希望得到承認和接受。藏人行政中央確實反映和代表了西藏境內藏人民眾的訴求和願望,藏人行政中央也是一個民選機構,體現了現代民主價值。能得到這種認可是一件大事。

我們一直在發聲,並且也在為此付出努力,現在我們終於得到了認可。我覺得這是從白宮一路傳來的對西藏600萬藏人的希望和聲援。

主持人:近期舉行的這些會議和邀請有什麼影響和意義?為什麼在此之前您或藏人行政中央的其他官員不被允許以官方身份進入白宮?

司政洛桑森格:我認為有兩個因素。一是在全球範圍內,人們普遍認為中國政府過於激進,操縱國際體系,違反民主和人權準則。所以,中共當局幾十年來根本沒有遵守國際準則和慣例。即使在華盛頓,他們也從合作的心態正轉向競爭,我敦促他們在西藏、中國、香港,以及包括東突厥斯坦(中:新疆)和其他少數群體的人權問題上進行對抗。

在這種情況下,西藏人民在達賴喇嘛尊者的領導下一直在實行民主制度,這一點應該得到承認。在個人層面上,我也曾去過華盛頓數十次,會見了許多與我有私人關係的官員。由於他們對我非常瞭解,所以同意不遺餘力地邀請我訪問國務院和白宮。

即使要在部門內部,機構之間進行討論,也需要進行大量辯論和討論,並且需要不同機構的同意,才能得出結論。我們花了一些時間,但最後,藏人行政中央的領導人終於有幸訪問國務院和白宮。

主持人:就在上周,美國眾議院通過了一項決議,重申了美國支持藏人尋求名副其實自治的權利,讚揚達賴喇嘛尊者致力於推廣世界和平、宣導非暴力,以及捍衛人權和保護生態環境的成就。因此,想請教您該決議對西藏的自由鬥爭有何意義,也請談談決議中要求邀請達賴喇嘛尊者參加兩黨兩院論壇的重要性?

司政洛桑森格:華盛頓一直在討論邀請達賴喇嘛尊者到美國國會發表演講。一年多前,我和駐美代表歐珠次仁會見了國會議員泰德•約霍。他非常支持也強烈反對中共在西藏實施的相關政策。

第二次見面時,他提出要邀請達賴喇嘛到國會發表演講,並詢問尊者是否會應邀前往。我說我們會尋求尊者的意見。後來,我回到達蘭薩拉後,尊者非常贊同在國會發表講話。議員泰德•約霍說他將就此提出一項決議,我們對此表達了同意和歡迎,而且我沒有來到這裡了。

幾天前,決議在眾議院一致獲得通過,民主黨和共和黨在西藏問題上也走到了一起,這也是一件大事。即使兩黨不和,但西藏問題始終並將繼續得到兩黨的支持。對於藏人來說,關鍵是要記住,我們必須讓西藏問題成為美國兩黨的問題。因此,所有國會議員才投票邀請達賴喇嘛尊者,承認尊者對世界和平的領導和貢獻。

除此之外,美國國會還首次通過一項決議,同意將“中間道路”作為一項政策,並將實現西藏真正的自治為解決方案。以前的決議都建議要進行對話,但後來對話不是目的,而是手段。

在過去的7、8年時間裡,藏人行政中央改變了策略,強調美國政府應該認可這項政策,結果是我們追求的是真正的自治,所以這一直是我們的方針和努力的方向。加拿大國會通過一項法案,日本國會90多名議員也通過了承認“中間道路”政策的內部決議,約有14個國家的議員就 “中間道路 “政策提出了問題或進行了辯論。

當前,我們很高興美國國會帶頭通過了這項決議,承認達賴喇嘛尊者的偉大領導以及將“中間道路”作為一項政策。

主持人:說到承認,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辦公室最近的報告把西藏描述為軍事佔領地。這種承認對西藏目前所處的狀態有多重要?

司政洛桑森格:說西藏是軍事佔領區的問題。七、八年前,我們的朋友邁克爾-範沃特(Michael Van Walt)和我進行過討論;當時他問我是否注意到西藏的話語權已經對我們不利。在過去的二、三十年裡,中國政府一直聲稱藏人在尋求獨立,對此我們的回應是:不,我們不尋求獨立,而是要求真正的自治。然後,中國政府又稱,西藏從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但他們在尋求獨立。我們也對此做出了回應。在這個過程中,整個關於西藏的話語權已經轉移到’西藏從來就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而且他們仍然在尋求獨立’,使我們顯得不合理,再加上有人說我們是在中國四分之一的領土上尋求真正的自治。因此,我們改變了策略,改變了說法。藏人行政中央外交與新聞部發表了題為《西藏從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中間道路’仍然是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的報告。報告第一章明確指出,西藏曾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現在被中國非法佔領,各種侵犯人權的行為不斷發生,但是 “中間道路 “仍然是一個可行的解決方案。

因此,美國國務院的報告等於認可了我們的戰略,即西藏處於軍事佔領之下,也就是說西藏曾經獨立,現在處於軍事佔領之下。其次,根據“中間道路”政策的原則,以及按照達賴喇嘛尊者的意願,我們希望有一個雙贏的解決方案,即給予我們真正的自治。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是通情達理的,也是非常溫和的,因為西藏在歷史上是獨立的,我們有權擁有獨立,而在中國的佔領下,發生了各種各樣侵犯人權的事件。但是,我們還是非常理智地在為西藏人民尋求的名符其實的真正自治。所以,我們正在努力改變這種說法,而國務院的報告則幫助我們支持這種說法。這就是我們想向世界各國傳達的說法。

最終,我們不想在三件事上妥協:第一,西藏是獨立的,我們有權享有獨立;第二,西藏目前處於軍事佔領之下;第三,各種侵犯人權的行為正在西藏發生,包括政治壓迫、文化同化、經濟邊緣化和環境破壞,但為了西藏境內600萬藏人,如果給予藏人真正的自治,我們願意和解。

這就是我們要建立的說法,這將加強對“中間道路”政策和為西藏人民尋求真正自治的論證。

主持人:非常感謝司政洛桑森格博士,謝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

司政洛桑森格:謝謝您。

(編者注:採訪內容根據英文和視頻內容翻譯,如有出入請以原文為主/《西藏之頁》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