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9-11

海外蒙族抗議強推漢語 席海明:中共末日瘋狂


  

中共強行以漢語代替蒙古語教授學生,引起國內外蒙古人的強烈反抗。2020年9月6日在日本、美國、英國、蘇格蘭、加拿大、南韓和外蒙古等國,都有內蒙和外蒙人在中共使領館前抗議。

為此,大紀元記者對旅居在德國的南蒙古議會主席、人民黨主席席海明先生進行了專訪。席海明表示,中共在內蒙古強行推行漢語教育,完全不顧蒙古人民的意願,是踐踏它自己的法律,出爾反爾,言而無信。目前中共在國際上面臨四面楚歌,還要對蒙古人實行文化大屠殺,只能加速中共自己的滅亡。席海明相信,從目前局勢來看,中共滅亡的日子真的是不遠了。

以下內容根據錄音整理:

中共用漢語來消滅蒙語 是蒙古民族的生存危機

記者:您對中共在內蒙古強行推動漢語教學、引發民眾大規模抗議的看法是甚麼?

席海明:蒙古人一直使用自己的語言文化,在學校用蒙語教學,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保障了的,民族自治法也都說得很清楚。從法律角度來講,中共自己踐踏它自己的法律,出爾反爾,言而無信。

當然共產黨言而無信也不是頭一次了。共產黨沒掌權之前,毛澤東在35年曾說過,打敗了日本人之後,蒙古人可以獨立。沒掌權時,他們還跟烏蘭夫說要向蘇聯那樣成為加盟式的共和國。一旦掌權之後,它就開始變卦了,最後說實行民族自治。

就算是民族自治,也可以學習自己民族的語言文字。這次他們(中共)完全不顧自己的法律、不顧蒙古人民的意願,要強行把蒙語授課改成漢語授課。雖然說是雙語教學,實際上就是單語,要用漢語來消滅蒙語,用漢語取代蒙語。

對蒙古人來說,這是一個民族生存的危機,當然這是他們(中共)對蒙古文化的種族滅絕,要強行同化蒙古人。他們已按耐不住了,急著要把蒙古完全同化、消滅掉,最後變成所謂的中華民族。按我們蒙古人的理解,蒙古人是成吉思汗的後代,跟華人不沾邊。

學生四處躲避老師和警察 有學生跳樓

記者:能介紹一下您了解的一些內蒙的情況嗎?

席海明:中共規定到9月1號,每家都要把孩子送到學校,幼兒園大班的也包括在內,家長都反對。個別家長住在鄉下不了解情況,到公社、旗裏送孩子上學,發現大家都沒把孩子送到學校去,想把孩子接出來,學校不讓接。這時候發生了很多衝突。

有個衝突發生在哲盟,現在叫通遼,家長到學校接孩子,老師把門關起來不讓孩子出去。學生在四樓,父母在樓下想把孩子接出去,就在樓下喊孩子,這時一個特警把一位母親給逮走了。

她的兒子在樓上看見了,就跟老師說,他們在打我媽媽,我要出去。老師不讓出去。孩子說,你不讓我出去我就跳下去。因為不讓孩子出去是學校的死規定,老師沒允許孩子出去。那個孩子真的就從窗戶跳出去,在悲憤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就像一群羔羊躲避惡狼的吞噬

前幾天,由於老師和警察有指標必須完成,層層包幹,警察跟老師去適齡兒童家把孩子抓到學校,強行上課。老師不去就要開除公職,沒辦法只好領著警察去學生家。老師是被迫的,在學生家裏,有的老師看著家長默默流淚,有的還跟家長擁抱而泣。警察就把孩子抓走送到學校上課,接受雙語教育。有的家長把孩子藏到親朋好友家,大部份還是被找到了。

後來還發現一個消息,有些孩子由家長帶著到荒山野嶺躲避。我感覺到腦海中的鏡頭,在荒郊野嶺的深夜中,那些孩子恐懼的目光,很悲慘的。就好像一群羔羊在躲避惡狼的吞噬。中國政府(中共)野蠻到家了,他們已經瘋了,沒有絲毫人性。

學校是育人的地方,是傳播文化、文明的地方,現在變成野蠻的場所、向蒙古人施暴的場所,中共行使他們權力的傲慢、專制的霸道,對一個弱小民族實行這種野蠻的統治。

在國內蒙古知識界很多人都在反對,有很多知名教授、學者還有很多文藝界的人,寫文章、發影片,都反對所謂的雙語教育,反對改變蒙古人的教學和語言,認為我們原來的教育方式很成功,幾十年來已經證明了。希望中國教育部撤回不合理的決定,因為違背憲法,蒙古人無法接受,希望撤回。

蒙古人最後發展成在各地自發的遊行、罷課活動,尤其在大學裏,在呼和浩特的師範大學、師大附中,不讓上街遊行,他們就在校園裏遊行。

「獨貴」——圓圈簽名方法

前幾天簽名的人數已上兩萬多了,包括家長、大中學生也在簽名,在日本楊海英教授也發起了簽名運動。還有很意外的事,內蒙電視台蒙語部有三百多名記者、編輯、播音員集體簽字,採取一種圓圈的簽字方式,不接受中共的這種雙語教育,要恢復原來用蒙語上課的方式。

蒙古族在歷史上反抗中國時有個叫做「獨貴龍」運動,簽名的時候如果從上往下寫,誰是重要人物,誰是牽頭人,可能容易被發現,所以蒙古人採取了一個圓圈的簽名方式,叫做「獨貴」,現在簽名就採取這種方法。

現在蒙古人的不滿已經由星星之火變成了燎原,中共在這樣的形勢下殺氣騰騰,前幾天中國公安部長到內蒙考察,在內蒙待了幾天,內蒙瘋狂地進行鎮壓,各地都通緝學生家長,如果舉報還給1000人民幣,簡直是一種白色恐怖。當蒙古人還沒屈服時,中共又派遣軍隊、裝甲車到內蒙進行恐嚇。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具體行動。現在只是武警、特警和警察在行動,各地都在進行逮捕。

所以500人以上的微信群很多都被關閉到了,一些平台也被關閉。不讓表達意見,現在還沒斷網,有人分析可能會斷網。

將以種族滅絕罪上告到海牙國際法庭

記者:在海外的蒙古人可以做些甚麼?

席海明:這次我們準備聯絡維吾爾、西藏和香港人,共同進行抗爭。我們希望中國(中共)不要讓我們的人民遭受更多犧牲,能給蒙古人做一點讓步,但按共產黨在新疆、香港和西藏的表現,這種希望不大。

另外我們準備將中國(中共)以種族滅絕罪,上告到海牙國際法庭。我們在外面還可以各國做接力賽式的抗議活動,如果中共逼到那一步了,我們別無選擇。我們希望國際社會對蒙古人的事有所關注和支持。我覺得現在是一個古老文化被中共明目張膽地滅絕,或叫文化大屠殺。

天讓誰滅亡 必先讓它瘋狂

記者:中共目前已是四面楚歌,按理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為甚麼在節骨眼上還要再來招惹蒙古人呢?

席海明:這個問題我也跟其他人探討過。中國(中共)對香港的野蠻行徑鬧得全世界都對它進行譴責,中英聯合聲明說50年不變,現在採取這種野蠻的方式推行國安法,鎮壓、殺人、被自殺,在維吾爾地區建立集中營,在西藏拆除廟宇。對法輪功的「清零運動」,法輪功是強身健體也好,是信仰也好,都是個人的事,跟你政權並沒有直接對抗的形式,對他們的鎮壓真是瘋了,用任何理性和邏輯都沒法解釋。

重要的是美國跟它貿易戰還沒完,才剛剛開始。2020年是選舉年,到11月之前還有很多空間,特朗普要做甚麼都可以。

我感到共產黨的統治已經快完了,它已經不管那些了,誰反對我就把誰殺了。好像黑社會佔領了一個地方,把所有他統治下的人都當成人質。沒文化的井岡山土匪上了北京,北京都成土匪窩了,(中共)在全國各地實行野蠻的、沒有任何理性的、文明程度的野蠻政策和統治。

此外,沒有任何分析能以說明,為甚麼共產黨要在四面楚歌下,在內蒙挑事端,逼蒙古人反抗。這符合它甚麼利益?有人說這是末日狂奔,快完蛋前的迴光返照,就是它犯罪本性的大暴露。我覺得他們真的是瘋了。天讓誰滅亡,必定先讓它瘋狂。

推測:強推漢語可能與蒙古國恢復舊蒙語有關

席海明也做了一種推測,認為是可以考慮的因素,蒙古國對內蒙的民族認同。外蒙古在史太林時期被強迫改用新蒙文,使用俄羅斯字母。蒙古民主化之後,一直在恢復舊蒙文,去年通過了一個文字上的決議,要到2025年國家官方文字恢復舊蒙文,在學校也開始教舊蒙文。

中共是不是害怕蒙古人文字一致,會對中華同化大一統不利呢?網上有傳說,也是到2025年,要蒙古人都使用漢語。為甚麼時間上這麼巧呢?

烏蘭夫在53、54年曾印了一些新蒙文簡易課本,給機關、學校發過,想跟外蒙語言上統一,溝通方便。1956年,青島民族工作會議上,周恩來認為如果要跟外蒙文字統一,應該使用漢語拼音,不要使用俄羅斯字母。這樣的結果還是阻攔內外蒙文化的交流,當時很多蒙古學者說,還不如保持老的蒙語,就沒有改革蒙語。

其實蒙古國是個在俄羅斯和中國之間的小國家。中國疫情爆發後,蒙古總統還趕三萬隻羊,去北京跟習近平見面。中國經濟在蒙古的滲透也很厲害,蒙古的出口業務也大多經過中國的港口,蒙古國的人口只有三千萬,對中國來說,蒙古不應該構成威脅。

中國(中共)現在盲目的四面出擊,包括在南海、印度,威脅台灣,制裁澳洲。在國內,對待蒙古人、新疆人、西藏人、法輪功、基督徒、香港人,野蠻、霸道、殘暴,真是瘋狂了,他們離滅亡不遠了,我期待著這一天,我想我很快會看到這一天。

記者:謝謝您接受大紀元採訪。#黃芩採訪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