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CTA ....." />

  

發佈於:2020-10-13

【台灣人談西藏】蘇嘉宏:流亡藏人社區2021司政、議會換屆改選起跑(上)


【台灣人談西藏】蘇嘉宏:流亡藏人社區2021司政、議會換屆改選起跑(上)

  

圖片:CTA


【西藏之聲2020年10月12日報導】西藏人民議會增修流亡藏人選舉條例帶來製度變革,如果預選時一人的得票數達到總投票數的60%以上,則不必經過正式選舉,可視為當選司政並予正式公佈。這是本屆司政選舉對峙的政治教訓所驅動的選舉條例修改,但是,會否造成一個立法漏洞,在很低的投票率之下,贏得60%以上選票者應即視同當選,一切合法,卻在「政治正當性性基礎」上相對薄弱,對於司政和藏人行政中央在整個流亡藏人社區很難說是一個好事。換屆選舉的參選人各有特色,除了固有的西藏三區地方意識之外,因為海外移民和網路化之故,「負面選舉」也勢必會影響這次的換屆,就是嚴重程度的高低尚難看出。換屆的新司政任期,與達賴喇嘛的高壽、習近平的任期互動影響,其將來角色與功能萬不能忽視。

一、西藏人民議會增修流亡藏人選舉條例帶來製度變革

藏人行政中央選舉事務署於今年8月初宣布,根據《流亡藏人憲章》和《流亡藏人選舉條例》相關規定,2021年的司政及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大選正式開始,2021年大選將選舉出「第五任(之前是桑東仁波切、洛桑僧格博士兩位,分別都擔任兩任)」直選產生的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和第17屆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從今年9月1日開始至10月15日間正式展開2021年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和第17 屆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大選的選民登記工作。依《選舉條例》的規定,截至2020年3月31日,所有依法登記的年滿18歲(2020年10月31日前年滿18歲)選民必須已繳清流亡藏人自願稅費(流亡藏人納稅手冊,Green Book)。

具體初选和正式選舉日期確定,根據藏人行政中央選舉事務署的公告: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和第十七屆西藏人民議會議員的初選日期定於2021年1月3日,正式選舉日期定於2021年4月11日。[1]

關於這次選舉,本文除了一些選舉制度面的變革之外,目前宣布參選的候選人也有所介紹;其中一些細節,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達瓦才仁董事長在訪談中也做了一些「內視」的說明。

(一)確立「司政」職稱

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流亡政府)在司政、西藏人民議會(國會)議員選舉制度的變革,晚近是至少經過長達五屆以上的緩進改革,主要表現在「政教分離」、「權力分立」和「政治甄補(提名候選人)」等方面,有興趣了解流亡藏人區民主化議題的讀者可以參考《流亡中的民主(水牛版)》、《民主在流亡中轉型(商頂版)
》和《流亡中的轉世(翰蘆版)》[2],這裡限於篇幅,只講最近的選舉條例的修正和可能帶來的影響。

流亡藏人選舉條例[3]於2012年9月26日通過的修正案,比較簡單,就是將內閣「首席部長」改成「司政」,該條例第67條第4項,舊的條文原文: 「中央選舉委員會對預選產生的候選人進行檢核及詢問參選意願(原文「是否請假」)後,將公佈不少於兩位的首席部長候選人,如果只有一位候選人,其所得選票不少於總投票數的51%,則應視為無競爭對手地當選首席部長並予公佈,若得票少於51%,則重新舉行選舉。」,新的修正為:「中央選舉委員會對預選產生的候選人進行檢核及詢問參選意願(原文「是否請假」)後,將公佈不少於兩位的司政候選人,如果只有一位候選人,其所得選票不少於總投票數的51%,則應視為無競爭對手地當選司政並予公佈,若得票少於51%,則重新舉行選舉。」,僅只改動了「司政」這個法定職稱。

選舉的程序、門檻條件都未更動,只更動了「司政」這個職稱。這主要是因為達賴喇嘛從政治上退休,「甘丹頗章」不是一個政教合一的政權,以前稱西藏流亡政府的行政首長為「噶倫赤巴」、「首席部長」都有內閣制「總理」的意義。達賴喇嘛不再是政治上的領導人以後,內閣制的國家象徵的「虛位元首」職務不復存在,體製本質改向總統制範型靠近,「首席部長(總理、噶倫赤巴)」職稱不符現實,故而改稱發音近似「司政(掌管政事的人)[4]」的一種藏文(Sikyong)職稱,英文則用總統(President)。[5]

(二)預選時一人得票數達到總投票數的60%以上,不必再舉行正式選舉,視為當選司政

後來,現任司政洛桑僧格有鑑於換屆選舉的一些紛爭,在本屆西藏人民議會的第三次會議議程中,由藏人行政中央財政部部長、西藏選舉審查委員會主任噶瑪益西主導下,向議會提交了流亡藏人選舉法修改草案。這次對選舉條例進行了系列修改。其中,最值得關注的是,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僧格博士和藏人行政中央宗教與文化部部長噶瑪格勒在2016年6月召開的第十六屆西藏人民議會第一次會議上提出,藏人社區大選不必分預選與正式選舉兩個階段;認為在上一屆的大選中出現諸多問題,其滋生處在於預選與正式選舉的這一階段。並認為大選分兩個階段進行,不僅浪費時間和金錢,而且不符合時代潮流和社會需求。

所以,自2016年6月14日西藏選舉審查委員會成立以來,委員會廣泛收集了海內外流亡藏人各界人士的意見和建議,從而製定該選舉法修改草案。最後,第十六屆議會第三次會議將審議通過該選舉條例修正案。[6]

2018年10月03日的修正案第63條,關於「司政的(消極)資格」,第六項:司政或是部長沒有議會三分之二以上議員認為不適任者;第九項:未接受過對西藏人利益有危害之國家所交付的工作、職務、金錢和財務利益。(此條其實沒有修正,因以前這條是最後一條,詞尾有表示結束的藏文語氣,現因新增以下諸項而刪除結束語氣而已。);第十項(新增):不是藏人行政中央的公務員;第十一項(新增):未違背西藏人民議會制定的選舉條例及其他法規;第十二項(新增):不能是不信賴流亡憲章、從事任何有損於西藏根本事業的行為或與此有直接或間接的關聯者。(以上『不是』、『沒有』放前面是藏文的格式,翻譯中文後,較不合乎台灣一般常用的法制用語和用法。)

同條例第67條,關於「司政的預选和正式選舉」,第一項:凡年滿18歲的西藏公民要選一名候選人,要盡可能地填寫(清楚)姓名、籍貫、現住址、現任職、以往曾任職何處、特殊稱號或家族姓等與其他同名同姓者不相混淆的相關資訊;第四項:中央選舉委員會根據預選的條例規定,檢驗是否符合候選人資格、是否無短缺納稅後,查詢參選意願(原文「是否請假」)後,將公佈不少於兩位的司政候選人,如果只有一位候選人,其所得選票不少於總投票數的51% ,則應視為無競爭對手地當選司政並予公佈,若得票少於51%,則重新舉行選舉。但是,如果預選時一人的得票數達到總投票數的60%以上,則不必經過正式選舉,可視為當選司政並予正式公佈。 


預選選票格式


二、贏得60%以上選票者當選,卻可能在很低的投票率之下產生,欠缺正當性

關於選舉條例修正之後會發生什麼政治影響?預選的本意是在於流亡藏人社區欠缺有效獨立運作的政黨,政黨提名候選人的政治甄補功能自是無從發揮,所以才用預選這種「人民公推」的方法來找出候選人,但是,司政洛桑僧格尋求連任贏得本屆選舉的過程中,與邊巴才讓議長相持不下,選後還引起一場藏人社區都非常關注的訴訟,最終司政雖然敗訴,但是邊巴才讓前議長在「眾敬」的藏人政治文化中也很尷尬地沒有得到政治上的收益。選舉條例修改之後,預選得票超過60%就視同當選;但是,這樣存在一個立法漏洞,會不會在很低的投票率之下,雖然贏得60%以上選票者應即視同當選,一切合法,卻在「政治正當性性基礎」上相對薄弱,對於司政和藏人行政中央在整個流亡藏人社區很難說是一個好事。

若是預選的投票率很低,一旦有人用心去經營在一個投票率很低的選舉去取得更多的得票率的話,那其實這選舉結果可以「被操作出來」,為什麼會這樣的改變?

對此,藏人行政中央駐台機構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達瓦才仁董事長受訪時,表達了一些看法。

達瓦才仁:因為以前桑東仁波切選舉面臨很大的窘境,他當年的預選得票率超過八成,其他人根本選不上,正式選舉時就毫無參選意願了,導致正式選舉時候選人竟然只有一位;可是,憲法裡面規定說,候選人一定要兩個人以上,選舉委員會就要去找出第二或第三候選人出來參選、陪選,但結果還是一樣,他們只是陪襯,連在政見發表也都公開支持桑東仁波切,當年令人尊敬的圖登加措先生公開說他只是陪襯,為的不是個人利益,而是要讓選舉不要再浪費更多的錢。

後來司政選舉,洛桑僧格博士的初選得票率超過一半以上,其他人得票率、得票數都很少,到正式選舉後,變成都是司政的票,然後大家就開始歸隊,也開始操作「宗教認同」、「地域認同」,選得非常分裂。記取教訓,為了避免分裂的情況,就出現這樣一個條文,如果有人在預選時超過百分之六十,因為預選的時候大家還不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每一個人都可以變成選手、對手,所以互相之間進行的操作、攻擊,在流亡社會之間製造對立分裂的空間會小。

截至目前為止,這次選舉已經推出6到7人,康巴里面有三位,衛藏裡面也有三位,衛藏裡面已經互相吵得一蹋糊塗。然後,前任議長也在競選,邊巴才讓在9月2日已經宣布參選。所以說,正式選舉時,很多人各拉各的票,就不會有人說你康巴人壞,或安多人壞,或者衛藏人壞;但是,如果只有兩個人的話,就很容易會變成是為了騷擾你,就攻擊你那個地區,有些人根本不支持你的政見,但因為你的地區,然後就支持你,反過來攻擊其他參選人的地區,製造分裂。為了避免分裂,因為流亡者最怕最怕就是分裂,你看到現在流亡者能存續就只有西藏,西藏之所以不分裂就是因為有達賴喇嘛,但還是要靠制度來改變,不讓社會之間製造地區或教派的分裂。

再來就是,選出三個以上候選人,這樣就不會有明確的分裂。所以,我認為這次選舉沒有特別強的對手,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所以預選的時候肯定誰都過不了,這次正式選舉候選人預估就會有三個或三個以上。————————————

[1]〈CTA-選舉事務署宣布2021年流亡藏人大選日程〉,《西藏之頁》,下載日期:2020年10月2日,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達瓦才仁董事長翻譯、提供,資料來源:網址。根據《流亡藏人憲章》和《選舉法》相關規定,藏人行政中央選舉事務署署長旺堆次仁、選舉專員德勒旺姆和索朗堅贊,於2020年09月28日召開新聞發布會正式宣布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和第十七屆西藏人民議會議員選舉的日程。

[2]蘇嘉宏所著三本印度流亡藏人社區研究專書:《流亡中的「轉世」-在「預立遺囑」與「金瓶掣籤」之間擺蕩的藏漢關係》(台北:漢蘆圖書出版有限公司,ISBN:978-986-97634-6-2,2019年07月初版)、《民主在流亡中轉型:2011年3月達賴喇嘛聲明「退休」與「政教分離」的新噶倫赤巴、藏漢對話和在台流亡藏人政治與社會》(台北:商鼎文化出版公司,ISBN:978-98-614409-6-5,2012年5月出版)、《流亡中的民主─ ─印度流亡藏人的政治與社會》(台北:水牛出版社,ISBN:957-599-782-4,2005年06月,初版)。

[3]常見又被譯為「章程」,但因係西藏人民議會所通過者,應為法律;但是,藏文該法之「法律定名」並非使用「法」這個詞彙,故以「條例」定名較為適當。章程在台灣較常通用於民間社團之組織規範。

[4]司政語出《尚書‧周書‧呂刑‧4》:「嗟!四方司政、典獄,非爾惟作天牧。」孔傳:「司政、典獄,謂諸侯也。」孔穎達疏:「汝四方主政事、典獄訟者。」,《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下載日期:2020年10月8日,資料來源:網址。此一職稱之中文翻譯相當典雅,足見印度藏人社區的菁英之中文涵養。

[5]詳參閱〈藏人行政中央領導人英文稱謂由藏文音譯「Sikyong」改為意譯「president」〉,《西藏之聲》,2017年04月29日,下載日期:2020年10月8日,資料來源:網址。

[6]詳參閱〈選舉審查委員會制定流亡藏人選舉法修改草案〉,《藏人行政中央官方新聞網》,2017年03月20日,下載日期:2020年10月8日,資料來源: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