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2020-08-28

西藏縱覽:藏族婦女服刑受虐,藏人慶祝雪頓節被限制


  

據西藏消息人士稱,一名藏族婦女卓嘎因散佈其親戚公開呼籲釋放班禪喇嘛的消息而被判處15個月監禁。卓嘎在獄中飽受虐待,健康嚴重受損。而近日在拉薩舉行的藏人傳統節日慶典上,藏人群眾規模相較以往小許多,官員們稱,這是由於對新冠病毒的恐懼所致
,不過中國遊客和勞工卻大量湧入拉薩,引起藏人的極大關注。此外,美國筆會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說,由於擔心在中國失去市場,好萊塢電影製片廠現在審查內容涉及“攻擊”中國的電影,在自由表達上,正在做出艱難而令人不安的妥協。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瞭解狀況。據西藏消息人士稱,藏族婦女卓嘎于2019年5月因轉述其侄子旺青受到當局嚴密資訊限制的抗議活動的消息而被定罪,於8月15日獲釋,目前正在她位於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縣的家中接受醫療護理,一名流亡藏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說:“卓嘎因她的嚴重健康狀況,於8月15日獲釋後立即去了醫院”。這位元匿名人士援引石渠縣的消息來源的話又說,“當她在監獄中時,她遭受了酷刑,被迫從事搬運石頭和其他苦力勞動而讓身體多處受傷,她的身體全都是瘀傷。由於她無法及時接受治療,因此四肢癱瘓,腰部也受到嚴重的損害,現在無法動彈了
,正在家裡接受治療”。

消息來源同時指出,去年4月29日卓嘎的侄子旺青,以及友人洛桑和雲丹三人,在山頂舉行傳統的“煨桑”祭祀儀式時,大聲祈願十一世班禪喇嘛能夠獲釋,並與達賴喇嘛在西藏重逢,他們因而遭到中共當局的逮捕。隨後,卓嘎被中共指控向境外透露三人遭拘捕的消息,2019年5月8日,四川當局對卓嘎和她的侄子旺青判處了徒刑,卓嘎被以“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判處一年零三個月的有期徒刑,旺青因喊口號呼籲釋放西藏精神領袖班禪喇嘛而被判處四年零六個月的徒刑。消息人士在早前的報導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旺青在1995年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就被中國政府關押。

消息人士補充說,另外兩名藏人洛桑和雲丹,分別被罰款人民幣15,000元(合2,211美元),並被勒令參加有關“國家安全問題”的政治再教育班,為期六個月。西藏的班禪喇嘛根敦確吉尼瑪於1995年5月14日在他六歲時,被達賴喇嘛宣佈確認為第11世班禪喇嘛,即他的前任第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

三天后,年輕的班禪喇嘛和他的家人被中國當局帶走,然後由中國政府安置了另一個男孩作為自己的候選人。

與此同時,中共當局很難說服藏人接受他們的候選人堅贊諾布(Nyabu)作為中國藏傳佛教的正式代表,傳統上忠於達賴喇嘛的普通西藏人和僧侶不願接受他。

而因為受到新冠病毒的影響,近日在拉薩的節日慶典上,藏人群眾今年規模較小,官員們稱,這是由於對新冠病毒的恐懼所致 。

西藏消息人士表示,在高度安全的保障下,在西藏的首府拉薩舉行的一個大型宗教節日,由於官方擔心新冠病毒可能傳播,今年允許參加該活動的藏人人數有所減少。雪頓節(優酪乳節)於今年8月19日至24日舉行,其特色是在拉薩哲蚌寺外的山坡上,揭開了一幅大型刺繡的唐卡佛像的畫像,藏傳信徒蜂擁而至,參觀了這個珍貴的文物。

經常有數以千計的民眾參加這項活動,但是由於政府對與會人數的限制,今年的人群通常人數不多。紮西·那姆嘉(Tashi Namygyal)是在印度的西藏研究人員,他援引拉薩地區的消息來源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說:“中國以控制新冠病毒的名義,阻止藏人行使宗教權利的策略是非常刻薄的。與此同時,中國遊客和勞工大量湧入拉薩,引起藏人的極大關注”
。雪頓節成立於17世紀,每年藏曆六月底至七月初,是西藏傳統的節日。在藏語中,“雪”是優酪乳的意思,“頓”是“吃、宴”的意思,雪頓節按藏語解釋就是吃優酪乳的節日,用牛奶製成的優酪乳,仍然是藏族的主要食品。最初是為了紀念藏民向已經完成年度宗教靜修的喇嘛提供優酪乳,因此又叫“優酪乳節”。

那姆嘉說,儘管如此,今年許多傳統文化表演已被取消而沒有任何解釋,取而代之的是中國國家宣傳的表演。他說:“例如,將不會在羅布林卡舉行歌劇表演,而將舉辦一場中國宣傳照片展覽。”

與此同時,在拉薩的藏人和流亡藏人都表示,許多藏人沒有被允許進入傳統上在哲蚌郊外山坡上揭幕的大唐卡佛像,而且已經部署了許多穿著制服和便衣的員警監視人群。一位元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因為那裡有這麼多的中國遊客,我們甚至無法接近佛陀的珍貴文物。
我們藏人一直在嚴密的監控下受到監視。

另一位元當地的消息人士稱,對新冠病毒的擔憂而限制了藏人參加宗教節日的數量,這是不合理的,因為大量的中國人被允許自由地作為遊客進入拉薩。

消息人士又說:“自從對新冠病毒的擔憂有所緩解以來,來自中國的入境人數增加了四倍。”

美國筆會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說:“隨著美國電影製片廠爭奪接觸中國觀眾的機會,許多電影製片廠在自由表達上,正在做出艱難而令人不安的妥協。”

美國筆會說,現在甚至對於美國觀眾來說,電影的內容也經常發生變化,而製片廠則專門為中國觀眾提供電影的審查版本,有時還會邀請中國的審查員加入電影製作,以向他們提供如何避免“絆倒審查員的電線”的建議。

美國筆會表示,“製片廠關於放映,情節,對話和設置的決定,是基於“避免與控制他們的電影能否進入蓬勃發展的中國市場的中國官員抗衡的願望”,並補充說,這些決定都是經過精心制定的“閉門造車”和公眾視野之外。

好萊塢在1997年製作了兩部電影《達賴的一生》和《西藏七年》,電影描述了中國對西藏的征服之後,兩家主要製片廠被禁止在接下來的五年內,在中國開展業務,好萊塢很快就得到了資訊,迪士尼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埃斯納(Michael Eisner)前往北京,為他的公司拍攝《達賴的一生》以及對流亡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同情表達歉意。

由布拉德·皮特(Brad Pitt)領銜主演的《西藏七年》,當時也是支持西藏,如今這類電影再也不會拍攝。美國保守派網路雜誌《聯邦党人文集》的文化編輯艾米莉·雅辛斯基(Emily Jashinsky)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採訪時表示:“《西藏七年》是一部永遠不會在今天的好萊塢製作的電影的一個很好的例子,這是因為該行業的每個人,都對被中國共產黨列入黑名單而絕對感到震驚。”
雅辛斯基並且說:“即使好萊塢電影只是在美國和其他地方放映而不能在中國放映,好萊塢也會感到恐懼”。她接著補充說,對西藏持同情態度的電影“在政治上違反了中共對他們敘事內容的要求。”

美國筆會自由表達研究與政策部副主任詹姆斯.泰格James Tager說,作為一個行業,好萊塢應建立一種披露機制,以揭示外國政府對其提出的審查要求,並說明製片廠如何回應。“最終,自我檢查會在晦澀難懂或隱形中蓬勃發展。因此,如果我們想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必須開始更誠實地討論這個問題,並解決這個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看不見的現象的事實。”

美國筆會在其報告中說,中國對好萊塢的影響力,反映出中國在強迫外國公司遵守北京的宣傳目標方面,取得了越來越大的成功,梅賽德斯·賓士和萬豪等國際公司,紛紛回應中國的審查要求。同時,媒體自由組織說,好萊塢電影有數十億人觀看,“有助於塑造人們的思維方式”。

美國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在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的一份聲明中說,北京試圖推進其對西藏和其他對中國敏感問題的首選敘述的一種方式是“強迫美國人實行自我審查制度,尤其是在好萊塢。”

克魯茲說:“這就是為什麼我提出了《 SCRIPT法案》,該法案將限制好萊塢製片廠從美國政府獲得的資助。如果這些製片廠審查他們在中國放映的電影,這將使他們無法獲得美國政府的資助。

克魯茲說:“我仍然致力於保護我們的國家安全,並確保對中國共產黨的審查、侵犯人權行為、宣傳運動和間諜活動負責。”

這項法案稱作《SCRIPT 法案》,意思是“制止審查,恢復誠信,保護電影法案”。