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10-30

不尋常的一年:從疫情下的華人法會展望漢藏交流


  

這一年不尋常

今年是令人難忘的一年,從一月份新冠疫情的爆發,到世界各國的停工和防疫,各國人民經歷了特殊及不尋常的一年。從年初的疫情爆發,尊者辦公室就立刻取消了尊者的日常接見和講法,這極大的保護了信眾的安全。

我們熟知的尊者,是一位從不停歇的老人。他那為眾生時刻著想的心,使其奔忙於世界各地。我仍然記得去年,尊者因過於繁忙的行程,而感到疲憊。不得不在醫生的囑咐下,在達蘭薩拉開始修養。我原記得那時,尊者辦公室計畫將六月為西藏青年的夏季講法取消,但是尊者認為,大眾已經期盼已久,直接取消不妥,仍堅持進行講法,那時的尊者已達84歲的耄耋之年了。

但這次疫情,讓尊者能夠有充足的時間進行閉關和修養。我仍然清楚記得尊者再進行第一次和第二次的網路講法和交流時,尊者氣色完全勝過往常。尊者的法身安康讓世界各地的信眾和藏人感到安心,因為我們時時刻刻掛念著尊者的健康,並不斷祈願師長能夠長久住世。


 臺灣佛教信眾在臺北國際會議中心參加為期三天的全球華人法會 2020年10月2日 攝影/Ven Tenzin Jamphel / OHHDL


新冠疫情下的全球華人法會

每年的十月是尊者應臺灣佛教團體的祈請下的全球華人法會。我任然記得去年十月仍有少許華人信眾從中國大陸趕來,即使他們面對著種種的困難,尤其是中共當局的高壓政策變得更加苛刻。那時我還和幾位來自中國大陸的信眾約定,希望今年仍然能一起參加十月份的華人法會。不巧的是,因為疫情的原因,印度政府暫時暫停了國內的宗教活動。

就像我過去有談過,尊者雖然生理年齡已經是高齡了,但是尊者對現代科技的應用在佛法的教學上是站在前沿的。因為臺灣防疫非常的成功,臺灣的信眾能夠聚集在臺北國際會議中心直接通過網路和尊者進行交流。

我仍然記得尊者多次講過,臺灣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有著一種非常特殊的關係。兩地的華人都擁有者相似的文化背景和類似的語言。但兩者之間最大的區別是臺灣享有著蓬勃發展的民主制度,獨立的新聞媒體,以及宗教自由。這種深層次的品質和價值觀是中國大陸完全不具備的。

這次尊者主要是以宗喀巴大師的《辯了不了義善說藏論》為主要法本並且搭配著月稱菩薩的《入中論》為全球華人信眾講法。每次尊者的講法都不脫離菩提心和空證見這兩個扼要進行拓展。

在第一天的講法中,我記得尊者再次抒發了他願意訪問臺灣的心願。臺灣的華人信眾和朋友們因為有著和中國大陸相同的語言,他們能夠更加容易的將這種普世價值觀傳遞給對岸。尊者在過去一直有提到希望在機緣成熟的時候能夠訪問中國大陸,尤其是五臺山。這一次講法,尊者再次抒發了這種希願:希望不久的將來能夠訪問中國。在中國召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會議,並以曾經獲獎者得主的身份前往中國,是尊者最新的一個想法。

猶如尊者以往講法一樣,尊者再次提到了邏輯的重要性。在學習佛法的過程中,邏輯是至關重要的,而不是單單僅憑信仰。 “比丘與智者,當善觀我語,如練截磨金,信受非唯敬,”這句經文是尊者不斷引用的,為的是論證邏輯學在佛教的重要性。這句偈語引用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範例,就是哪怕是佛陀親自所說的,我們也要應到去驗證,而不是直接無條件的接受


和其他經論相比,《辯了不了義善說藏論》更為詳細的講解了空性的扼要。眾生都是希望離苦得樂的。就如尊者提到地球上70億人,都是希望離苦得樂的。脫離心裡上的痛苦,或者說是精神上的痛苦,依靠的是去瞭解痛苦的來源。對空性的深入瞭解就是去消除這種痛苦的最好解藥。臺灣佛教團體能夠面對面聚集在一起,討論法義,真的是讓人隨喜讚歎。 


 本文作者張鈺健於2019年在印度達蘭薩拉受到達賴喇嘛尊者的親切接見 照片/作者提供


漢藏交流和中間道路

今年已經是尊者離開西藏的第61個年頭了,西藏問題還是未能解決。同樣的,西藏問題從來沒有離開過人們的關注。尤其是,世界各地的華人也同樣深切的關注著這個議題。從歷史角度來說,華人和藏人有著密不可分的淵源。尊者也時常提到我們漢藏兩族的關係,有時會提到漢藏蒙三族的關係。

我們應到要知道的是尊者是解決西藏問題的關鍵和鑰匙,不是障礙。中間道路就是這個指引。在中國大陸,很多學術界人士是對中間道路這個政策相當的支持。從短期來看,大家都會有憂慮。但是從長遠的角度來看,中間道路來解決西藏問題是有百利無一害。因為,漢族人可以從藏族的文化和宗教上獲得收益。藏族人民可以從中國的經濟發展獲得利益。現有的高壓政策表面上帶來了穩定,但長遠來說,就像埋下了許多的定時炸彈。

很多中國大陸的民眾,至今仍然無法充分和自由的去瞭解中間道路這個政策以及藏人的真正訴求。如果很多漢族同胞能夠設身處地並站在藏族朋友的角度去思維一下,很多時候能解決掉不必要的矛盾。

今年的西藏310抗暴61周年,我也很榮幸的受到昆士蘭州藏人社區的邀請。那時新冠疫情在澳大利亞還不是很嚴重,人們還是能夠參加自由集會。我還記得3月10日那天,我也代表了華人群眾,和其他社群的代表,澳大利亞政黨的代表和議員們,公開呼籲中共當局切實去解決西藏問題。我詳細闡述了西藏文化在海外藏人社區獲得充分保護,尤其是在印度的藏人社區。達蘭薩拉就是最典型和最真是的西藏文化的縮影,我也呼籲世界各地朋友都能去達蘭薩拉親自探訪並且深入瞭解西藏問題。

這次疫情,讓我們充分看到尊者所說的人類一體化概念的顯示版本。一個地區的疫情都會影響著地球上其他地區的穩定和發展。我們必須著眼於我們整個地球村的共同發展。最後,我也衷心希望新冠疫情能夠早日結束。我也展望著再和世界各地的朋友們,尤其是我們華人朋友們,不管他們是來自臺灣或中國大陸,能再次重逢達蘭薩拉(文/張鈺健 /澳洲華人留學生)。--來源:藏人行政中央駐澳洲華人事務聯絡官/《西藏之頁》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