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9-21

西藏縱覽:西藏學童僅有普通話教學國家公園計劃迫使藏區牧民流離失所


西藏縱覽:西藏學童僅有普通話教學國家公園計劃迫使藏區牧民流離失所

  

近年來 ,語言權利 已成為 藏人 努力 維護 民族身份 的一項特別關注的重點,不過有消息來源顯示,居住在中國藏族地區的兒童,本學年已經開始在嚴格的新限制下學習。青海一個縣的兒童被當局下令從他們的家中搬進寄宿制學校,另一個縣的教學語言也從藏語改為漢語。而中國政府計劃在青海藏族地區建造國家公園的計劃,迫使成千上萬的藏區牧民遷離祖傳土地,當局併計劃在今年年底前最終清除當地牧民。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情況。當地消息人士最近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藏語組,在青海同仁縣的幾個城鎮,當地的小學已被政府命令關閉,藏族兒童被迫違背父母的意願,進入遙遠地區的寄宿學校。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藏族父母呼籲中國政府不要把他們的孩子與父母分開,並將他們送去其他地區上學。噹噹局不聽他們的要求時,其中一些人進行了抗議”。消息人士稱,父母的抗議很快引起了警方的鎮壓,警車和警笛聲迅速對抗議現場作出反應,一名男性抗議者被拘留。

消息人士還說:“抗議中的幾個孩子,對這樣的騷動感到十分恐懼,以至於暈倒了。”他並補充說,孩子們的父母最終被迫將孩子送到中國政府指定的寄宿學校。

他表示,唯一遭拘留的抗議者後來被釋放。

人權觀察在今年3月發布的一份報告中指出,中國政府過去十年,在西藏自治區及境內其他藏族自治州,實施所謂的“雙語教育政策”,意圖透過在各級學校推廣漢語教學,來加快藏語教學消失的速度。

人權觀察的研究並發現,西藏政府雖然維持著同時提倡漢語與藏語的立場,但政府私底下卻不斷向學校施壓,透過不同的手法來迫使學習藏語的機會與人數逐年下降。

報告並稱,過去幾年,西藏政府要求學校透過“混班教學”與“混合住宿”,來加強漢族文化與漢語對學生的影響。此外,政府派遣大量不懂藏語的漢族老師到西藏自治區的學校任教,同時把藏族老師調往漢語為主的外省進修,並規定所有藏族老師必須會說流利的漢語。

人權觀察指出,預計有3萬名非藏族的老師將在2020年前被調往西藏與新疆。這些措施導致各地小學在漢族老師比例逐漸增加的情況下,開始選擇用漢語教學。

中國的憲法保障少數民族享有語言權,而西藏自治區也自1980年起在小學階段實施藏語教育。不過在中共逐漸加強對西藏政治壓迫的情況下,人權觀察表示,現在西藏本地發起的藏語振興計劃,都被視為“分離主義活動”。

另一位當地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在青海的天峻縣,兩所中學被合併,迫使藏族小學生進入僅以中文授課的班級,此舉是在附近的小學進行了類似的合併之後發生。

自由亞洲電台的消息來源指出:“以前,藏族父母可以選擇將子女送進藏語學校或普通話學校,而藏人選擇將子女送入藏語學校。”

消息人士說:“但是現在這些學校中的大多數已經合併,創建了民族混合的班級,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消息人士指稱:“藏語文現在是唯一用藏語講授的科目,而普通話則作為學校所有其他學科的教學語言,”他補充說,此舉似乎旨在實施中國侵蝕語言權利的新政策,摧毀少數民族文化。

最近幾週,中國內蒙古地區頒布了類似的政策,導致抗議活動和抵制情況廣泛發生。數百名蒙古族人在抵制課程改革後被捕、或被迫從政府單位辭職,這種情況一直保密,直到8月底新學期開始。

在美國的甘澤·嘉布·喇嘛(Ganze Kyab Lama)是一位中國分析員,他說,,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法》規定,民族自治區的地方機關,有權對教育做出決定,包括課堂教學中使用的語言。

嘉布說:“但是,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領導下,許多限制性政策如今已獲得動力,因為地方官員都在追求自己的政治權益和利益。”

消息人士說,近年來,語言權利已成為藏人努力維護民族身份的一項特別關注的重點,在寺院和鄉鎮中,非正式組織的語言課程通常被視為“非法社團”,而教師則遭到拘留和逮捕。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理查森則表示,中國式“雙語教育”已迫使好幾代的藏人在學校課程中無法接觸藏語,這個現象嚴重威脅了藏人的文化與宗教權力,也讓藏人很難維持他們獨特的身份認同。她說:“不少藏人透過在社交媒體上分享評論、向政府發出請願書或是學生團體抗爭,來抗議政府強制推行中國式'雙語教育'。然而,當地政府往往以非常殘暴的方式打壓參與抗爭的藏人,發起這些活動的人也往往會迅速被政府噤聲。


另據西藏消息人士指出,中國政府計劃在青海藏族地區建造國家公園的計劃,迫使成千上萬的藏區牧民遷移出祖傳土地,當局併計劃在今年年底前最終清除牧民。

這項遷移將為建立祁連山國家公園鋪平道路,祁連山國家公園佔地50,200平方公里,野生動物保護區橫跨青海省和鄰近的甘肅省,其中大部分地區位於甘肅。

一名當地居民近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藏語組,目前居住在天峻縣木里鎮以及蘇里鄉和舟群鄉的大約4,000名藏族農民和牧民,已被告知並命令他們要在2020年之前搬到青海的格爾木市。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搬遷項目目前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藏族牧民被迫流離失所,這已引起當地人民的重大關切。”

消息人士並說,“來自這些地區的游牧民族不願離開祖先的土地,但是誰真正有能力違抗中國政府的政策?”

9月3日,天峻縣當局舉行了一次由縣長桑週(Sengdrug)領導的會議,在會議中,藏族居民被迫遵守政府的搬遷命令,官員們補充說,建立國家公園符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環境的關注與保護。

9月3日,天峻縣政府的官方網站證實了此次會議的召開,並表示“召集該會議是為了評估當地的藏族牧民的情況,該移民項目必須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

中國當局相繼啟動了若干國家公園體制試點。相比自然保護區,國家公園面積更大,生態系統更完整,管理層級更高,最終可實現自然生態系統保護的物種的原真性與完整性。青海省地處青藏高原和世界第三極,是中國最早開展國家公園試點的省份。當地政府全力推進三江源和祁連山兩個國家公園試點。

然而自由亞洲電台藏語組的消息來源表示,非法採礦在祁連山已經進行了多年。現在,以環境保存和保護的名義,藏族牧民必須離開並搬到格爾木。中國地方當局並開展了一項收集簽名的運動,並舉行了“意識培訓班”,敦促藏族牧民願意接受該項目及其搬遷命令。

一名現居住在澳大利亞的前西藏政治犯,也是受影響地區之一的天峻縣當地人次仁東多(Tsering Dhondup),也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藏語組訪問時說,任何反對中國導致流離失所政策的西藏人,都會面臨嚴重的政治後果。

次仁東多說:“實際上,借環境保護的名義,使得西藏人民及其生活被徹底顛覆。”

消息人士又說,近年來在中國藏族地區的移民安置計劃,驅使成千上萬的藏人,從其老家進入城市地區。在那裡,他們經常生活在擁擠的環境中,大家庭聚集在一棟住宅,就業機會被切斷。

根據非政府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的調查,中國當局於2017年在遭到藏人批評的政策中宣布:“西藏的廣大地區將變成國家公園-將藏人從其祖先的土地上遷移出去” 。

另據報告稱,藏人在中國統治下,被剝奪了公平審判的權利。

西藏人權組織在一份最新的報告中說,生活在中國統治之下的藏人,通常被剝奪了接受公正審判的權利,針對他們的司法程序,經常是秘密進行的,而在酷刑中獲得的供詞,則是在法庭上對他們指控所使用的證據。

總部設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TCHRD)在2020年7月的報告“西藏行使公平權利的障礙”中說,尤其是在被認為具有政治敏感性的案件中,很少有人告知藏人有尋求律師的權利”。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研究員白瑪嘉樂(Pema Gyal)在採訪中告訴自由亞洲電台藏語組說,試圖在社會和環境問題上對中國政府表達不滿的藏人經常被捕。他說:“被捕的藏人被禁止接受公正的審判”。
他援引在網上批評環境破壞和中國官員挪用扶貧資金的藏族社區領袖阿亞桑札,和公開倡導藏語權利的紮西旺曲為例,白瑪嘉樂說,兩人現在都已被判處長期徒刑,而且根據中國當局自己的憲法或法律,兩人都沒有犯罪行為,而這在刑事訴訟中經常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