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9-02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六十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西藏人民議會在西藏民主日第六十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

人天諸有情之密友,世間諸佛法之教主,勝者之王,普慧大見佛,世界和平導師達賴喇嘛尊者的卓越領導及其豐功偉績,使流亡藏人的政治體制革故鼎新為健全的民主制,迄今藏曆2147年7月15日,西元2020年9月2日,已整整六十周年了。在這殊勝喜慶之日,首先為感恩尊者達賴喇嘛而恭敬頂禮之下,西藏人民議會謹代表境內外全體同胞,以及援助西藏問題的各國政府、議會、援藏團體、愛好和平的世界人民,在此表示節日的問候!紮西德勒!

民主制是人類歷史進程中消除強弱、貧富、種族、男女等社會地位高低貴賤差別,創造人人平等的社會,是以民意為主導地位的政治制度。為了這一偉大的政治制度獲得實現,世界各國在其歷史發展過程中往往以反抗、鬥爭、爭戰等的贏輸結果,來決定能否實現人民做主的民主制。然而,西藏社會的民主制是人民對此卻沒有付出任何兵燹爭鬥的絲毫血汗代價,而是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對西藏人民的恩賜。

達賴喇嘛尊者早在少年時代就有強烈願望,使西藏的政治制度能夠與時俱進而進行改革。擔任西藏政教最高職位後,於1952年便設立了改革委員會;于1954年年底又成立司法機關“覺希勒空”等,立志對西藏的舊制度進行全面改革,為西藏人民建立一個幸福圓滿的美好社會而逐步做出了極大的努力。然而,中共以武力侵犯西藏,不斷蠶食鯨吞,最後西藏這個宗教國家完全被佔領,1959年達賴喇嘛尊者不得不流亡印度。

抵達印度後,尊者高瞻遠矚,肩負重任。儘管在舉步艱難的流亡困境中,為實現他的意志,立即改革西藏的政治制度為民主制。

1960年2月3日,在聖地菩提伽耶西藏三區及各教派代表為尊者隆重舉行長久住世儀式後,大家在尊者足前發大願,立大誓。當時,尊者表示:“西藏與從前不同了,我們需要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民主政府……”。1960年9月2日,第一屆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在尊者面前正式舉行就職宣誓。從此,西藏誕生了民主制。

西元1961年10月10日,發佈《未來西藏憲法》,並廣泛徵求民眾意見,對憲法條例做了增減修改。同時,在達然薩拉召集僧俗議員修定憲法,以作為回復西藏獨立前的憲法,決定將付諸實施。1963年3月10日,尊者達賴喇嘛在“西藏自由抗暴日第四周年紀念日”活動宣佈《未來西藏憲法》草案,流亡藏人推選出代表境內外全體西藏人民的議會議員,藏人組織已正式走上了康莊民主制。從1975年9月2日開始,官方在慶祝“西藏民主日”以來,至今從未間斷。

自1980年初開始,尊者達賴喇嘛為健全西藏議會和噶廈內閣,不但先後做出了指示,而且徵求民眾意見,行政管理體系內是否需要設立“司輪”官職(其職位高於噶倫,譯者注)問題。1990年5月份,召集369名流亡藏人代表舉行特別大會,會上推選出過渡期噶倫,以及制定決議將增加議會席位。尊者還任命憲法修改草案小組成員,于1991年6月14日,第十一屆西藏人民議會會議制定《西藏憲法》,同年6月28日,尊者達賴喇嘛親自簽署後,西藏流亡政府已成為一個具有憲法,且符合現代民主制的組織。

西元2001年,按達賴喇嘛尊者的講話指示,對憲法做了必要修改,西藏政治領導人開始由民眾直接選舉產生,流亡藏人的民主制向前邁出了一大步,尊者達賴喇嘛已處於半退休狀態。

雖然,在流亡藏人組織的憲法中制定,歷代達賴喇嘛是西藏的主人,是國家的最高領導人。但是,為了建立一個健全的民主制,於2011年,達賴喇嘛尊者高瞻遠矚,為西藏人民的眼前與長遠利益,決定把所有政治權力移交給人民選舉產生的領導人,使流亡藏人組織的政治體制更加成為憲政法治的現代健全民主制。

在西藏的民主進程中,對流亡藏人的一些法則和選舉法等,共27個不同法規做了補充修改。同樣,西藏人民議會的機構名稱,議會席位,任期等都先後做了多次變更,如;當初第一屆西藏人民議會的機構名稱在英文中:Commission of Tibetan People’s Deputies;第七屆議會時期,也就是從1980年元月18日開始英文名稱又改為:Assembly
of Tibetan People’s Deputies,後來,到第十四屆議會時,再次改為:Tibetan
Parliament in Exile,至今任然用這一名稱。對兩位正副議長的職稱在英文中也有所變動,當初稱Chairman
and Vice Chairman 後來稱Speaker and Deputy Speaker。議會當初是13個席位,後來逐步做了相應增加,現在西藏三區各十名議員,四大教派及包括苯布教在內的不同教派各二名,歐洲和南非地區二名,南北美地區二名,除印度、尼泊爾、不丹地區的亞洲和澳大利亞地區一名議員席位,總共45名議員。議員任期方面,從一到第七屆議會,議員任期為三年,從第八屆到目前,議會任期為五年一屆。總之,過去六十年來,與時俱進,不斷健全西藏民主制,民眾直接選舉自己的領導人噶廈司政和議會議員,為了通過不同機構對民眾排憂解難,制定未來工作規劃等,議會每年度舉行政府工作報告審議和預算草案審查兩個會議。另外,還穩定建立了三權分立機構下屬的地方法院,地方議會,地方行政機構,駐外代表處,西藏自由運動委員會等。目前,在印度、尼泊爾、不丹境內設立三十八個地方議會,海外一個,共三十九個地方議會;五十個地方行政機構;十三個駐外代表處;七十五個西藏自由運動委員會。通過這些機構,基層流亡藏人民眾在充分享受民主權益。藏人行政中央的基本政策“中間道路”,也是通過西藏人民議會制定的。流亡藏人在這樣的處境下,以民主制治國理民的良好政治制度引來了許多擁有主權獨立國家的讚賞。

最近,8月28日至29日,中共在北京舉行所謂“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以習近平為主的中共主要領導人,所謂西藏自治區黨政領導人,以及其他藏區領導人參見了這一次座談會。會上習近平指出:“要加強黨政建設,確保國家安全和長治久安,確保人民生活水準不斷提高,確保改善生態環境,確保治邊穩藏的基礎上,努力建設和諧、富裕、文明、美麗的現代化西藏。”習還強調:“必須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依法管理宗教事務;加強民族團結作為西藏工作的著眼點和著力點;加強對群眾的教育引導,廣泛發動群眾參與反分裂鬥爭,形成維護穩定的銅牆鐵壁。要深入開展黨史、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社會主義發展史教育,深入開展西藏地方和祖國關係史教育,引導各族群眾樹立正確的國家觀、歷史觀、民族觀、文化觀、宗教觀。”

通過這一會議不難看出,中共對西藏的嚴厲控制和殘酷鎮壓政策將不會有任何改觀,而且,將更進一步地歪曲西藏歷史,毀滅西藏文化,沾汙藏傳佛教等是顯而易見的。中共的這一會議是對國際社會的表演,是對西藏改造成漢地的得力工具。

民主制這一優秀的政治制度,在它真正實踐過程中必須要放棄你死我活的狹隘觀念,特別是2021年司政和議員大選期間,西藏民眾要按憲法原則,如理享受民主權益,杜絕出現地區教派之間的偏見;違背尊者達賴喇嘛意願,以及對境內同胞的抗爭意氣帶來負面影響等惡劣行徑。尤其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的卓越領導下,西藏四大教派及苯布教在內的各教派,及三區全體民眾要風雨同舟,和衷共濟。一小撮不法之徒專門破壞西藏人民的這一凝聚力而上躥下跳,使少數意識薄弱的民眾處於被欺騙的危險境地。因此,人人有責,謹防上當受騙。

源自中國武漢的新冠肺炎病疫爆發已八個多月了,但看來迄今還沒有研製出新冠疫苗。此次,這一非同小可的瘟疫對全球大多數國家帶來了極大災難。對此,西藏人民議會深表同情!就印度而言,自境內出現疫情後病例日益劇增,經四次解封後感染數字迅速增高,從而各方面臨危機。所以,身居各國的西藏同胞,大家務必要配合各所在地國家的抗疫訓示,嚴防感染。最近,西藏人民議會決定第十六屆議會第十次會議延期召開,同時,也取消了議會議員的出訪。流亡藏人所在地印度各地區議會內新建議會支持西藏小組,以及在印度國會重建支持西藏小組等事宜,因新冠疫情而處於間歇狀態。

西藏的政治制度推陳致新為民主制,當然這主要歸功於尊者達賴喇嘛用畢生的精力,為西藏民族鞠躬盡瘁,嘔心瀝血,無私奉獻的結果。過去六十年來,為了流亡藏人的處境,為西藏的政治,為宗教文化的保護,以及爭取西藏自由而長期給予援助的印度政府和人民為主的其他許多國家及其民眾,在此一同表示衷心感謝!

最後,祝願尊者達賴喇嘛健康長壽!諸事如願得成就!願西藏人民早日獲得自由!

西藏人民議會

於:二零二零年九月二日(外交部中文處 譯/《西藏之頁》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