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9-18

印度藏人軍人意外殉職引出沉寂多年的一支神秘部隊


  

華盛頓— 印度一支神秘、鮮為人知的藏人部隊在“沉寂”了58年後,由於一次意外事件浮現在世人面前。在印度的西藏活動人士表示,希望有朝一日這種主要由藏人組成的軍隊能為流亡的藏人重返西藏而戰。

8月29夜晚,一支軍隊在印控克什米爾東南部拉達克(Ladakh)地區班公湖(the Panggong lake)南岸執行巡邏任務。隊伍行進途中,連長丹增尼瑪(Tenzin Nyima)在一聲爆炸中身亡,另外一名突擊隊員丹增洛登(Tenzin
Loden)身受重傷,被送醫救治。觸發爆炸的是一顆1962年印度軍隊埋置的地雷。

觀察人士說,如果這支隊伍的軍人由印度人組成,這次意外傷亡事件可能不會引發外界的廣泛關注。但是,由於這支特種邊境部隊(Special Frontier Force, SFF)除高級指揮官外,絕大部分由流亡印度的藏人組成,而且事發之前一直鮮為人知,因此引發了外界的很大興趣。

特殊體能特別使命

1962年10月20日,亞洲兩個大國,中國和印度爆發了邊境武裝衝突。此前印度方面聽信中共的承諾,認為兩國不會發生邊境武裝衝突,因此對戰爭毫無準備,被解放軍打了個措手不及。

旅美的當代西藏歷史學家李江琳說:“印度的軍隊在1962年中印戰爭中慘敗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的士兵,其中有相當多的是錫克人,大部分是從平原來的,完全不適應高海拔地區有關。”

據李江琳介紹,當時的尼赫魯政府的對華外交政策因此受到很大壓力。這次戰爭後,印度方面意識到,中印邊境是高原地區,對軍人的體能有特別的要求,而主要生活在平原的印度錫克人士兵很難適應高原氣候,只有經過訓練的山地部隊能夠勝任。因此,印度總理尼赫魯聽從其情報負責人馬利克的建議,在11月14日他生日那天組建了一支從人員到任務非常特殊,而且行動神秘的隊伍,為印中再度爆發戰爭時在中國境內執行秘密任務做準備。

這支特種邊境部隊主要招募跟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於1959年逃離到印度的流亡藏人及其後代。這些藏人祖祖輩輩生活在高海拔地區,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山上行走如履平地。李江琳表示,一些曾經從中國出逃的藏人在談到他們當年逃離的經歷時對她說,在越境時遇到解放軍,他們就往更高的山上走,解放軍就無法再追擊。

這支主要由藏人,以及一些同樣適應高海拔氣候、講尼泊爾語的郭爾喀人組成的秘密部隊,被作為印度的精英部隊,名義上隸屬印度陸軍,但實際上直接對印度總理和內閣負責。早期由印度情報局指揮,現在由印度“調查分析局”(Research and Analysis Wing)指揮。其大本營設在北阿坎德邦(Úttarakhaṇḍa)的恰克拉塔(Chakrata),距離拉達克近700公里。

背景強大戰功顯赫

這支特種部隊的首任指揮官是蘇揚·辛格·烏班(Sujan Singh Uban)少將。他曾經是印度軍隊的一位傳奇式的人物,在二戰期間出征歐洲時指揮過番號為22的山地師,獲得過英印陸軍的十字勳章。因此,這支特種邊境部隊被命名為“建制22”(Establishment 22),或“22部隊”(Unit 22)。這支部隊雖然不是印度軍隊的一部分,但軍銜與印度陸軍軍銜有同等地位。由於該部隊的軍人都是訓練有素,裝備精良的特種作戰人員,以往曾經被派遣執行特殊的作戰任務。

印度達蘭薩拉的活動人士和作家丹增尊珠說,在1962年印中邊界衝突後,印度政府招募藏人成立特種部隊,利用他們獨特的身體素質,同中國作戰。

他說:“當時,主要的目的是跨境同中國解放軍作戰。這些藏人組成的部隊接受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的訓練,也從中情局那裡獲得武器裝備。”

丹增尊珠說,CIA對這支特種邊境部隊的作用在1971年發生了變化,但是SFF的藏人仍然接受訓練,為有朝一日同中國作戰做準備。他說,與此同時,印度政府派遣SFF參與各種重要的軍事行動。

在過去近60年中,這支以藏人為主的印度特種邊境部隊,曾參加了1971年印度對巴基斯坦的戰爭,以及孟加拉國獨立戰爭。在對巴基斯坦的作戰中,該部隊被空運滲透到敵後,摧毀巴基斯坦軍隊的通訊線路。在1999年的卡吉爾戰爭中,SFF從入侵的巴基斯坦軍人手中奪回了老虎山,為印度贏得了戰爭的勝利。

由於這支部隊的任務特殊,運作模式和行動保持機密,其行踪往往不被外界所了解,媒體也鮮有報導。

兩國再次邊界交手

今年6月15日,中國和印度兩國軍人在喜馬拉雅山加勒萬谷兩國邊境交界處發生械鬥衝突,造成印度方面20多人死亡,70多人受傷。據稱,中國軍隊也有傷亡,但北京一直尚未公佈或確認任何傷亡人數。

歷史學家李江琳說,印度軍隊在這次沖突中傷亡慘重,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兩國此前曾經達成共識,雙方軍人不能攜帶任何械器,但是中國方面違背承諾,給他們的軍人配備了“狼牙棒”,導致印度軍人在這次沖突中再次“吃虧”,又一次被中國“背叛”。她說,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尤其是6月份印中邊境衝突,對印度人造成嚴重的心理創傷。

印度達蘭薩拉的活動人士和作家丹增尊珠說,印軍在這次邊境衝突中吃虧後,把特種邊境部隊調到前線,奪回了部分戰略要地,獲得了迅速的軍事勝利。

SFF為重返西藏而戰

丹增尊珠說,SFF在“不為外界所知”地為印度政府“服務”58年後“展露”在世人面前的一個原因是,流亡藏人政府、SFF的軍人,以及他本人都希望,有一天他們都能重返西藏。

他說:“中國是個巨大的經濟、軍事和政治大國,印度、美國以及其他一些國家與中國的問題很多。一旦關係緊張,發生衝突,我們就可能有機會與中國作戰,把中國軍隊從西藏趕出去。這是藏族軍人的終極夢想,希望與中國人作戰,並且在西藏獨立鬥爭中發揮重要作用。”

印度報日前報導,過去一個多月來,印度特種邊境部隊一直在實際控制線東拉達克一帶巡邏,從軍33年的SFF的一名連長丹增尼瑪就是在8月29日的一次巡邏中意外觸雷殉職的。

印軍為丹增尼瑪的犧牲舉行了隆重的葬禮,他的靈柩上覆蓋著印度國旗和象征西藏獨立的雪山獅子旗。SFF為他鳴槍三輪致敬。

有關資料顯示,SFF最初的規模大約有5000-6000人。後來一度擴編到1萬2千人左右,目前據稱規模在1萬人。該部隊由6個營組成,每個營下設6個連。被招募的人員要接受為期6個月的登山和游擊戰等訓練。

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國政府的反映

美國之音打電話給流亡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行政中央發言人噶瑪曲英,希望對方就有關藏人特種邊境部隊的報導作出回應。該發言人的回復是“無可置評”。

另外,在中國外交部9月初的一次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提問道:印方說“藏人部隊”是印度軍隊的重要組成部分,因為他們擁有最好的高海拔地區戰鬥能力。這支部隊在美國中情局的指導下於上世紀60年代成立,是雙方“戰略交往”的一部分。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支持他們與印度並肩作戰,中方如何看待“流亡藏人”加入印度軍隊?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答說,她不了解印度軍隊裡有“流亡藏人”的具體情況。但是,中方堅決反對任何國家以任何方式為“藏獨”勢力從事分裂破壞中國的活動提供便利。她說:“至於所謂“流亡藏人”和印度邊防部隊之間有什麼關係,我也很好奇,希望你們能去做些深度調查,如果有消息和進展,我會非常感謝你跟我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