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9-22

中國壓迫的首個實驗室 專家憂西藏遭遺忘


  

在2000年代初期,「自由西藏」運動(Free
Tibet movement)受到全球關注。但如今,國際社會把注目焦點轉移到中共在新疆的暴行,以及香港反送中和港區國安法的實施上。事實上,西藏遭封鎖及壓迫的情況並未減緩。專家提醒,不要忘了藏人的處境。

中國壓迫首個實驗室 曾獲國際關注

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指出,西藏可以說是中國壓迫的第一個實驗室。西藏問題曾一度獲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從名人的公開聲援,到媒體大幅報導,讓藏人在外來政權統治下所承受的苦難,變得舉世皆知。

在世人目光逐漸轉移之際,西藏受壓迫的情況其實越來越嚴重。8月29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將在西藏實施「強化團結和社會主義」計畫,藉以建立「堅不可摧的堡壘」,遏止分離主義。

由於不滿長達數十年的壓制,西藏於2008年爆發抗議活動,中共立即做出殘忍的回應,殺戮並且恣意逮捕示威者。但這些立即的鎮壓行動對中共來說,仍嫌不夠,因此開始進行強迫同化的長期政策。

實施同化政策 無所不在的監視

陳全國,一位中國共產黨明日之星,在2011年出任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迅速的把西藏轉變成全球公安最密集的地區,這個模式很快的也被用在新疆的穆斯林維吾爾族身上。

陳全國在西藏完成一項所謂都市化設計,使西藏成為「全景監獄」。委婉的說法是,這是一個「棋盤式社會管理方式」,這讓中國共產黨可以輕易的監視所有西藏人。

此外,藉著反恐的名義,在陳全國監督下,西藏建構了「雙聯家庭」,這是一種歐威爾式社會制度(Orwellian
social system),鼓勵西藏人向當局舉報家庭成員的不法行為。

2016年,陳全國轉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把在西藏的做法,帶到新疆。

國際淡忘之際 加強壓制西藏

自去年夏天以來,香港反送中抗爭活動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世人淡忘西藏。中國抓住機會,在西藏推動更險惡的政策。今年1月與尼泊爾簽署了具爭議性的引渡條約。這個條約使得在新抵達尼泊爾的西藏難民,必須被送回中國,面對嚴苛的刑法制度。

今年春天,中國共產黨通過名為「建立西藏自治區民族團結與進步示範區規定」的法案,其目標就是漢化西藏人。這個法案的名稱聽起來似乎無害,但在維吾爾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拘留營出現前,新疆也曾有類似的規定。

民族團結意味著百萬維吾爾族被關押在政治再教育營,他們被迫必須拋棄伊斯蘭教,並宣示熱愛共產主義;民族團結意味著在中共官員興起的念頭下,維吾爾兒童必須被迫和父母分離;民族團結意味著必須放棄維吾爾族身份。

消滅信仰 強推漢語教育

西藏新的民族團結法,很可能是新一輪西藏再教育的殘酷民族主義政策前兆。今年6月,中國共產黨下令拆除藏傳佛教經幡,並以所謂「行為改革」來合理化這個舉動。藏傳佛教寺院受到中共任命官員越來越嚴格的控制。中共全力藉由破壞藏人和維吾爾人的信仰來「強化民族團結」。

除了消滅宗教信仰,由於中共認定藏語是分離主義的培養皿,因此語言逐漸漢化,也幾乎是不可避免的。這並非只發生在藏族或維吾爾族。從今年9月開始,中共把內蒙古中小學的語言、文學課程,改採漢語做為主要教學語言,取代原本的蒙文。

西藏問題將再受關注

「外交政策」雜誌預言,未來幾個月,可能看到國際社會再度關注西藏問題。舉例來說,在一項罕見的舉動中,聯合國5個獨立任務的負責人,包括兩個工作組和3個特別報告員,最近要求中共提供有關西藏第11班禪喇嘛根敦確吉尼瑪(Gedhun Choekyi Nyima)下落的更多訊息。

1995年5月14日,達賴喇嘛依照藏傳佛教傳統,認定當時6歲的根敦確吉尼瑪是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3天後,根敦確吉尼瑪與家人一同被中國當局帶走,至今下落不明。

此外,美國國會即將通過新版的「2019年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Tibetan Policy and Support Act of 2019)。這項法案已獲得眾議院兩黨議員的壓倒性支持,目前正等候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通過。新法案將使美國在支持青藏高原環境保護以及西藏宗教自由方面,採取更強力的立場。

了解西藏歷史 可知香港新疆的未來命運

研究西藏人在過去歷史以及現在仍在遭受的壓迫,將有助於理解維吾爾人和香港人未來的命運。美聯社在今年6月首先揭露了中國正加速對維吾爾族人實施強迫絕育,這其實是幾十年前中國就已對西藏人實行的殘忍種族滅絕政策。

專家表示,和過去任何時候比起來,新聞工作者和外交政策制定者現在更應該更加關注西藏,才能釐清整個亞太地區正在發生事情的前因後果,了解西藏人權的惡劣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