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10-14

【台灣人談西藏】蘇嘉宏:流亡藏人社區2021司政、議會換屆改選起跑(下)


【台灣人談西藏】蘇嘉宏:流亡藏人社區2021司政、議會換屆改選起跑(下)

  

【西藏之聲2020年10月13日報導】西藏人民議會增修流亡藏人選舉條例帶來製度變革,如果預選時一人的得票數達到總投票數的60%以上,則不必經過正式選舉,可視為當選司政並予正式公佈。這是本屆司政選舉對峙的政治教訓所驅動的選舉條例修改,但是,會否造成一個立法漏洞,在很低的投票率之下,贏得60%以上選票者應即視同當選,一切合法,卻在「政治正當性性基礎」上相對薄弱,對於司政和藏人行政中央在整個流亡藏人社區很難說是一個好事。換屆選舉的參選人各有特色,除了固有的西藏三區地方意識之外,因為海外移民和網路化之故,「負面選舉」也勢必會影響這次的換屆,就是嚴重程度的高低尚難看出。換屆的新司政任期,與達賴喇嘛的高壽、習近平的任期互動影響,其將來角色與功能萬不能忽視。

三、操作選舉的可能性相對較高

那從選舉制度的角度來看,如果你很有聲望你可能會贏的百分之六十;準此,那我就一直攻擊你,讓你不好過,我就找其他人把票給分走,參加預選的人越多把票越分散,來阻止傑出有人望的特定候選人能得到超過百分之六十的得票率,這樣廉價的詆毀、分票的政治操作其實很容易。

達瓦才仁:沒錯,很容易,所以說如果能夠拿到六成以上票的可能性很少,真拿到了就不需要正式選舉了,直接當選,其實達成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正式選舉候選人不只兩人,可能有三人、四人,預選時的第一名、第二名、第三名甚至第四名,選舉法規定只要符合條件甚至可以有六名候選人,會一一詢問他們的意見看要不要出來參選,預選選的是候選人,候選人沒有不能少於兩人的限制,所以理論上誰都可以或有機會成為候選人。老實說,流亡藏人分佈世界各地,你看現在選舉的人數多到讓人記不住,也不認識,但印度、尼泊爾、歐美地區參選或者投票的越來越踴躍,同時,流亡社會的一些糟糕的事情也都是歐美這種先進的民主國家傳過來的。



在印度的流亡藏人社區,大家還是會見到面,歐美比較沒有一個集中地區,所以歐美那邊的藏人言談或一些網路社群媒體中流言攻擊似乎比較不留情面。這一次換屆的司政當選後,五年再連任就十年,那這五到十年裡,達賴喇嘛高壽84歲(2020年)在一屆任期中就變89,接近90歲,雖然我願意相信並真心祈求達賴喇嘛會一如他老人家自己的預言活到110(或113)歲,甚至更久,但是人就是有個極限,這一任的司政有很高的重要性,你對這個看法如何?

達瓦才仁:我認為,司政說到底就是管行政的,如果是一些重大的事情他還是要經過議會同意,其實到那時候各路人馬都會站出來,因為西藏流亡社會之所以團結就是傳統的所謂「眾敬王」,司政之所以被尊重,是因為法律規定,所以大家才尊重他。但是,關鍵時刻不一定都聽他的,關鍵時刻那些受人尊重的人,那些都並不是各自為陣地分裂的,像達賴喇嘛的辦公室、個別教派領袖、議會等等都會發揮影響力,而議會是最強的,在流亡社會選舉的佈局,你看議會議員很多,西藏的議會議員沒有助理,平常也沒有特別的業務工作,但是選出很多議員。

西藏人民議會的議員群體相當多元,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拉嘉日‧南佳卓噶(Lhagyari
Namgyal Dolkar)據說就有贊普的血脈,她在很多儀式性場合都會被恭請上座,其他地區、教派的議員,甚至是落選的候選人,各個都是流亡社會各階層的代表性菁英。

從結果論來看,透過議會的選舉,把流亡社會裡面有能力的人、眾望所歸的人用議員選舉方式挑選進來了,所以議會裡面各地有威信的人都在裡面,其實只能透過議會的選舉,因為沒人知道流亡社會哪地方有人才,人才分佈世界各地,但是透過議會選舉,把世界各地的人才都挖掘進來議會裡面。司政的選舉,他要找自己的行政助理,他又要到議會、世界各地去找,他就是用這樣的方式把……小小的流亡社會才十幾二十萬人左右,那人才有限,為了把人才最大化,所以世界各地藏人透過議會選舉議員來篩選人才,未來當面臨最關鍵的時候,司政大概只會變成議會會議主持人的樣子,最後會有眾望所歸眾敬者,所以我認為西藏在平時時候的運作是根據議事規則,但遇到很重大事件的時候這規定就會變成儀式,就變成會有其他人出來領導,因為西藏能團結不是因為製度,而是製度外宗教、政治、民族文化價值等的因素把大家凝聚在一起,司政的重要是主持行政流程,但他實際上很可能並不是重大問題的最終決策者。

也就是說,司政肯定不會去干涉達賴喇嘛轉世的過程,只會扮演行政上協助的角色?

達瓦才仁:就是達賴喇嘛轉世的尋訪,遵從達賴喇嘛的意志,其他如果有人比如說冒充等,他司政就會跳出來阻擋,當「糾察隊」讓秩序完備,人民就會支持法律,如果司政自己干涉達賴喇嘛的轉世過程,那時候人民就不會遵循法律,就會變成信仰第一,司政就會被排除掉,因為西藏文化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所以,司政涉入轉世的過程絕對不會是負面的。那目前從社群媒體中文報導,是不是駐德里代表歐珠先生的選情最好?

達瓦才仁:網路社群很多,每個社群大都是同溫層相聚,大都是排他性的,沒有特別客觀。所以,我認為人人有機會,各個沒把握。格多先生原來是前駐美代表洛桑寧札的助理,他會強調他繼承父親的遺志,他的父親是四水六崗的軍官,後來也是藏兵團22營的藏軍司令,然後到安全部的秘書長,他的父親一輩子為流亡藏人付出,猜測他的政見會強調這位偉大的父親從小教導我們要熱愛自己的國家,要為民族服務,要為國家服務,我願意繼承我父親的遺志。其次,他說明雖然是在西方長大,但是他跟隨洛桑僧格,擔任特別顧問、駐美代表、西藏發展基金會的負責人等,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做的非常好,讓西藏各方面的財政處理非常好,因此當選後,會讓更多的年輕人,進入內閣,給他們更多的職務和訓練,我們以後要靠年輕人,現在投票都是年輕人,如此等等,以上是他的一些說法,訴求那些有軍隊記憶或軍眷的關係認同。

軍隊一萬戶中有八成現役是藏人,還沒算入退役的,「戶」的影響力是很大的。

達瓦才仁:像歐珠先生可以強調自己過去三十多年都在流亡政府做事,桑東仁波切可能會認同他,這也是他的強項。這個對那些公務員老中年人很有吸引力,年輕人剛冒出來,發現所有社會階層崗位都被老年人佔住,所以不管你做得好不好,一定要把老年人打掉,年輕人才有出路,不然就沒機會了,所以年輕人根本不在乎你做得好不好,他就是不把票投給老年人,這是世代的問題。札希旺堆可能覺得自己會上,但是他已經參選兩次都沒上,雖然他工作很認真,口碑很好,但就是限於定居點,其他定居點的人都不認識他。

年輕人對札希旺堆先生不一定是加分,然後嘉日卓瑪女士曾任好幾屆的議會議員和噶倫,自稱是最有能力的、學歷最高、經歷最好,她年紀不是很大, 50歲左右,有年齡和性別的優勢。邊巴才讓是前議長,本來是機會最大的,但他跟司政洛桑僧格博士對著幹(指選後的長期訴訟),所以他把自己耗損掉了,但是以前支持他的基本群眾已經形成一種慣性,所以還是會支持他;他如果開高走低,或許剛開始的時候,大家會把他推出來,但是過了一陣子發生扶不起來的狀況,就會轉向支持其他人(台灣所謂的「西瓜偎大邊效應」)。和藹可親的西藏人民議會的副議長益希彭措,也會參選。他是阿里人,阿里人是流亡社會中人數最多的群體。還有其他的參選人,每個人各在一定的領域各有優勢,但是否具有覆蓋整個流亡社會的影響力就很難說。

他跟司政的訴訟贏了,難道對他沒有幫助嗎?

達瓦才仁:沒有任何幫助,減很大分,流亡藏人社區就多認為根本不應該告司政,這是「犯上作亂」,西藏人最討厭你攻擊政府、對流亡藏人的破壞,這是最忌諱,西藏人最擔心自己的分裂,會認為洛桑既然已經當選了,就應該服從他,還要忠誠,要從大局著想等。不一定是喜歡洛桑或討厭他,而是大家都知道流亡藏人不能內耗,所以他這樣告的鬧的很難看,一方面固然削弱了司政,但對西藏人沒有好處的,犧牲政府、犧牲西藏人的名譽,所以很多西藏人不服就因為他提告司政。

四、結論:印度藏人社區的民主化繼續深厚

印度流亡藏人社區的民主選舉,已經實踐半世紀,晚近四屆的換屆選舉在人際關係網路化、藏人移民歐美受其選舉文化的移植浸潤的雙重影響下,已經跟走出過去的「語意性」階段,迅速實質發展提升到「規範性」的新階段。但是,負面選舉在這一次換屆伊始,就已經出現惡化的苗頭,一些未被翻譯成中文的藏文新聞報導中就報導了已有假借達賴喇嘛名義所為的惡質選舉「奧步」,非常不可取。

2021年04月的司政、西藏人民議會的換屆選舉正在開展,新的選舉條例將可能產生低投票率的預選一萬張選票中,僅拿到六千票而旋即被視同當選的新司政,但是達瓦才仁董事長仍評估認為,從現有的浮出檯面的六、七位候選人來看,選票可能會趨於「碎片化」,導致正式選舉的階段目前看來還無法省略。

新一任司政固然伴隨達賴喇嘛的高壽,而在未來的轉世靈童尋訪上可能有更重要的角色;而且若依例而能連任,其任期必定會較諸習近平的各種職務任期之最長任期者還更加長久,其角色和功能都萬萬不容被忽視。但是,達瓦才仁董事長反而認為司政不能也不會介入,只有遵從達賴喇嘛的意志,若一旦有人冒充,他就會跳出來阻擋,當「糾察隊」讓尋訪的宗教儀軌圓滿。目前外部的觀察而言,似乎駐德理代表歐珠先生的呼聲較高,但是誰知道?畢竟要兩次投票,而且為時尚早,一切都說不定。

附錄:

根據《流亡藏人選舉章程》第67條第4款的規定,有關正式選舉中司政的候選人數問題的決定(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司政換屆選舉時程分別如下表)。

根據《流亡藏人選舉章程》第67條第4項:「中央選舉委員會根據章程的規定完成檢驗候選人的參選資格、檢查是否有依規定納稅、是否有人退出選舉等程序後,公佈不少於兩名的司政候選人名單」的規定,中央選舉委員會研究候選人產生辦法等相關規定後決定2021年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之正式候選人的人數確定為兩人。

如果同時有相同得票的兩位候選人並列第二名,則提出三名候選人。

如果有兩人同時獲得相同的最高得票,則宣布該二人為正式候選人。

中央選舉委員會
2020年9月28日(印章)https://bit.ly/2GU2W0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